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尝尝我杀猪刀的销魂

第一百四十八章 尝尝我杀猪刀的销魂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狂杀中的老将廉颇,敏锐的觉察到了一股凛烈之极的杀气,抬头一扫,蓦见一座铁塔般的身影,正向着正己狂推而至。

    未及接战,杀气已滚滚先至。

    是关羽。

    再遇老对手,廉颇心中却无一丝惧意。

    当初沂水一战时,廉颇对关羽的武道虚实还不太清楚,经历过那一战之后,廉颇已对关羽了如指掌,自然信心倍增。

    “狂傲的年轻人,老夫就再陪你过几招。”雄心壮志大作,廉颇一声长啸,舞刀杀破乱军,迎着关羽而去。

    两道流光,穿越漫天的血雾,轰然而撞。

    空气中发出一声震耳欲袭的金属激鸣,震耳欲聋,压过了战场的喊杀之声。

    两骑电光火石的一招,然后便错马而过。

    廉颇气血只微微一荡,转眼平伏下去,回马之时,正撞上关羽那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当初沂水一战,关羽的前三刀的必杀之招,尽管未能杀了廉颇,却对廉颇造成了极大的压迫力,但如今相隔数月再战,自己倾尽全力,挟着排山倒海之势的一刀,却被廉颇如此从容的接下。

    廉颇那波澜不惊的表情,那平稳的呼吸,都令关羽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远方处,本替廉颇捏一把汗的陶商,暗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廉颇果然老当益壮,经过半年的多的历练,武道又精进了许多,不用我用系统扫描,光看他接下关羽这一刀的气势,武力值至少也达到95了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暗赞之余,眼珠子一转,大叫道:“关羽,你的武艺是越练越回去了,干脆下马投降吧,我叫廉老将军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关羽一张赤脸,陡然狰狞无比,一腔的怒气更如火山般喷发而出。

    放眼大汉天下,几人敢令美髯公下马投降,陶商这轻蔑之语,简直是对关羽最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陶贼,我要你狗头!”受到这等前所未有的刺激,关羽岂能忍气吞声,如闷雷般暴喝一般,纵马挥向陶商扑来。

    陶商却在冷笑,他那羞辱之词,当然是故意的激怒关羽,他深知关羽性情孤傲,每逢对手于他不敬时,就容易被怒气所激,失去了控制。

    “姓关的,焉敢伤我主公。”面对着如虎狼般扑来的关羽,廉颇却不给他机会,一声大喝,拍马截击而上。

    瞬息间,廉颇斜趋而至,挡在关羽面前,手中大刀挟着排山倒山之力,扇扫而出,径向关羽拦腰斩去。

    关羽不得不放弃击杀陶商,低喝一声,青龙刀亦卷着血雾斜向击出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又一声金属交鸣的巨响,血雾中火星四溅,廉颇和关羽的身形同时微微一晃。

    再接下关羽第二记重刀,廉颇的气血微微一荡,急提一口气,强行平伏下来,又是一刀反扫而出。

    两员武力值达到当世绝顶的武者,各展所长,两柄战刀舞动如风,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层层铁幕笼罩了方圆丈许之时,刀锋所过,那些不小心接近的小卒,无不倒霉的成了刀下冤鬼。

    雷光电影间,三十招走过,廉颇抖擞雄风,刀式如浪涛般,层层叠叠,滚滚而出,与关羽战成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以他二人的实力,不杀个五百招,岂能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此时,压阵的刘备,已从最初的震惊之中,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和关羽一样,都没有料到,陶商竟然还武装出一支重骑兵,仅凭这一百重骑,就轻松的击破了关羽的前军。

    眼见关羽跟廉颇交手不下,陶商又大军压上,前军有崩溃的危险,刘备终于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不及多时,刘备急喝道:“翼德,速带两千中军上前,助你二哥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张飞得令,急率两千兵马冲上前去,大盾在前,
灭神榜吧
缝隙间长戟探出,须臾间,一道森严的铁壁布成。

