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女人如衣服

第一百四十五章 女人如衣服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西门突破,一万多陶军杀入城中,陶商下令诸军攻取东北二门,以协助城外的樊哙和李广破城。

    陶商自己则自率步骑主力,一路辗杀,直奔吕布的州府而去。

    东门。

    吕布方才坐镇上指挥,率领着两千精兵,击退了城外樊哙的一次猛攻。

    战斗结束,残阳西斜,吕布料想敌人今天不会再进攻,便准备退下城头,回府去休息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刚打算下城时,却忽然发现,退走不出半个时辰的陶军,去而复返,重新又出现在了城下。

    “想夜中攻城吗,太小看了本侯。”吕布冷哼一声,重新回到城头,只下令全军准备再战。

    片刻后,那数千陶军结阵于城前,却迟迟不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一面“樊”字大旗,随风飘扬,随着天色的变暗,越来越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樊哙立马阵前,嘴里撕着一条羊腿,只顾狂吃,一副看热闹的样子,偏就不下令进攻。

    静观敌情的吕布,见得这般情势,剑眉暗暗凝起,心中狐疑愈重。

    “摆出进攻阵形,却半晌不发动攻城,这厮在耍什么花招……”吕布拳头有节奏的击打着女墙,眼神中闪烁着狐疑。

    正自狐疑时,忽有士卒大叫道:“快看,西门方向起了三道烽烟!”

    吕布身形微微一震,急回头向着西面望去,果然见三道浓烟正冲上云霄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忽然间骤起烽烟,而且是无兵攻打的西门方向?

    吕布顿生了狐疑,心中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,当即喝令派人前往西门察看究竟。

    就在斥候刚走不久,忽有震天的喊杀声从西门方向传来,隐隐似惊雷咋响,似有万千军马在厮杀。

    “难道陶商率军突袭了西门不成?”吕布的脑海中,第一时间闪过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惊诧只一瞬间,他的情绪很快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西门一线有陈登亲自把守,想当初自己围攻下邳,陈登可是凭着一己之力,就坚守城池数月之久,直到刘备为陶商大败,气数丧尽时才开城投降,吕布对陈登守城的能力,还是相当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何况,还有郝萌这员宿将从旁协助,就算陶商当真是率军突袭,以一千三百的兵力,也足以抵御到援兵派出。

    目露狐疑,回望着城外阵列,久久不攻的樊哙,吕布眼神微微一动,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,嘴角不由掠起一丝讽刺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樊哙这厮半天不攻城,原来只是想吸引本侯的注意力,好叫小贼偷袭西门,区区一招声东击西的花招,以为能骗得过本侯吗,哼。”

    吕布不屑的冷笑,以为识破了陶商的诡计,也不抽兵去救西门,只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在吕布看来,陶商突袭东门,无非是想诱使自己抽调兵马,好让樊哙军趁机攻打东门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城外樊哙却依旧在啃着羊腿,却始终按兵不动,依旧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吕布心头狐疑再生,而从西门传来的喊杀声却愈甚,隐约竟有千军万马,正向这里逼近。

    一骑飞奔而归,是派出去的斥候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禀主公,陶商大军攻破了城门,西门一带全线失守,陶商军正向北门这边杀来。”

    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东门一线的士卒军官,无不骇然变色,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恐怖之事。

    吕布更是神色剧变,只觉眼前一蒙,脑中是天旋地转,整个世界都仿佛变成了无尽的漩涡。

    惊骇一瞬后,整个城头便炸开了锅,数千守军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那小贼怎可能攻破西门,陈登是干什么吃的,郝萌在做什么!?”惊怒万分的吕布,咆哮大吼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城外的静列了许久的樊哙军,仿佛活过来的兵马俑一般,突然军阵皆开,向着东门开始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吕布猛然惊悟,原来樊哙军的列阵不攻,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,以为西门的突袭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恍然大悟的吕布从惊恐中苏醒过来,羞愤之下,大喝着摧动士卒迎敌。

    只是,西门已失的消息,早就摧毁了他们的斗志,沿城一线乱成一团,哪里还有心再战。

    正当吕布进退两难时,陈宫率数骑,神色慌张的飞奔而至。

    “主公,西门陈登叛变,斩杀郝萌,里应外合放陶商大军入城,下邳城已经守不住了,咱们速速从南门突围,去投奔袁术吧。”陈宫又大叫着,道出了真相噩耗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又是一道惊雷,当头轰在吕布头顶,轰的他头晕目眩,几欲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他更觉心口如同遭受重锤狠狠一击,一颗心几乎都要被击碎,心痛欲碎,几乎要气到吐血。

    “陈登奸贼,枉本侯这么信任你,你竟然敢背叛本侯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

    得知真相,得知
万法巫师sodu
竟是陈登出卖了他,吕布整个人都被怒火焚烧,悲愤万分,歇厮底里的疯狂大骂。

    他只觉自己的尊严,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,他的心都在滴血。

    “唉,我早该想到,陈登此人就是根墙头草,下邳势危,他为了保住他陈家的利益,恐怕早就心存叛心,怎么可能还会拿出家底,帮助我们守城,只不过是借守城为名,趁机控制西门罢了。”

