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英雄所为

第一百五十一章 英雄所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几天后,一场盛大的庆功宴,在原本属于吕布,如今却成了陶商州府的大堂中举行。

    接连几场大战,南败袁术,内破吕布,西胜刘备,胜的痛快,战果如此之丰厚,陶商得了徐州,诸将各获重赏,这场酒宴自然是充斥着欢快的气氛。

    陶商从黄昏喝到入夜,直喝到酒醉七分时,方才尽兴罢宴,在妻子花木兰的搀扶下,还往内堂寝房。

    步入房前时,甘梅早已守候在那里,眼见陶商回来,忙也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今日的甘梅身着素衣,难得也略施了脂粉,幽幽的芳香沁入鼻中,搅得他心神荡漾,紧紧搀扶着自己,巨峰起伏跌宕,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,更晃得他心中烈火悄生。

    陶商的一双眼睛,不断邪邪的肆意,只将甘梅瞧得面色含羞,脸畔生晕,不由将眼侧开,不敢正视陶商的目光。

    为掩自己的羞涩,甘梅笑道:“夫君连败吕布和刘备,威震天下,眼下下邳人人都在议论夫君的功绩,妾身听着欢喜的紧呢。”

    陶商当然知道,甘梅这是有故意取悦自己的成份在内,但这话由自己的女人说出口,任何一个男人岂能不会有几分得意。

    他便哈哈一笑,将甘梅的腰际搂住,甘梅娇躯一颤,畔间涌现几分羞意,却扭着腰枝扶着陶商步入堂中。

    花木兰眼中虽透出几分醋意,却只无奈的摇头一笑,退出了房外。

    大帐中,只余下陶商和甘梅二人。

    甘梅脸畔已是生晕,便扶着陶商进入房中。

    房中红烛高烧,红罗纱帐,一派春意浓浓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梅儿,原来你早就准备好了,这几日为夫征战在外,让你独守空房,是不是很想为夫啊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坏笑着,陶商将甘梅狠狠往怀里一揽,冷不防在她那湿润的朱唇上一吻。

    甘梅娇躯一颤,顿时羞得畔生红晕,轻轻的想将陶商推拒开来,却不知为何,她的双臂就像是虚脱一般,鬼使神差的竟然使不上力气,只能任由着陶商把自己拉近,无奈之下,只好红着脸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满意,哈哈大笑,往榻上那么一躺。

    花木兰轻吸一口气,花容堆笑,娇躯便躺入了他怀中。

    此刻,陶商怀中自是豪气勃发。

    天下英雄杀得你死我活,为得不就是江山美人,打拼江山却不尽坐享美人,这辛苦打下的江山却又有何意义。

    眼下的自己,真是真正的英雄所为,当真是痛快之极。

    陶商放声大笑,一跃而起,如那雄风勃发的狮子一般,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红帐熏暖,美人承欢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甘梅产生情爱,宿主获得仁爱点23,宿主现有仁爱点23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宿快活。

    翌日醒来时,早已天光大亮,太阳晒到了屁股。

    陶商睁开眼来,伸了个懒腰,左右一扫,却甘梅正枕着自己的胸膛熟睡着。

    此刻她已是红光满面,就像久旱的花朵,经受了甘霖
权驭大明笔趣阁
的洗礼,终于得到滋润,盛开的更加娇艳。

    脑海中,昨晚的惊心动魄,历历在目,眼下回想起来,何等的舒服。

    陶商再伸一个懒腰,一屁股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动,甘梅便被他来扰醒,睁开朦朦胧胧的眼睛,视线渐渐清晰时,却正好看到了彼此相对的目光。

    甘梅顿是满脸的尴尬,忙是将头扭开,手忙脚乱的穿戴起衣裳来。

    这时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亲兵在外禀报,称那个被软禁在府中的吕灵姬,大清早晨便发起了脾气,不吃不喝,又砸东西,看守的妇婢们压制不住,请示陶商如何做处置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贱人,大小姐脾气又犯了,等我去治她。”陶商好心情被扰乱,心有不爽,便跳下榻去。

    甘梅这时候已粗粗的穿好了衣裳,脸上晕色稍褪,显然已不再尴尬。

    陶商却假做不知,正儿八经的抱怨道:“为夫昨天为你鞠躬尽瘁,怎么你连服侍为夫穿下衣都不愿意啊。”

    甘梅愣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,忙是红着脸上前服侍陶商穿衣盥洗。

    历史上刘备的夫人,蜀汉的甘皇后,眼下却伺候着自己这个曾经的纨绔子弟,这是何等的快活啊。

    衣裳穿罢,陶商推门而出,甘梅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好好休息吧,咱们晚上再好好的聊聊……”陶商一脸坏笑。

    甘梅脸蛋顿时一红,低眉含笑不语。

    陶商哈哈大笑,扬长而去,直奔后府,一入院中,便听到了吕灵姬那熟悉的大骂声,隐约还能听到哐哐的摔东西声。

    门外看守的那些妇婢们,一见陶商前来,皆是松了口气,忙低头见礼相迎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陶商大步迈入其中,还没站稳,猛的撞见一件陶器迎面飞来,陶商急是将头一侧,哐的撞在了身后门楣上摔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刚刚转过身时,吕灵姬又端起了另一件陶器,作势就要扔过来。

    陶商剑眉一凝,厉喝一声:“小贱人,你反了不成,给我放下!”

    他这一喝,威势凛凛,有种不容置疑的威严。

    正发脾气的吕灵姬,不由吓了一跳,高举的双手,一时僵在了半空,抬头一见是陶商,瞬间怒容更盛。

    她眼神中迟疑了一瞬,贝齿一咬嘴唇,将手中陶器奋力掷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闪身躲过了掷来之物,却被激怒,沉声喝道:“好你个小贱人,你是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啊,我看你是屁股又痒痒了,又想找打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却昂首挺胸,傲然的面对着陶商的怒视,秀鼻微微上扬,似乎在向陶商示威一般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邪冷的之笑,一步步走向了她。

    吕灵姬从陶商的眼神中,看出了几分不详的征兆,想起前番被俘时,被陶商的羞辱,不由背上一寒,本能的往后缩了几步,口中颤声道:“姓陶的小贱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做什么,哼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一声,摆手喝道:“来人啊,把这小贱人给我吊起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