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仇人再会

第一百四十六章 仇人再会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乱军中,张辽正在苦战,拼死保护着貂蝉的马车,想要突出重围。

    吕布的正妻严氏病故,貂蝉这个妾室虽没被提正,但在吕布军中上下,人人早已视其为主母。

    方今城陷之际,张辽奉吕布之命,保护主母车驾出逃,就算拼上性命,张辽也要保护貂蝉周全。

    可惜,就差那么一点点,他就能杀到南门,却被陶商大军突然杀至,将他截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眼见吕布已杀出包围去,张辽拼死苦战,还寄希望吕布会返身杀回,把他和貂蝉给救出去。

    张辽的希望却破灭了。

    苦苦支撑半晌,非但不见吕布回救,远远却瞧见吕布头也不回,已然远去,直奔南门。

    张辽心中一阵的痛,他知道,到了这个生死时刻,他的主公已经顾不上他,抛弃了他这个部下,抛弃了自己的女人,选择了独自先逃,任他们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尽管张辽知道,吕布抛下他们有迫不得已的原因在内,但他依旧心中失望万分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心灰意冷,精神遭受打击的张辽,脑海中只剩下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换成魏续这种级别的将领,仗打到这个地步,恐怕脑子里就只有两个选择:

    要么投降,要么战死。

    张辽那70多的智谋值,却让他看到了第三条路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张辽很快就发现,陶军数量虽多,但兵力却主要集中在西东南三个方向,反而北面兵力数量并不多。

    这也正常,根据陶商的事先推测,吕布一旦兵败,最大的可能就是从南面突围,前去投奔袁术,包围圈的兵力集中于南面一线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至于北面,吕布从北面突围,能去投奔谁呢,难道去投奔刘备吗?

    要知道,前不久他吕布才联手陶商,夺了刘备的徐州,而眼下刘备名义上乃是曹操的部下,而曹操又跟他吕布有大仇,无论如何,吕布都绝不可能去投奔刘备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自然也就不会在北面布过多的兵力。

    吕布不能,但不意味着张辽也不能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形势,张辽深知南面是突不出去了,他既不愿战死,又不愿投降,干脆一咬牙,改向北面杀去。

    “文远,夫君说往南面突围,咱们为何往北面去?”貂蝉有所觉察,从马车中探出头来询问。

    张辽长叹一声,无奈道:“温侯已经抛下了我们,独自往南面逃去,北面敌军薄弱,咱们只有从那里突围,前去投奔刘玄德才有出路,跟着温侯往南面突围,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什么北面敌军薄弱,什么死路一条,貂蝉统统都听不懂,她只听懂了一句。

    吕布抛弃了他们。

    霎时间,貂蝉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,涌起了深深的震惊,那惊骇的表情,俨然不敢相信,吕布竟然会弃他于不顾。

    旋即,她猛然想起了吕灵姬。

    她想起吕布说过的话,为了大业,牺牲区区一个女儿又如何。

    亲生的骨肉都能抛弃,何况是她这么一个妾室。

    “温侯,在你的眼中,我真的和灵姬一样,都是可以牺牲的人吗……”

    貂蝉喃喃自语,贝齿紧紧咬着朱唇,隐隐已咬出了血迹,那张绝色容颜上,惊愕已渐渐被伤感和失落取代。

    张辽却管不了主母的情绪变化,只拼死而战,率领几百残兵,竟还真杀出一条血路,杀出了北门。

    逃出北门后,张辽不敢稍停,护送着貂蝉,带着几百残兵,一路向彭城方向北逃而去。

    日出时分,喊杀声终于隐去,除了几道未烬的烽烟外,整个下邳城已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陶商立于城头,俯视着这座已经属于他的城池,染血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欣慰畅快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获得下邳攻防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5,宿主现有魅力值53。”

