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单骑冲万军

第一百三十八章 单骑冲万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深夜时分。

    下邳紧闭的西门,悄然被打开,残破的吊桥也被缓缓放下,吕布纵马当先而出,率领着一千精兵,护送着那一辆装载着自己女儿的马车,借着夜色的掩护出城,一路向西而去。

    一千兵马,马裹蹄,人衔枚,仿佛一支幽灵之军,默默的向西摸去。

    吕布坐胯赤兔马,神经紧绷,双目如刃,时刻警觉的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由于下邳城外水势未退尽,残留之水尚及脚裸,所以陶军主营还在高处,泥地中只有几座偏营,吕布就想趁此时机,护送女儿从西面两座偏营间穿过,再折返南下,去与袁耀五千接应的兵马会合。

    一路静寂无声,并没撞上陶军巡逻斥候。

    吕布紧张的脸上,渐渐缓和下来,嘴角也流露出一丝庆幸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小贼一定不会想到,我已跟袁术达成联姻协议,今晚会亲自送灵姬从西门突围,陶商,你等着吧,只要联姻成功,袁术的大军一到,就是我里应外合,大败你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吕布心中暗暗冷笑,一股豪气正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蓦然间杀声大作,夜色中,突然响起震天的喊杀声,无数的兵马冲杀而来。

    正面处,两千陶军如潮而至,为首那赤膀大将,正是樊哙。

    吕布心头一震,刚刚才燃起的豪气,就此被陶军的出现所震散。

    两千陶军汹汹而至,无情杀向一千吕军,樊哙挥舞着杀猪刀,如杀畜牲般收割人头,直奔吕布而来,口中狂喝:“三姓家奴,想突破老子的防线,作梦去吧,吃老子一记杀猪刀。”

    吕布眼见樊哙杀来,耳听其狂言,不由勃然大怒,大喝道:“鼠辈也敢挡本侯的路,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一声暴喝,拍马舞戟而上,直奔樊哙而去

    两骑瞬间撞至。

    吭~~

    火星飞溅中,猎猎的激鸣之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樊哙身形剧震,只觉一股前所未有的大力,顺着兵器灌入身体,直觉得他五内欲裂。

    吕布武力值100,又有赤兔马速度加成,武道自是远超于樊哙,这威怒的一戟下去,力道仍是何其之惊人。

    樊哙气血未及平伏时,吕布的第二戟已如风斩至,力道更胜于前。

    甚至来不及喘一口气,樊哙急是高举手中杀猪刀,全力一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,巨力当头斩至,樊哙高举的粗臂生生的被压下,吕布的戟锋只差分毫,就能斩向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樊哙虽堪堪的接下这第二戟,但虎口处已是鲜血淌出,已是被震裂。

    两戟已出,吕布不给樊哙丝毫喘息的机会,方天画戟挥纵而出,似大磨盘一般,挟着狂暴之力,横扫而至。

    交手两合,樊哙已知自己的武力远不及吕布,这第三戟再接下去,非要了他的小命不可。

    “吕布,老子今天没吃饱,没力气跟你耗,算你走运。”樊哙大声嚷嘛着,却不敢交锋,急是拨马跳出战团,拖枪败走。

    两招战退樊哙,吕布豪气冲天,威如天神下凡一般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寻常时,吕布必仗着赤兔马快,追上去斩杀了樊哙,但眼下护送女儿突围才是首要目的,岂可为了一个樊哙就乱了布局。

    “鼠辈,今曰本侯就饶你一条狗命,他日再取你首级。”冷笑一声,吕布拨马舞戟,向南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樊哙虽有兵两千,但他一落败,麾下兵马很快就被杀散,吕布在付出了两百多人死伤的代价后,终于突破了阻击。

    一路狂奔,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吕布暗自松了口气,心道:“还是撞上了小贼的兵马,可惜区区一个樊哙,岂能挡得住本侯。”

    吕布刀削的脸上,再次燃起了一丝不屑。

    蓦然间,正前方处,亮起了无数的火光,一时将天地照得耀如白昼。

    吕布和他麾下八百精兵,立时骇然变色,急是勒住步伐,下意识的举臂相挡。

    片刻后,吕布才恢复视力,放下手臂远望,不禁眉头深深一皱。

    迎面处,一支陶军铁阵肃列于前,封住了南去的路线。

    火光照射下,那面“陶”字大旗,在夜色中傲然飞舞,仿佛在讥讽着吕布的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四千陶军精锐将士,如黑色的铁堡一般,挡在了吕布的正前方。

