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三大名将

第一百四十九章 三大名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土鸡瓦狗之徒,也敢跟俺燕人张飞一战,你是找死!”张飞一声暴喝,手中丈八蛇矛,狂击而出。

    两骑瞬间相撞,刀矛相击,发出一声震天的惊鸣。

    错马而过的樊哙,只觉排山倒海般的力道,如汹涌的洪流,顺着兵器灌入他的身体,瞬间搅得他的五内翻江倒海,几欲碎裂。

    气息不济,樊哙更是惊觉手掌剧麻不已,虎口已开裂,更溅出了几缕血丝。

    一招交手,强弱立判,樊哙根本不是张飞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你个黑炭头还挺厉害的,爷爷不陪你玩了,再见。”樊哙连头也不回,拖着战刀拨马就走。

    他倒是反应极快,见自己不是张飞对手,说走就走。

    樊哙这一败,却助长了张飞的气焰,蛇矛一扬,傲然叫道:“燕人张飞在此,谁还敢与俺一战!”

    樊哙都被一招击走,左右那些陶商兵将们,谁还是张飞的对手,无不为之胆寒,无人敢逼杀上去。

    狂烈的张飞抖擞精神,舞矛狂杀,如死神般收割人头,将一名名的陶军骑士斩落马下,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张飞,凭着一只的武力,隐隐竟有返回败局之势。

    “这个张飞,武力值不逊于关羽,这么嚣张,看来你是逼我召唤一员绝顶武将来收拾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眉头暗皱,心中决意已下,到了这个时候,也由不得他心疼仁爱点了。
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把我的残暴点,统统都给我转化成仁爱点,再给我调出所有95以上,初始忠诚度0以上的武将英魂来,麻利点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转化完毕,扣除消耗点,宿主现有仁爱点96。”

    他前番娶甘梅,搜刮了不少仁爱点,这几月再从几个“提款机”上搜刮了几十点的残暴点,勉勉强强凑够了96点仁爱点,这已经是他全部的家当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已调出可召唤英魂,请宿主选择。”

    96的武力值已经是当世绝顶,放眼历代也是为数不多的存在,况且初始忠诚度还得在0以上,可供陶商召唤的英魂并不多。

    陶商在几个名字间扫了几眼,很快就定格在一个名字上:英布,汉初三大名将,统帅79,武力96,智谋48,政治40,初始忠诚度11。

    英布啊,陶商怎么会不记得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英布,乃是跟韩信和彭越并称的汉初三大名将之一,当初项羽失败,英布倒向了刘邦,就是主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陶商记得此人不但用兵之能了得,武力值也极高,什么樊哙之流,都不是其对手,就连霸王项羽也不曾藐视过他的武力。

    “96的武力值,就算打不败张飞,也足以与之抗衡了吧,就他了,给我召出来。”陶商果断的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请宿主为英魂选择肉身。”

    陶商在身后跟随的一众武生中,随便瞄了几眼,选了其中之人,将他召到自己跟前,将手按在了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你在讲武堂学有所成,本州牧观察你已经很久了,你足以担当大任,本州牧现在就为你赐名‘英布’。”

    那肉身身体顿时僵硬,整个人如凝固了一般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“系统开始载入英魂,十……九……八……”

    系统精灵“一”字念罢,那肉身身形陡然一震,再次抬起头来时,眼神中已无谦卑,尽是桀骜不驯,极度自信的眼神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那个不名一文的武生已经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,站在自己眼前的,是大名鼎鼎的汉初三大将之一的英布。

    “英布,还愣着做什么,给我去收拾了那个黑炭头。”陶商马鞭遥指张飞,厉害喝道。

    英布没有动,只是回头瞄了陶商一眼,桀骜不驯的双眼中,流露出几分失望,跟着深深的叹息了一眼,那眼神,那表情,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。

    身旁的花木兰就看不下去了,秀眉一凝,喝道:“你叹什么叹,还不快出战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英布却又是委屈的一叹,“我堂堂英布,武道盖世,却被人如小卒般呼来喝去,任意指使,可悲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怔,心道这什么情况,自召唤英魂以来,还是头一次碰上这种情况,这个英布竟跟个小孩子似的,竟然临战叫起了委屈。

    眼珠子一转,他飞快的搜索着关于英布的一切资料,蓦然间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他想起来了,似乎历史上的英布,自尊心极强,不光桀骜不驯,还有见利忘义,性情反复之嫌。