    总算魅力值又稍稍回复了,上回为了获取甘梅的幸运属性,生生消耗了十几点魅力值,可让陶商肉痛了很久。

    这回夺下下邳,此战着实不容易,好在系统没有坑爹,大方的送
网游之逆天戒指笔趣阁
了他5点魅力值,很久以来都没这么慷慨,都让陶商感动的有点想要哭了。

    心中更加痛快,年轻的眼睛俯视下邳城,这座徐州治所,终于被他踩在脚下了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意味着他终于坐稳了徐州牧的位子,徐州内部已经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,接下来要对付的敌人,就只有外敌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陈登,拜见主公。”身后传来陈登的声音,极是恭敬。

    陶商回头看去,看着这个面似忠厚的年轻人,看到的却是一个聪明绝顶,权术高超的智者。

    “此役能拿下下邳,元龙你居功至伟,得元龙这等奇才相助,我何愁大业不成啊。”陶商笑呵呵的将陈登扶起,毫不吝啬赞赏之词,当着众人的面,把陈登大夸了一番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陈登并非真的忠于自己,需当对其多加提防,但眼下下邳新破,陈登乃首功之臣,当然要以安慰为先,以收取人心。

    “可惜让吕布从南面突围,听说那张辽还护送着吕布的小妾貂蝉从北面突围,可惜了啊。”樊哙大呼遗憾。

    陶商只能摇头一笑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自己的兵力有限,破城已属不易,以吕布残存的兵马,还有其天下第一的武道,以够杀出重围,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,没什么可遗憾的。

    令陶商意外的却是,吕布竟然会抛下自己心爱的貂蝉,逼得张辽跟他分道扬镳,被迫从北面突围。

    “张辽此人,竟然能够看出我北面兵力薄弱,危机关头做出决断,不简单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暗自欣赏了一番,当即下令,留李广和陈平守下邳,陶商率廉颇、樊哙二将,以及夫人花木兰,率五千精兵北上去追张辽。

    花木兰一听这道命令,不禁面露疑色,冷笑道:“我说夫君,你放着吕布不去追,却反去追张辽这个无关紧要的敌人,你不会是冲着那个貂蝉去的吧,我可是听说那貂蝉是天下第一美人,该不会是你那花花肠子又犯了吧,不要忘了,你才刚刚纳妾,碗里的还吃完,怎么又瞧上锅里的了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犯起了醋劲,她性情直率,当着众将的面,就编排起了陶商。

    左右诸将皆是低头暗笑,不好发表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陶商略有尴尬,苦笑道:“夫人你就别挖苦为夫了,陈元龙,你说说看,我为什么要去追张辽?”

    陶商及时转移话题,也想借见再考察一下陈登的见识。

    “那登就冒昧的揣测一下主公的判断了。”

    陈登干咳几声,一脸谦逊,“吕布即已杀出包围,咱们想要再追上他已无可能,其必不敢在徐州逗留,只能南下淮南,前去投奔袁术,短时间内不会对徐州构成威胁。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陈登又抬手遥指北面,“反观北面,近闻刘备已纠结五千兵马复入徐州,前锋已进入彭城境内,而彭城乃徐州北面门户,险要之所在,倘为刘备所据,下邳将不得安宁,下邳不安,则徐州不安。所以,登猜测主公追击张辽只是次要目的,主要目的必是抢在刘备之前,夺下彭城,将刘备赶出徐州。”

    听得陈登一番话,陶商只说了六个字:“不愧是陈元龙。”

    包括夫人花木兰在内,廉颇等诸将,这才明白了陶商的真实用意,皆为陶商的大局观而折服。

    “那我倒是误会了夫君呢……”花木兰脸畔微红,歉然一笑。

    陶商只一笑置之,心中却暗自为陈登的洞察力佩服,暗想此人确为奇才,倘若用得好,又是一个陈平,若是用不好,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是后话,现在最重要的是趁着大胜之势,全军士气旺盛,即刻兵进彭城,把刘备赶出徐州,彻底坐稳徐州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率五千精锐步骑,沿泗水一路北上,对张辽一行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数日后,五千大军,进抵彭城西南方向。

    张辽过彭城而不敢入,径直绕城而过,继续望北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打算抢先派兵入城,先夺了这座兵力空虚的重镇时,西北大道上,尘雾遮天而至,滚滚狂尘中,一面“刘”字大旗,进入视野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刘备也赶到了彭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