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出逃,还是死守

第一百四十二章 出逃,还是死守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未婚妻!?

    袁耀蓦然色变,惊骇的扫向陶商,扫向陶商胯前鞍上那名被绑的巾帼女将。

    身披战甲,姿色过人,不是吕布之女,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吕布的女儿,他的未婚妻,竟然被陶商所俘,还以那样屈辱的手段,绑在了马前!

    这意味着,他们吕袁两家联姻的图谋,已被陶商识破,吕布不仅突围失败,女儿也竟被陶商给活捉。

    袁耀脸上的惊色,骤然间加剧,渐渐恼羞成怒,憋红到几乎要炸裂一般,无尽的羞耻感在心中狂燃,那分羞怒,简直比前番被陶商射瞎了一只眼睛,还要强烈十倍。

    那吕灵姬可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啊,如今却落在了那小贼手里,早晚要被那小子玷污,传扬出去,他袁家大公子的脸还往哪里搁?

    羞恼之极,忍无可忍之下,袁耀拔剑向着陶商一指,怒喝道:“姓陶的小贼,快放了我的未婚妻,不然我袁耀发誓,必将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我偏就不放,你能拿我怎样。”陶商冷笑一声,说着,还顺势一巴掌又狠狠的拍在了吕灵姬的屁屁上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——”

    吕灵姬羞恼无比,张口就想骂陶商,却被陶商一瞪,蓦的想起了适才的威胁,只能咽下怒言,羞红满面的恨恨的瞪着陶商。

    自己的未婚妻,被人家五花大绑也就罢了,眼下还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拍了臀腚,这简直是对袁耀这个袁家大公子,公然的羞辱。

    袁耀气到眼珠子都快要炸将出来,沙哑的咬牙大骂:“陶商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

    怒极之下,袁耀当场就要下令,全军冲击,跟陶商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这时,身边的纪灵却急将他拉住,沉声劝道:“大公子息怒,主公事先有过交待,我们此行的任务是迎娶吕家小姐,无论在何种情况下,都绝不能跟陶商动手,大公子莫非忘了主公的交待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见得袁耀稍稍冷静,纪灵跟着又劝道:“再说吕布已败,陶商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来跟咱们耀武扬威,分明是想激怒大公子,以我们手头的兵力,并无必胜的把握,请大公子冷静,千万莫中了陶商的奸计啊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下来,袁耀陷入了沉默,一腔的怒火冲到了嗓子眼,可就是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迎面处,陶商虽看不到袁耀的表情变化,却能猜到他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他此行的目的,就是要狠狠羞辱袁耀,以报复他们父子,一次次对自己的无故进犯。

    陶商的意图也很简单,要么激怒袁耀,跟自己强行一战,彻底打掉这一路钳制,然后就可以集中全力攻破下邳,要么就吓退他,同样能够实现目标。

    眼见袁耀犹豫不决,陶商猜想他多半是不敢跟自己一战,那就有必要再给他添一把火。

    剑眉微微一挑,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遂是大喝一声:“李广何在,给我把袁耀的另一只狗眼也给我射下来。”

    李广此时并不在身边,陶商故意这么一喝,存心是要吓唬袁耀。

    果然,袁耀一听李广又要放箭,蓦的脸色大变,瞬间回想起当日朐县一战,自己被射瞎一只眼睛的痛苦经历。

    往昔痛苦,历历在目,这时回忆起来,顷刻间浇灭了袁耀一腔熊熊如火的战意。

    “陶商,我警告你,你敢动我未婚妻一下,我袁耀绝对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袁耀放了一句狠话,却生恐李广箭射,匆忙拨马转身,下令全军撤退。

    主将一走,五千淮南军慌忙撤退,生恐被陶军追击,连大营都不敢入,惶恐的向淮南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陶商冷笑着,注视
太古龙象诀小说5200
着淮南军退走,他的目的已经达到,没有必要浪费兵马和时间去追击,他要保存全部的实力,去攻克下邳。

    “几句话就被我吓走,这就是你要嫁的人吗,也太胆小如鼠了吧。”陶商瞟向吕灵姬,讽刺道。

    吕灵姬又羞又愧,恨到咬牙切齿,杏眼瞪到浑圆,却不知该如何回击。

    “先送吕大小姐回营休息,然后再攻破下邳,让他们父女团聚。”陶商一声狂笑,打马扬鞭,径归大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邳城。

    州府大堂中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神色黯然的吕布,无力的坐在那里,刀削脸上如死灰一般黯淡。

    那张脸上,愤恨、惭愧还有失望,种种复杂的神色潮起潮落。

    阶下武将和谋士们,尽皆沉默不语,个个也情绪低落。

    突围失败,一千宝贵的士卒损失几尽,这场兵败,损失的不仅仅是一千兵马,更是与袁术联姻的希望。

    不但失望破灭,就连女儿吕灵姬也不知生死,只怕多半已死在乱军之中,当真是陪了女儿又折兵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惨痛的损失,吕布焉能不黯然,诸文武如何能不失落。

    黯然许久,吕布却长叹一声,环视了一眼众属下,无力道:“联姻失败,想指望袁术来解是没有希望了,形势到了这般地步,尔等可有破解之策。”

    回应吕布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如今危机的情况下,无人敢吱声。

    吕布脸色一沉,喝道:“你们怎的一个个都变哑吧了,说话啊!”

    “主公,到了这个地步,下邳城只怕是守不住了,依宫之见,不若趁着城破之前,集中所有兵力向南突围,前去淮南依附袁术,借袁术之力,想方设法东山再起。”一片沉默中,首席谋士陈宫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其余曹性、郝萌、魏续等将,纷纷赞同,张辽、高顺几人则是沉默,虽没有表示赞同,也等于是默认。

    吕布也微微点头,似乎有赞同的迹象,毕竟以眼下的残破实力,他实在没有信心再守下邳。

    况且,他也不是那种为了颜面就死撑到底的人,当年从长安出逃之后,他就先后依附过袁绍、袁术和刘备,如今走投无路,再去依附袁术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却不料,陈宫话音方落,陈登急道:“袁术此人气量狭隘,绝非可依附之人,主公若前去投奔,只会是自取其辱,登以为,下邳万不能弃,必须坚守下去。”

    陈宫张辽等人,可以跟着袁术出逃,但陈登却乃徐州大族,若也跟着吕布败走淮南,就等于将抛弃了家业,他自然要反对。

    陈宫冷笑了一声,反问道:“联姻袁术已无望,城只余下三千兵马,城墙又多处被大水浸泡坏,你想守下邳,请问怎么能守得住?”

    陈登却自信道:“陶贼虽占优势,但他兵力毕竟也不过万余,我军尚有兵三千,足可抵挡一阵。且袁术虽然指望不说,但曹操已命刘备进抵小沛,分明是不想让陶商独吞徐州,只要我们再撑几日,曹操见下邳势危,必令刘备挥军南下,前来救援,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,必可大败陶商,转危为安。”

    陈登一席话,令所有人都眼前一亮,仿佛又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这时,陈登又慷慨道:“主公对我陈家有厚恩,而今危及关头,我陈家岂能坐视不顾,登愿率一千家奴登城,助主公坚守下邳。”

    吕布本就不想去看袁术嘴脸,今想起还有刘备这么一路兵马,陈登又愿意贡献出家仆来这城,顿时又重燃斗志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吕布欣然道:“元龙这般忠心,本侯更有何忧,我意已决,坚守下邳,我吕布绝不会让陶商那小贼独吞徐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