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破碎你的美梦

第一百四十一章 破碎你的美梦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吕灵姬花容骤然一变,恼怒的眼神中,迸射出羞愤之意。

    当日一战,她被陶商一剑刺伤胸峰的画面,至今历历在目,每每想起都令她羞愤难当,恨不得将陶商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而今,前仇未报,竟又被陶商活捉,跪倒在他的跟前也就罢了,还被他言语相辱,心高气傲然的吕灵姬,如何能忍受这般屈辱。

    “陶商小贼,你别得意,我父乃天下第一武将,他早晚会取了你的狗头!”

    而对吕灵姬的咆哮,陶商只冷笑一声,俯下身来,一把将她腰带抓住,就在她未及反应之时,便将她提上前来,横放在了自己鞍前。

    惊觉的吕灵姬,瞬间羞到面红耳赤,拼命扭动身躯,大骂道:“放开我,无耻小贼,放我下来!”

    “吵的很烦人啊!”陶商头一皱,一巴掌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陶商的大巴掌,狠狠的拍在了吕灵姬扭动的肥臀上。

    吕灵姬整个人当场就傻了,惊得了忘记挣扎。

    她虽然泼辣,性格刚烈,但好歹也是个女儿家,岂能没有几分男女之别的矜持。

    自她懂事以来,什么时候敢一个男人,对她行如此“轻薄”的举动,她那丰腴不失弹性的翘臀,还是头一次被人触摸。

    陶商的这举动,这也足以让这位正当青春的吕大小姐,惊羞到懵了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听说幽并女子多精于弓马,自幼骑马,马骑多了臀腚都很丰腴,果然是不假……”陶商冷笑着,笑声有点邪。

    吕灵姬惊蒙一瞬,转眼清醒,一张俏脸瞬间红潮袭涌,星眸更是迸发出无限的羞愤怒火,破口大骂道:“无耻小贼,你敢这样羞辱我,我要扒了你的皮,抽了你的筋,啃了你的骨头,喝你的血,我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吕灵姬一面恶毒的诅咒陶商,一面修长窈窕的身子拼命的挣扎。

    眼见她折腾不休,陶商就有点不耐烦了,嘴一扁,警告道:“小贱人,再敢瞎折腾,信不信我扒了你的裤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无耻之徒,你敢动我,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吕灵姬羞得满脸通红,显然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处境,以为能够威胁到陶商。

    “挑战我的底线是吧,那我就让你看看我敢不敢。”陶商冷笑,一只手便伸入她的腰际,顺势就要往下扒。

    吕灵姬顿时就慌了,她万没有想,这个小贼竟然胆大包天,如此肆无忌惮,说做就做。

    堂堂吕家大小姐,天下第一武者的女儿,若是给扒了裤子,身体露给这么多大老爷们儿,传扬出去,不仅要丢尽她父亲的脸,连她自己怕也要羞愧到死,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世上。

    狂烈的吕灵姬,终于害怕了。

    顿时闭上了嘴巴,不敢再骂陶商,也不敢再挣扎,只能以恨极的眼神,恶狠狠的瞪着陶商,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愤怒。

    陶商又不是变态禽兽,这一招只不过是吓一吓她罢了,又岂会真的扒她的裤子,没想到她还真的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乖,做俘虏就要有做俘虏的样子,免得自讨苦吃。”陶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冷笑道。

    吕灵姬身子不敢再挣扎,却仍满脸怒意,贝齿紧咬,一副恨不得将陶商碎尸万段之状,忍不住又道:“陶商,你得意不了多久,我父帅可是天下第一武将,他早晚会击败你,救我出来,到时候,你一定会为你今天所做的一切后悔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还在嘴硬,还在自以为是,真是好笑。

    “很狂嘛,不愧是吕布的女儿,可惜我陶商偏不吃这套,当初袁谭很狂,关羽也很狂,他们的下场你都很清楚,跟我
御史不好当txt下载
陶商狂,注定要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狂,陶商更狂。

    “小贼——”吕灵姬被呛得脸一阵红一阵紫,张口又要骂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冷道:“又忘了我刚才的警告么,你若敢再嚣张一句,我就扒你的裤子,打你的肥臀,又不长记性了么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恶语已到嘴边,被陶商这般吓唬,只得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,满脸的羞怨之色,却只能敢怒而不敢言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一骑斥侯飞奔而来,直抵陶商跟前,叫道:“禀主公,南面急报,五千淮南军已出营,正在我南面大营外徘徊,不知何意。”

    是袁耀,这厮一定是应吕布之请,准备着接应吕布,迎娶吕灵姬,抱得美人归,却万没有想到有人出卖了他们,吕布已被击走,他的未婚妻吕灵姬,也落在了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带你去会一会你那独眼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陶商“啪”的一声,在吕灵姬的翘臀上又是一拍,放声大笑着纵马向前。

    吕灵姬再次被“羞辱”,恼羞的是面如霞红,怒喘不休,直恨不得将陶商碎尸万段,却不敢反抗,只能恨恨咬着切,任由陶商带着自己,以这样尴尬的姿势,一路策马向南而去。

    五千得胜的陶军将士,追随着陶商穿过南面大营,行不出二里南,前方出现“袁”字大旗。

    里许外,五千淮南军正在严阵以待,等候了已有两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独眼的袁耀,扶剑立马,傲立于阵前,独眼凝望着北面。

    按照他跟吕布的约定,这个时候,吕布应该已突破陶军的防线,把他的女儿送到指定的地点,交在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晨雾中,隐隐约约已现旗号,一支兵马似乎正在匆匆的逼近。

    袁耀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,暗想吕布果然没有失约,按时将自己的女儿送到了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听说那吕布的女儿,有沉鱼落雁之容,是个大美人,恭喜大公子抱得美人归了。”身边独耳的纪灵,笑眯眯的恭喜道。

    “大美人”三个字,听的袁耀心花怒放,嘴角掠起一丝得意,暗暗的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纪灵话锋一转,却又担忧道:“不过听说那吕大小姐虽然貌美,性格却颇为泼辣,只怕大公子会吃不消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,泼辣又如何。”袁耀冷笑一声,不屑道:“就算她再泼辣,本公子也有的是手段,把她训的服服帖帖,乖乖的伺候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。”纪灵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袁耀笑的愈加得意,看着纪灵那独耳的丑容,再想起自己这瞎眼之仇,不由又燃起丝丝阴怒,咬牙恨恨道:“待本公子把那吕灵姬娶到手,父亲就会大军北上,到时候我们内外夹击,就可以一举击杀陶商,你的断耳之仇,本公子的失眼之恨,就是我们复仇雪恨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一定要把陶商碎万段。”纪灵摸着自己的断耳,也恨恨道。

    袁耀目向北方,望着越来越清晰的来军,尊贵骄傲的脸上,洋溢着抱得美人归的自得,还有大仇将报的兴奋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袁耀脸上的得意,却寸寸瓦解,转眼间,扭曲变形,凝固成了惊骇的一瞬。

    视野中,那支军队终于清晰,却不是吕布军,而是五千陶军。

    一面“陶”字大旗,傲然飞舞,仿佛在羞辱着他适才的自得狂傲。

    袁耀变色,纪灵变色,五千淮南军,统统都骇然变色,错愕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在袁耀惊愕目光注视下,陶商载着吕灵姬,拨马上前一步,高声冷笑道:“袁大公子,让你久等了,你的未婚妻我已替吕布送到,有本事就自己过来接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