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工匠之祖

第一百三十一章 工匠之祖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鲁班?

    花木兰听到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,身儿猛然一震,惊喜的目光急望向陶商,“夫君,难道说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人,回头再跟你解释,等着看好戏吧。”陶商却只淡淡一笑,杀机凛烈的目光,已是射向了迎面而来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班领命。”那被陶商称之为“鲁班”的年轻人,拱手得令,策马飞奔直往前军奔去。

    一双双狐疑的目光注视下,鲁班直抵前军,拔剑大喝一声:“主公有令,亮出我们的弩车来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等候已久的士卒们,即刻将麻布统统都掀开,众人猜测已久的神秘之物,亮出了真容。

    那是一台台半人多高的工器,全铜打造,形状极是奇特,若非是那一根弦的存在的,众人还看不出这竟似是架弩机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很快就看出,这些弩机不同于寻常的木制弩机,而是全铜打造的金属弩机。

    万余双惊奇的目光注视下,刀盾刀应声列阵,两百名操作手,很快将那些装有轮子的铜制弩机,分成三排推至了阵前。

    每一架的铜制弩制上,都架着十根长长的铁簇弩矢,反射着幽幽青光,齐刷刷的瞄准了迎面而来吕军,瞄准了在最前方开路的陷阵营那只龟甲巨兽。

    “擂鼓!”陶商毫不犹豫的喝道。

    咚咚咚——

    一通鼓起,声震天地。

    鲁班手中长剑一挥,厉喝一声:“弩车,放箭!”

    弩机操作手们得令,即刻扣动机括,只听一阵刺耳的破空声响起,三十多支铁箭一瞬间齐射而出,如流光一般破空而去,直扑向陷阵营。

    “执盾,挡箭!”两百步外的高顺,早有准备,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最外围的大盾手们,双腿扎根于脚下,高高举起那外包铁皮,内裹实木的坚厚大盾,准备像以往那样,将敌方射来之箭挡下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陷阵士都自信的认为,凭借他们手中这坚不可摧的大盾,可以挡下任何硬弩的攻击,他们躲藏在后面绝对的安全无危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次,他们错了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三十多支铁箭如电而至,如雨点般撞向了龟甲阵,几乎全部命中,准确率高到惊人。

    而且,那铁箭那挟的强悍力道,竟然拥有着强劲之极的力道,竟是神奇的将陷阵士大盾轻易洞穿,破盾而过的铁箭更是劲力不减,将躲藏其后的盾手,连甲带人一并射穿。

    惨叫之声如潮而起,一名名盾手转眼倒毙于地,更有劲道强悍之极的铁箭,破盾之后,甚至将后面的两三名戟士和弩手,统统都如同穿蚂蚱一般接连贯穿。

    “前排后撤装箭,中排顶上,后排准备。”第一轮射罢,鲁班即刻大喝下令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前排的弩车射毕,弩手们麻利的将已空的的弩车,拖至了后排,而后面一排的弩车则被推到了最前边,又是一轮的猛射。

    三排弩车,每排十架,连续不停的对敌发射威力强大的弩箭。

    坚不可摧的陷阵营,在这弩车恐怖的打击之下,转眼间已陷入了混乱之中。

    素来沉稳的高顺,此刻也神色惊变,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坚不可摧的盾阵,竟然就这样给敌人破了,而且还是用这等杀伤力惊人的强弩。

    尽管射来的敌箭并不密集,但那一箭竟连盾带人贯穿三人,杀伤力何其之恐怖,只转眼间,他的陷阵士就被射死了近三百余名。

    陷阵营遭受重创,跟在后边推进的吕军士卒们,无不哗然变色。

    吕布同样是神色惊色。

    那刀削的脸上,原本如烈火狂燃的自信,不可一切的骄傲,随着陷阵营的被破,瞬息间已凝固石化,为无比的震惊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小贼用的是什么武器,竟然连陷阵营都挡不住,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武器……”惊愕之下,吕布的声音都变的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不仅是吕布,一万吕军将士,下至士卒,上至军官,也无不错愕惊变,惊到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小贼竟然……”吕灵姬已花容惊变,樱桃小嘴夸张的缩成了一个圆形,先前的不屑早已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真没想到,他竟会以这样的方式击破陷阵营,这个陶商,实在是……”张辽也满脸惊异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纵然他从未轻视过陶商,但当他看到,陶商以这等威力强大的利器,击破他们的陷阵营时,还是难抑心中的那份震惊。

    就在吕布上下,沉浸在惊奇的转瞬间时,形势已经发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。

    陷阵营已被摧毁,陶军弩车射击的目标,也从陷阵营,扩大到了所有的吕军士卒。

    寒光流转下,一支支威力强大的铁箭,挟着无上之威,疯狂的袭向了吕布大大小小的军阵。

    一时间,血肉横飞,惨叫声震天,接连有数百吕军被
最强狂暴幸运系统帖吧
扎成肉串。

    在此恐怖的打击之下,吕军士卒肝胆俱裂,前军盾手们开始扛不住那强弩的打击,哪敢再往前走一步,慌张的往后退缩

    后边的戟手弩手们暂时还不知前边发生了什么,依然向前,彼此间却前后推挤在一起,原本井然有序的钢铁大阵,很快就陷入了混乱之中。

    崩溃只在眼前!