    这两千人的气势,完全不同于关羽那三千前军,他们气势肃杀,面无表情,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气势。

    张飞所率这两千兵非是寻常之兵,乃是闻名于世的青州兵。

    青州兵原为青徐黄巾,当年曹操平定兖州时后,降伏了百万黄巾,择其精锐组成了一支战斗力强大的精兵,号为青州兵。

    青州兵出身黄巾,皆是九死一生的匪寇,极其勇悍,当年曹操被吕布袭兖州,只余下了几座城,就是凭着青州兵才重新夺下兖州。

    刘备投奔曹操后,曹操为让他钳制吕布和陶商,便拨给了他两千青州兵,让他进据小沛,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所以说,这两千青州兵,才是刘备真正所恃的精锐所在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握有这支青州兵,刘备才敢在关羽前军兵败,情势于己不利的情况下,没有如往常那样选择遁退,要让张飞率青州兵杀上,搏上一搏。

    “有我精锐的青州兵,就算你有一百重骑,也休想击破我,陶商啊陶商,你以为我刘备还是从前的刘备吗,这一次,我可是有备而来……”刘备远观着他精锐青州,手捋胡须,脸色中重新浮现出自信之色。

    就在刘备刚刚得意时,西南方向,忽然间响起了悠远绵长的号角声,悠远的仿佛来自于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刘备本能的举目眺望,视野之中,但见里许多点尘土大起,飞扬的尘雾中,似有无数的骑兵,正如地府中脱出的幽灵,向着此间斜向杀来。

    五百轻骑兵,在樊哙的率领下,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陶贼,除了重骑,竟还带了轻骑?”

    刘备的表情瞬间煞白,心中震惊万分,他显然没有料到,陶商此战不仅是追击张辽那么简单,主要目的其实是来对付他,不仅带了一百重骑,连同五百轻骑也一并带来。

    “刘备,没想到吧,我会这么重视你,再次尝尝被我铁骑辗压的滋味吧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之际,樊哙已率五百轻骑,向着张飞的青州兵阵,侧后方向撞去。

    铁骑滚滚,溅起漫天的尾尘,樊哙手中杀猪刀流转着寒光,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当先撞入敌阵。

    青州兵虽然精锐,却和天下间所有的步兵一样,在面对骑兵的突袭之时,最大的软肋就是侧翼防护薄弱。

    眼下樊哙铁骑出其不意的从侧后杀到,张翼还不及变阵之时,铁骑就已冲至。

    大刀如车轮一般,挟着排山倒海之力扇扫而出,刀锋过处,雾雨飞溅,断肢与折戟四面飞散。

    惨号声中,樊哙如一道最锋利的长矛,轻易的便将敌阵撕开了一道口子,身后的铁骑汹涌而出,如饥饿的虎狼一般,须臾间将敌军撞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旷野交战,阵形一失,优势尽去,两千青州兵顷刻间便陷入了混乱,被横冲直撞的陶军铁骑来回辗杀。

    张飞情知兵败已定,但他却咽不下这口气,依旧凭着一己之力,拼死而战。

    但见他手中那一柄蛇矛,挥动出风,无穷的矛影激射而出,锋刃过处,转眼间便有十余骑兵被刺落马下。

    樊哙很快就发现了张飞的影子。

    那一名黑髯敌将武艺超绝,斩杀自己的总下如屠狗杀鸡一般轻松,刘备军中,能有此能耐者,除了关羽,就只有张飞。

    樊哙也是胆大如虎,他领教过关羽的厉害,却不知张飞有多了得,双腿猛一夹马腹,纵马舞刀便望张飞杀去。

    “黑炭头,你樊爷爷在此,尝尝爷杀猪刀的销魂吧——”

    狂啸中的樊哙,刀锋四面扫过,将那些阻路的小卒如败絮般斩开,如风一般扑向张飞。

    闷雷般的低啸声中,手中大刀挟着雷霆之力,当头斩向张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