    历史上记载,英布反叛项羽失败后,灰溜溜的前去投奔刘邦,刘邦这人性格随便,召见英布的时候竟然在洗脚,英布以为刘邦是在轻慢于他,羞愤之下差点就自杀。

    但
铁血贞观无弹窗
后来英布住进了刘邦为他安排的大帐,看到一应摆设用物的规格,跟刘邦的一模一样,便又瞬间转怒为喜,认为刘邦很重视他,决心为刘邦好好效力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再看英布此刻这副“委屈”样,陶商立刻明白,便笑脸一露,“英布,看到没有,那个黑炭头武道了得,我军中诸将,唯有你英布勇冠三军,可与之一战,眼下正是你一战成名的大好机会,你还在等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勇冠三军”,听的英布是身形一震,脸上的委屈顿消大半,眼神隐隐燃起几分自得。

    他依然没有出战,却瞅着自己的衣甲,酸酸的感慨道:“想我英布勇冠三军,却连套像样的铠甲都没有,还得穿这破烂皮甲出战,可叹可悲啊。”

    眼见英布磨磨叽叽,态度如此倨傲,花木兰就被惹火了,杏眼一瞪,喝道:“英布,你休要得寸进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人!”

    陶商却喝住了花木兰,哈哈笑道:“不就是一件铠甲么,我这件玄甲赏你了,拿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便将自己的黑色玄甲解下,扔给了英布。

    “多谢主公。”

    英布果然大喜,脸上的失望一扫而空,欢欢喜喜的接过玄甲就换了起来,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崭新的玄甲换上,英布抖擞精神,向着陶商一拱手:“主公如此看重布,布无以为报,主公稍待片刻,待布去斩下那黑炭头的狗头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英布再无多言,拨马拖刀,如狂风般飙出,向着张飞狂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夫君,这个英布也太无礼,竟然敢向你索要衣甲。”花木兰愤愤不平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淡淡一笑,“大凡与众不同的豪杰,多有几分狂劲,只要能让他为我甘心情愿卖命,区区一件玄甲又有何可惜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恍悟,望向自家夫君的眼神中,平添几分敬意,显然是在敬佩他的气度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已顺着英布望去,心中暗道:“英布啊英布,希望你拿出点本事给我瞧瞧,别浪费了我一件玄甲。”

    百步之外,英布已舞刀杀近,口中大喝道:“黑炭头,人头给我留下!”

    正自狂杀的张飞,蓦听喝声,猛然转眼,眼见一员雄健武将杀至,不知来将虚实,长矛挥出,只用寻常的劲力向上架去。

    锵~~

    激鸣声中,张飞只觉雄浑的大力如山般压来,手掌竟被震得发麻。

    “这厮的力道,竟然如此之强,陶贼的军中,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么一员武道不凡的大将?”

    张飞惊异万分时,英布刀上的劲力却有增无减的压下,狂压而下,竟然将张飞的双臂微微压屈。

    曾与吕布一战的张飞,何曾受到如此压迫,不由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喉头一滚,他蓦的一声嘶吼,双臂青筋暴涨,倾起全身之力向上推起,生生的将英布的大刀荡了开去。

    一招交手,英布也知这黑炭头武力惊人,与自己不相上下,不可死拼,战刀顺势一收。

    两马错过,相隔七步。

    张飞环眼刀瞪,蛇矛指向英布,雷鸣般喝道:“俺燕人张飞矛下,不斩无名鼠辈,小子,报上你的姓名!”

    英布战刀一横,嘴角扬起一抹不屑,冷冷道:“你爷爷我就是大名鼎鼎的英布。”

    张飞粗蛮嚣张,英布更傲。

    英布?

    这不是古代那个大名鼎鼎的汉初三大将之一么,怎么眼前这个小子,竟然也叫英布,而且竟还真有英布般神勇的武道?

    张飞先是一愣,旋即猛然省悟,想起陶商招揽了许多奇人异士,最喜欢给这些门客改为古人的名字,廉颇和樊哙皆是如此,想必这个英布,又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“又一个冒充古人的狗贼,老子杀了你!”

    张飞圆目斗睁,纵马射出,手中蛇矛螺旋刺出,卷起漫漫血雾,向着英布杀至。

    陶商却横刀而立,面色冷静如水,嘴角钩起一抹不屑的冷笑,不屑的笑看张飞逼近。

    相距三步时,英布一声狂笑,双腿猛一夹马腹,一人一马,如黑色的电流射出。

    血雾中,两道巨影轰然相撞,巨大的金属激鸣声如惊雷而生,直将周遭士卒震得耳膜刺痛。

    第二招交手,两人的雄躯,同时剧烈一震,依旧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张飞心中却是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他万没有想到,陶商的军中竟然藏龙卧虎到这般地步,前有廉颇跟自己的二哥战成平手,如今又冒出一个英布来,竟然能跟自己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猛张飞的自尊,受到了深深的刺激。

    “俺要杀了你,俺要杀了你啊——”

    震惊之下,张飞怒如野兽,咆哮大叫着,拨马回矛,发疯般向着英布杀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