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四十章 赔了女儿又折兵

第一百四十章 赔了女儿又折兵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吕布虽占有上风,他的军势,却完全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旭日渐升,天色渐明,放眼整片战场,早已变成了一片汪洋血海。

    陶商有近七千的兵马,数量上占有绝对的优势,士气更是旺盛,而吕布仅仅不到一千的兵马,此刻已被杀得四分五裂,损失几近。

    当樊哙一军从后追到时,残存的吕军更是被杀得鬼哭狼嚎,开始四散溃逃。

    泥泞的战场上空,“陶”大旗傲然飞舞,而“吕”字的军旗,却早被无情的踏在脚下。

    再战下去,吕布的兵马不是逃光就是被杀光,那时吕布就要变成光杆司令一个,就算他武道再勇,又如何能抵挡六七千陶军的重重围攻。

    这正是陶商志在必得的原因。

    吕布渐渐冷静下来,意识到危局,他很清楚,再这么拖下去,他就要陷入重围之中,就算他有天下第一的武道,也必死不可。

    左右处,他的部下越战越少,而数不清的陶商步骑,却如潮水般,一波接一波的从四面八方的围杀上来。

    败局已定,今天他是无论如何也杀不了陶商,更无法护送他女儿突出重围。

    “陶商,本侯终有一天,必取你项上狗头!”

    吕布恨恨一咬牙,怒啸一声,抢攻几招,荡开三人的攻势,拨马扭头就向下邳逃去。

    天下无敌的吕布,竟然被杀败了。

    败走的吕布,气急败坏,一路狂奔,画戟过处,将拦路的陶军撕碎。

    他胯下有赤兔马,疾行如风,以他的武道,此时合围未成,倒也没有人能够挡得住他。

    望着吕布败走的身影,陶商长长的吐了口气,年轻的脸上扬起自信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一战挫败了吕布联姻袁术的图谋,今日之后,他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围攻下邳城了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扫描宿主获得吕布阻击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1点,宿主现有魅力值48。”

    才给1点魅力值,系统精灵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坑。

    不过此役虽然看似惊险,主要险在差点陨命在吕布的手中,整体形势还是他占尽胜算优势,胜的比较容易,只获得1点魅力值,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夫君,刚才好险,你差点就被那三姓家奴……”策马而至的花木兰,一脸的心有余悸,不敢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笑,感激的目光看向廉颇,“多亏了廉老将军,若不是他及时出手,我恐怕就要栽在吕布的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嘴上感谢廉颇,他心里却顺带把甘梅也感谢了一下,若非是沾了她“幸运”属性的光,就算是有廉颇的出手,能不能救下自己,还只怕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“这幸运属性还真是个好东西,那我以后岂不是谁都杀不死,拥有不死之身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正美滋滋时,系统精灵却冷不丁说道:“系统提示宿主,幸运属性并非百分之百保障宿主不死,只是提高了宿主不死机率,如果宿主完全依赖该属性,一旦死亡,本系统概不负责。”

    靠,原来只是提高了幸运机率,并非包不死啊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个幸运属性只能当辅料来用,不能当主菜来吃,不然早晚得玩死自己不可,谨记谨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公,你愣着做什么,咱快追啊。”樊哙杀意未尽的大叫。

    陶商从神思中清醒,吕布虽然可能追不上了,他的几百残兵还在,既然要杀,当然要杀个干干净净才行。

    “随我追,杀光突围之敌。”陶商杀意重燃,挥军继续追击。

    追出不足百步,陶商迎面就撞上了百余吕军残兵,他们正依靠着一辆马车,苦苦死战。

    敌军之中,只见一名身穿着新娘喜服的红衣女子,正手舞画戟,疯狂的杀戮,凭着一身不弱的武道,逼退了数倍陶军的几次进逼。

    “夫君,是那个姓吕的小贱人。”花木兰眼尖,一眼就认出了吕灵姬。

    陶商也认出了那个当日,被自己一剑刺伤胸脯的少女,嘴角不禁扬起一抹意外的冷笑,“看来吕布光顾着逃,倒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给丢下了。”

    笑容一收,陶商看向廉颇,“廉老将军,凭你的武道,拿下那个小贱人应该不成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廉颇咳喘几声,苍老的脸上流露出尴尬,“让老朽一个老头子,去对付一个弱女子,只怕有些胜之不武啊。”

    廉颇顾忌名声,不屑于跟吕灵姬动手,樊哙却嚷嚷道:“廉老将军,你是老糊涂了吧,哪有弱女子杀人如麻的,你不好意思动手,老樊我去收拾了她。”

    说着,樊哙便拍马而出,率一队兵马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前方处,吕灵姬正惊怒万分,苦苦死战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保护她的士卒,正一个个的倒在血泊之中,惨烈之极,她的心中极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若不是顾全孝道,打
假戏真做帖吧
死她都不愿意嫁给袁耀那个瞎子。

