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军中纳妾

第一百三十六章 军中纳妾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甘梅当场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陶商自然也是一愣,又是惊讶,又是感激的看向身边的妻子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过,木兰能够大度体贴到这种程度,毫无怨言的支持自己纳妾也就罢了,竟然还不用自己开口,主动的帮着自己询问甘梅,这么好的妻子,简直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。

    甘梅却愣怔在了原地,脸畔晕色如潮,眉目含羞,呼吸瞬间加速,胸前巨峰如波涛般,剧烈的起伏,整个人手足无措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她甘梅是名为婢女,实际上却是陶商内定的妾室。

    甘梅自己也知道。

    想当初她选择留在陶商身边做婢女,一方面是为家族设想,想要攀上陶商这棵大树,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对陶商救命之恩的感激,出于对陶商的仰慕,想要报恩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从她提出给陶商当婢女之时,目标就是成为陶商的妾室。

    而这些日子的相处,陶商也几次三番跟他暧昧不清,多次做出暗示,早晚会纳她为妾,前番更是借着醉酒,差一点就要了她。

    甘梅其实也早有心理准备,心下里还有些期盼,盼着能早点被陶商迎娶,纳为妾室。

    她却万没有想到,陶商竟想在这两军交战之际,在这军营之中,就纳她为妾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由花木兰这个主母夫人提出。

    又惊又喜,又羞又慌之下,甘梅那一张童颜瞬间红到如熟透了的苹果,双手揉着衣襟,娇羞无限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花木兰是个急性,眼见甘梅半晌不吱声,便不悦道:“我问你话呢,夫君要纳你为妾,你愿是不愿意,痛痛快快给个话就是,何必扭扭捏捏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甘梅本就羞慌,给花木兰这么一喝,更加的慌张。

    陶商摆了摆手,示意花木兰不要逼人家,自己温柔的一笑,淡淡道:“梅儿,这半年以来,你操持府中家务,照顾我的饮食起居,表现的甚好,木兰很欣赏你,公子我也很喜欢你,所以想纳你为妾,我也不勉强你,愿不愿意,一切听凭你自己的意愿。”

    陶商亲口说出,效果自然与花木兰不同,听的甘梅是感动不已,尽管还是一脸的羞意,但眉目间已不见惊慌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丝丝甜蜜欣慰。

    仿佛,她盼着陶商亲口说出这番话,已经盼了很久很久,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

    娇羞了许久,沉默了许久,她终于轻轻一点头,羞涩的低低道了一声:“梅儿愿意。”

    陶商松了一口气,心中高兴,不由哈哈笑道:“你愿意就好,事不宜迟,咱们明日就行纳妾之礼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但凭……但凭夫……夫君吩咐。”甘梅也改了口,难为情的唤他一声“夫君”,只是这两个字说起来却颇为生疏。

    花木兰也微笑着点了点头,却又笑着白了他一眼,好似在向他哼怨:瞧你那猴急的样子,还说自己是不好色……

    征得了甘梅的同意,陶商当晚就通知了营中诸将,宣布自己要纳妾之事,次日就于营中摆酒,正式行纳妾之礼。

    得知这消息后,诸将们自然是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连月以来战事不断,诸将们神经尽皆紧绷,陶商的这桩喜事,也算难得的放松机会,诸将们自然高兴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,自家主公如此别出心裁,竟然选择了在军营中行纳妾之礼,多少让他们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又一想,他们这位年轻的主公,最喜欢随性而为,做一些出乎意料的决定,想想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。

    当然,众将支持的原因,还有其他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如今陶商地盘越打越大,眼看着就要夺下徐州,成为据有一州之地的诸侯,对于一方之主来说,有无继承人可以说是稳定人心的关键之一。

    倘若陶商一直无后,那就意识着他辛苦打来的基业,将要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,这也就意味着,那些追随他打江山的谋臣武将们,他们从中得到的利益,也有可能朝不保夕,无法安然的留给子孙后代。

    所以,大家伙当然希望自家主公能早点后继有人,这样他们也可安心。

    想要确保有后,而且是男丁,光靠一妻自然是不够的,只有多纳妾才能提高生下男丁的机率,这不仅仅是天下诸侯,哪怕是大户人
武炼天地行无弹窗
家又何尝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主母花木兰嫁与陶商已久,肚子却始终没什么反应,那么陶商另纳新妾,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    城中的吕布饱受被浸泡之中,围城的陶营中,却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。