    陶商坐胯战马,手扶佩剑,如青松傲立。

    他冷峻如刃的目光,冷冷注视着前方,注视着吕布那一张惊怒的脸。

    “夫君,看来你赌对了,咱们运气不错,那个神秘人没有诈降,吕布果然想从西门送他女儿出城。”身边的
八大仙地全文阅读
花木兰赞叹道。

    陶商淡淡一笑,心想娶甘梅还是娶对了,果然够幸运。

    他便昂首目向前方,冷笑道:“吕布,你以为你跟袁术联姻的把戏,能够瞒得过我的耳目么,我已在此恭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声如沉雷,回荡在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吕布脸庞扭曲,惊愤无限,一口钢牙几乎要咬碎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和袁术的密谋,竟然被陶商探知,原来先前樊哙那一路兵马,只是试探而已,这里的四千精兵,才是陶商真正的阻挡之网。

    前路被封,若不硬冲,就只能退还下邳,跟袁术的联姻就此泡汤,失去袁术的支援,风雨飘摇的下邳城被攻破,只是早晚之事。

    然前面四千敌军,又有陶商坐镇,想要冲破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耳听着陶商讽刺言语,吕布羞愤难当,满腔的怒火喷涌而出,令他瞬间暴怒到极点。

    “小贼,本侯今天就亲手斩下你的狗头,结束这一切!”暴喝声中,吕布拍马而出。

    赤兔马载着吕布,如同一团流火,穿破夜色,直奔陶商大阵而来。

    怒极的吕布,竟想单骑冲上,万军中取了陶商的首级,毕其功于一役!

    陶商眼神微微一动,显然是有些意外,没想到吕布敢狂到单骑冲阵。

    冷冷注视着狂冲而近的吕布,陶商表面上却依旧巍然不动,在他眼中,仿佛吕布只是困兽犹斗而已。

    百步前,吕布仗着赤兔马快,瞬间已冲近。

    陶军将士肃然而列,大盾在前,没有半分后退。

    眨眼间,吕布一人一骑已到,人与马如狂风一般射过,所过之处,竟是溅起了半人多高的尾尘之迹,势不可挡的撞上前来。

    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,三层人墙组成的盾阵,如同朽木似的,顷刻间被吕布撕破。

    鲜血漫天扬起,在一片肢离破碎与嚎叫声中,吕布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,势不可挡的撞入了陶军阵中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武者,武力果真是强悍到极点,竟是轻松的冲破了陶军的第一道盾阵,马速只是稍稍被放慢。

    紧接着,吕布便却陷入了无数陶军的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吕布狂吼如兽,手中画戟飞舞如风,四面八方荡出,斩杀着围堵而来的陶军士卒。

    陶商也不含糊,大喝一声:“杀吕布者,赏万金!”

    吕布想毕其功一役,陶商又何尝不是,如果今晚就能击杀吕布,这场战争就能提前结束。

    至于以他现在的财力,赏不赏得起万金,那就是后话了,先放出去话再说。

    重赏之下,三军将士斗志大作,数不清的陶军将士,前赴后继的向着吕布围杀而来。

    这些无畏的士卒,尽管在吕布的戟下,如同羔羊一般不堪一击,但这数不清的羔羊,却将吕布这头雄狮冲击的速度,一点点的拖慢。

    吕布疯狂的挥戟,戟戟见血,转眼间整个人已被鲜血所染,身后留下层层叠叠的尸体,鲜血浸染泥地,形如一张庞大的血色地毯。

    血雾中,吕布看到了陶商那冷笑的面孔,他知道,陶商就是要用这些小卒来拖死他。

    回想起数度败给陶商的羞辱,再看陶商那一张可憎的面孔,吕布的自尊心彻底被激怒了。

    “小贼,我要你死!”猛然间一声咆哮,吕布上力道大增,催动赤兔马再次加速。

    重重围兵,数不清的刀枪剑戟,无数的寒光扫向狂冲的吕布。

    发狂之下的吕布,却威势大增,武力值隐隐竟有破百之势,竟然奇迹般的在重围中撕开一道口子,踏着血路直奔陶商而来。

    左右的那些陶军将士,眼见吕布如此疯狂,无不为之震撼,就连陶商也为之变色。

    他知道吕布武力很强,却没有料到他竟然能强到这等地步,四千人的军阵,竟然也挡之不住,竟叫他单骑冲至了自己的近前。

    赤兔马何其之快,就在陶商惊异的瞬间,吕布已杀至最后一道阵线前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断肢乱飞,惨叫声震天而起,身前兵阵如浪而开,转眼被吕布杀出了一道血路来。

    吕布长啸如雷,赤兔马疾射而过,那一人一骑,如那飞舞的烈火,穿过血路,眨眼间撞至了陶商面前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伴随着吕布一声狂傲的怒吼,手中方天画戟扇扫而出,戟锋过处,如同吸尽了周遭空气,气流从四面八方处卷积而来,形成了一道宽阔无形的刃壁,挟裹着摧毁一切的力道,向着陶商狂轰而至。

    这是暴怒的吕布,发狂的一式,那强烈的劲风竟是将左右的陶军士卒如败絮一般掀翻。

    全力一击,天地变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