    如今,陶军阻击成功,令她无法突出重围,被父亲送给袁耀那小子,算是了她的心愿。

    但武道天下第一的父亲吕布,此刻已不知所踪,而她又被千余陶军围困,根本无法杀出去,似乎今天只有战死在这里一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她是得偿所愿了,却得付出生命的代价,着实是一种讽刺,让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猛抬头间,吕灵姬的视野中,一大队的陶军杀到。

    那一队狂杀而至的陶军,肆无忌惮的戮杀着她的部下,当先那一名赤膀的野蛮的敌将,手下中一柄杀猪刀,正是狂斩着她士卒的人头。

    吕灵姬怒了,她提起银枪,向着樊哙就杀去。

    杀得正过瘾的樊哙,二话不说,暴喝一声,抡起杀猪刀就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后边掠阵的花木兰,不由凝眉道:“夫君,前番咱们跟那贱人交过手,她武道不弱,也不知樊哙是不是她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淡淡一笑,“放心吧,樊哙武道已精进很多,对付吕布不行,收拾他的女儿还是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陶商有系统在手,可以轻易的看破所有人的武力值,那吕灵姬的武力值不过79,勉强接近花木兰,而樊哙的武力值,却比他刚被召唤时精进了许多,已达到88。

    多出整整9点武力值,又隔着一个境界的差距,陶商当然深信樊哙拿下她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一点都不担心,一脸闲然的观看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刀枪相撞,火星飞溅。

    狂杀而至的吕灵姬,运起生平之力,画戟如电光般扑出。

    这一击力道强悍,却为樊哙反手一击轻易的接下,那强烈的反弹之力,竟是将吕灵姬撞得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勉力止步的吕灵姬,心中不禁大惊,脸上傲色顿消,一击逼退她的樊哙,却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,抡舞着大刀再度袭上。

    吕灵姬顾不得多想,只得擎戟奋力的接挡。

    吕布武道是强,吕家戟法也确实是天下第一等的戟法,但同样的招式,在吕布手中威力可怖,到了她的手里,却大打了个折扣。

    交手十招,吕灵姬完全落了下风,已是气喘吁吁,香汗淋漓,只能勉力的招架,完全没有先前杀气腾腾,目中无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二十余招走过,吕灵姬的戟法已是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,爷爷看你还能撑几刀!”一声暴雷般的怒喝,樊哙揪准破绽,杀猪刀直劈向吕灵姬的面门。

    吕灵姬急回戟相挡,樊哙却趁势斜向一荡,巨力扫过,吕灵姬手中的画戟竟是握之不住,脱手被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惊慌之下,吕灵姬全然乱了阵脚,转身就想逃走。

    樊哙哪容她走脱,手中长刀顺势反扫而去,向着背身的吕灵姬头顶砍去。

    避无可避,那一刀眼看着就要落下。

    但就在杀招将下时,樊哙却忽又收了刀势,猿臂探将出去,如拎小鸡似的将吕灵姬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小贱人还有几分姿色,倒不如把他活捉了献给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樊哙嘴里嘀咕着,便将将吕灵姬往地上一扔,喝令扑上来的士卒,将她几下给绑了。

    生擒过吕灵姬后,樊哙挥洒豪情,刀锋再度杀入敌群,片刻后,便将残存的几十名敌卒,杀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战斗结束,突围护送的千余敌卒,除了不足百人外,统统都被杀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观战的陶商,眼见樊哙生擒吕灵姬,自然是颇有些意外,便催马上前。

    “主公,敌卒我都杀光了,那个姓吕的小贱人,我也给你活捉啦。”樊哙拨马上前,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陶商还没开口,身边花木兰笑道:“樊大胃,你今天是哪根筋抽住了,竟然活捉了她,别是连你也学会了怜香惜玉,舍不得下杀手了么。”

    樊哙脸一红,忙搔了头皮,憨憨笑道:“主母莫要取笑我老樊啦,我可是正经人,我是看这小贱人长得倒也挺俊俏,所以才活捉了献给主公,说不定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他话还未说完,廉颇已连连干咳,暗中提醒。

    樊哙愣怔了一下,满脸茫然,再看花木兰时,已是一脸阴沉,杏眼不悦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樊哙神经线粗,眼珠子转了好几转,这才猛然省悟,忙是讪讪笑道:“老樊我是信口胡说的啊,我去追吕布去啦,怎么处置就小贱人,主公说了算,不关我的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樊哙赶紧拨马转身,策马逃离现场。

    “这头蛮牛,看我不好好收拾你……”骂了一声,策马追着樊哙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心中无奈一笑,却假装什么也没听到,拨马上前,年轻巍然的身影,将地上挣扎的吕灵姬,笼罩在她的阴影之下,冷笑道:“吕大小姐,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,上次我那一剑的伤,还痛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