    纳妾当天,陶商大赏三军,麾下万余多将士们,尽皆分得了酒肉,将士们无不对陶商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大帐中,陶商举行过简单的仪式后,便将甘梅送往内帐,他自己则在外帐豪饮,接受诸将轮番的相敬。

    心情大好之下,陶商是一番豪饮,直喝到入夜方才罢宴。

    华灯初上时,诸将尽兴而散,陶商摇摇晃晃的转入内帐,却见一身喜服的甘梅,正不安的坐在榻上,一见陶商入内,顿时低下了头,眉目含羞,又是紧张,又是期待。

    陶商一步步走到甘梅跟前,看待她的眼神已与从前大不相同,肆意火热,充满了雄性的占有欲。

    陶商那肆意的眼神,把她瞧得心中慌慌,眼见他越逼越近,她那丰腴巨傲的胸脯,不觉已是因呼吸的急促,起伏越发的明显。

    片刻后,陶商已坐在了她身边,眼睛中透露着邪光,笑眯眯的欣赏着那张娇羞无限的童颜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一伸手将甘梅的蛮腰揽住,狠狠将她拉近,让她的傲然隆起的胸峰,紧紧的压向自己坚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两人的身躯贴得如此之近,那雄性的呼吸吹抚着脸庞,那坚实的肌肉,紧紧的挤压着自己的胸脯,甘梅甚至能够感觉得到他心脏的跳动。

    霎时间,甘梅脸畔的霞色愈加浓重,呼吸急促到极点,一颗心儿几乎都要从胸腔中跳将出来,竟有几分将要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陶商俯下身来,嘴巴凑近她的耳朵,气息吹动着她的鬓发,笑眯眯道:“梅儿,从今往后,你就是我陶商的女人,我会好好的待你,谁敢欺负你,我就要谁的命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情真意切的表明,只把甘梅听得心头怦然一动,感动和羞意,如火滋生。

    悸动之下,她轻咬着朱唇,柔声道:“夫君如此待梅儿,梅儿必做牛做马的侍奉夫君,生是夫君的人,死是夫君的鬼。”

    听得甘梅的真情吐露,酒醉七分的陶商心头一热,原本就烧燃炙烈的邪火,更是熊熊狂燃。

    情之所致,他将她揽入怀中,俯下身来,深深的向她唇上吻去。

    甘梅心跳越来越快,初始时还羞涩的避让几分,转眼间却已陷入迷离,双臂也紧拥着陶商迎逢。

    美人在怀,娇媚无限,陶商胸中的欲念已达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哗啦啦——

    衣裳撕碎的声音,响起在大帐之中。

    少女如雪的肌肤,傲人的酥峰,藕似的臂儿,还有那光滑似玉的修长双腿,诸般曼妙的曲线……

    甘梅眼眸紧闭,贝齿紧咬着朱唇,欠着身子,轻声哼吟着,任由陶商亲吻抚慰,高耸的秀鼻中发出的喘息之声,也随之愈加的迷离粗重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纱帘上,那两个身影,已是彼此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少女眉头紧皱,牙齿将朱唇咬出了深深的印迹,鼻息粗重,那听似痛苦的哼吟之中,却不时夹杂着几声畅快。

    陶商威武如狮,抖擞着精神,征伐如狂。

    几度巫山不尽,终是云收雨歇,那二人已是热汗淋漓,紧紧的粘在了一起,浑若合而为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甘梅才从那无穷的回味中苏醒过来,满面潮红,依偎在陶商怀中,眨着眼睛痴痴的望着他,娇声问道:“夫君,你最喜欢我什么?”

    女人云雨之后,总会问些莫名其妙,听起来很蠢的问题,古今都一样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泛起一丝坏笑,在她的童颜和巨峰上一瞄,笑眯眯的反问一句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看着陶商那坏坏的眼神,甘梅岂能听不出他所指,不禁羞得面红耳赤,娇嗔道:“原来你们男人都一样,只贪图我这张娃娃脸,还有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甘梅羞于启齿,便将身子一侧,难为情的背过身去,不让他再看。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”陶商一声坏身,被她这般娇嗔含羞之态,又点起了烈火。

    “夫君~~”

    大帐中,云雨又起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与甘梅联姻成功,获得‘幸运’属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