    陶商这边阵营也一样,满满的都是震惊,不过跟对面的吕布军不同,除了震惊还有惊喜。

    老将廉颇,夫人花木兰,樊哙和李广,上至武将,下至士卒,无不是一脸的震惊,每个人眼中,都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们仿佛不敢相信,这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弩机,竟能相隔两百步的距离,轻松的击破陷阵营那包以铁皮的坚厚。

    震惊过后,一双双惊喜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陶商,尽是敬佩的眼神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才恍然大悟,为何当日陶商自信的称,已有破解陷阵营的计策,而今日的出战,也不是因怒出战,而是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众人望向陶商的目光,眼神与表情间的那种敬叹之色,如熊熊火焰。

    “原来夫君早已秘密造出这等破敌利器,没想到咱们讲武堂中,还有这等堪比鲁班的能工巧匠,夫君真是慧眼识英。”身边的花木兰感慨道,望向自家夫君的眼神中,则是满满的崇拜敬佩。

    陶商笑而不语,表面上一派平静,却暗松了一口气,心忖:“没想到这弩车的威力,竟然大到这种地步,鲁班啊鲁班,你果真没让我失望,没浪费我召唤你消耗的那六点魅力值。”

    陶商欣慰的目光,穿过众兵,望向了那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那具身躯中,正是一代工匠之祖,鲁班的英魂。

    当日郯城军议中,众人一致认为,想要击败吕布,必需要先击破陷阵营。

    那时陶商就在想,如果能有一位能工巧匠,可以造出什么牛逼的利器来,击破陷阵营的坚盾就好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立刻就想到了鲁班这个工匠之祖。

    传闻鲁匠乃工匠界的天才,什么刨子、铲子、曲尺统统都是他所发明,而为了帮助楚国攻打宋国,他还发明了云梯。

    陶商便想,以鲁班的天才,不仅仅会制造生产工具,一定也精于制造战争武器。

    于是陶商就想要召唤鲁班的英魂,但一问系统精灵,才知道鲁班英魂具有“巧匠”的隐藏属性,召唤除了点数之外,还需要6点的魅力值。

    陶商那个肉痛啊,不过也没有办法,为了大局,只有忍痛割肉,消耗了6点魅力值,眼下魅力值已经降到了57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鲁班以他天才般的才华,造出了这威力强大的弩车,帮他击破了陷阵营,奠定了胜局,这6点的魅力值也算花的值了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松了口气功夫,几百步外的吕军已陷入全面混乱之中,反击的时刻已到。

    陶商眼眸一凝,杀气迸射,拔剑在手,向着敌军一指,“樊哙,我命你率一百重甲骑兵,从中路突破敌阵,一路向前,不得后退一步!”

    “主公就瞧好吧。”战意暴涨的樊哙,兴奋的大吼一声,赤着膀子,拎着杀猪刀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李广何在?”陶商又是一喝。

    李广也不说话,一声不吭的上前,向着陶商微微一拱手。

    陶商长剑一指,喝道:“我命你率五百轻骑,牵制敌军侧翼的骑兵,使其无法拦截我军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李广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又射向廉颇,“廉老将军,我命你统领九千步军,只等樊哙重骑冲破敌军,即刻全军压上,一举摧垮敌阵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遵命。”廉颇也拍马舞刀,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又向自家妻子笑看一眼,“木兰,你就与我统帅一千亲军,随着廉老将军之后辗压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陶商并没有选择冲锋在前,毕竟吕布武道过人,他麾下武力强悍的猛将也多的是,自己这个主公还是要稳妥为上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命令下达,热血沸腾的众将各自领兵,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一万陶军将士,斗志已至鼎峰,个个是摩拳擦掌,只待浴血一战。

    弩手们停止了箭射,有条不紊的将弩车撤至两边,紧接着,赤膀的樊哙,率领着一百重甲铁骑抵达阵前。

    郯城这几个月,陶商也没有闲着,又从辽东购买了一百多匹上等的好马,并花大价钱,装备出一支全副武装的重甲铁骑。

    别小看这支重骑兵,数量虽只有一百,但防御力和冲击力却极强,相当于冷兵器时代的坦克般存在。

    这一百重骑兵用来冲击陷阵营恐怕是有点悬,但眼下陷阵营已破,敌阵已乱,重甲骑兵再这么一冲,料想敌人也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眼见诸军就位,陶商杀机狂燃,大喝一声:“擂鼓,全军进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