    陈宫一番感慨,如同一记闷棍,又狠狠敲在了吕布头顶,敲的他有种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这才恍然大悟,明白了陈登所表现出的忠心,竟然统统都是在演戏,在骗他,而他竟然还傻乎乎的信了,对陈登那般信任。

    原来,陈登竟然像耍猴一样,戏耍了他。

    “恐怕,前番主公护送小姐突围,联姻袁家之事,也是那陈登暗通陶商,向其透露了机密风声,不然陶商怎么可能提前设防。”陈宫又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吕布愈加羞愤,甚至不敢面对陈宫,要知道,正是他听信陈登,不信陈宫,才沦落到这般地步。

    陈宫大吐了一番口水,仿佛憋在心里的恶气也宣泄空了,这才劝道:“大势已去,现在空自愤怒也没有用,趁着陶贼尚未完成合围,速速由南门突围吧。”

    “本侯不走,本侯岂会败给那个无名小贼,本侯要血战到底!”恼羞成怒的吕布,头脑已气的有些不清理,沙哑的大叫。

    陈宫眉头一皱,急又劝道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今日主公若是战死在这里,只会遂了陶商心意,令天下人笑主公,若突围而出,前去依附袁术,就还有东山再起,报仇雪恨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陈宫一番劝,稍稍平伏下了吕布的决死疯狂,令他陷入了犹豫。

    “当年勾践尚有卧薪尝胆的气概,今日主公虽败,形势却远胜于勾践,请主公以大局为重,千万莫意气用事啊。”

    陈宫又是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,甚至还拿出了勾践,来类比吕布。

    勾践那是什么人,那可是春秋霸主,一代英雄,他拿勾践来跟吕布相提并论,无形中等于抬高了吕布,给吕布搭了台阶。

    吕布的颜面这才稍稍挽回,情绪终于冷静下来,犹豫再三,恨恨一咬牙:“罢了,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,勾践能卧薪尝胆,我吕布岂能没这个气量,全军向南门突围,前去淮南投奔袁术。”

    吕布回心转意,遂是放弃了东门,下令诸军撤退,半路又遇上张辽率数百兵马,护送着貂蝉,两军会合,一路向着南门方向撤去。

    吕布一走,沿城一线的守军自是土崩瓦解,城外的樊哙军兵不血刃的攻入城门。

    诸路陶军悉数入城,横扫下邳。

    陶商率领步骑将士,一路辗压,横穿了整座下邳城,从西门一路杀向了东门。

    正杀到痛快处,前方蓦然撞见了一路敌军,当先一将方天画戟舞动如风,无人可挡,护送着一辆马车,杀出一条血路,意图向南门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怎么可能不认识,那威不可挡之将,正是天下第一武将吕布。

    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陶商二话不说,大喝一声:“吕布就在眼前,杀吕布者,赏万金。”

    重赏激励之下,三军将士无不奋勇,廉颇一马当先,率铁骑狂冲而上,将吕布的兵马转眼冲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花木兰则统率步军,大军掩杀而上,而在这时,樊哙突破东门,李广突破北门,两路大军围杀而来,大有将吕布一举诛杀之势。

    可惜吕布还未到穷途末路之势,凭借着天下第一的武道,还有高顺残存的百余陷阵死士的冲击,生生的开出一条血路,抢在陶军合围之前,破围而出。

    前方处,南门就在眼前,尚未失陷,那里还有魏续和宋宪统领的八百生力军。

    会合了这八百人马,吕布就勉强凑出一千兵马,凭着他的勇武,杀出重围逃往淮南倒也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正当吕布松了一口气时,回头一看,却惊骇的发现,载着貂蝉的马车,还有负责护送的张辽几百兵马,竟被断在了后面,冲突不出。

    吕布心头一震,想也不想就准备返身杀回,去救貂蝉。

    陈宫却一把拉住他,劝道:“主公,我们好不容易才杀出来,若再折返回去,必会陷入敌军重重围困之中,切不可自投罗网啊。”

    吕布脸色微变,本能的止步,却厉声道:“蝉儿还在后面,本侯岂能丢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何患无妻,主公万不可因儿女情长,为了区区一个女人,就误了大事啊。”陈宫苦苦相劝,双手扯住吕布,死也不肯放他走。

    吕布脸色扭曲,进退两难,眼看着貂蝉的马车,被淹没在兵潮之中,几乎就要忍耐不住。

    但紧随而至的大股陶军,还在耳边陈宫的苦苦相劝,却又瓦解了他残存的那点意念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吕布狠狠的瞪了一眼那面“陶”字大旗,暗暗一咬牙,拨马转身,再无犹豫的向着南门逃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