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残酷一剑

第一百二十八章 残酷一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没有手软,尤其是对吕灵姬这样,恨不得要他命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一剑下去,斩得她惊魂落魄,披头散发,哪里还有半点温侯之女的威风。

    惊恐之下,吕灵姬更是恼羞成怒,气的杏眼血丝密布,一张脸像被烧红了的火炭,几乎要炸裂一般。

    “小贼,敢这般辱我,我要你的命!”怒极的吕灵姬,发了疯似的一般大骂,舞动画戟,拼命的向陶商攻来。

    想伤陶商,还得问花木兰答不答应,她银枪一扫,左拨右挡,轻松的化解了吕灵姬对自己丈夫的一轮狂攻。

    吕灵姬又羞又怒,攻势虽然狂暴,但也只是短时间的爆发而已,很快又被压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数招走过,破绽再出。

    陶商拨马回身,瞅见她胸前门户大开,毫不犹豫的刺出了一剑。

    吕灵姬根本不及躲闪,那一剑狠狠的刺入了她的右胸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金属撕裂之声,剑锋穿透了铠甲铁片,狠狠的扎进了吕灵姬的肉中。

    吕灵姬一声闷哼,急是伸手抓住了刺入她身体的剑,创口处鲜血已浸溢而出。

    陶商武力值有限,这一剑刺破铠甲已是强弩之末,又被吕灵姬用手抓住剑,任凭他再用力,都难以再进半分。

    而且,陶商感觉到那一头的剑锋,就像是陷入了泥潭之中,无法再进一分。

    蓦然间,他意识到,自己这一剑刺中的位置,不正是吕灵姬的……

    “幸亏你这陀肉够大啊,救了你一命。”陶商将剑一抽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吕灵姬不傻,岂能听不出他口中“这陀肉”指的是什么,肉身被重创后,精神又受到羞辱,一时惊羞之极,恨的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无耻的小贼,我要杀了你——”羞怒之极的吕灵姬,颤声大骂一声,忍着胸前的伤痛,就要跟陶商拼命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败局已定,不可意气用事,速速撤退吧。”身后传来张辽的叫声,原来他已被廉颇击败,正拨马而逃。

    吕灵姬猛然惊醒,环顾四周,方才惊觉自己的部下已被杀得七零八落,所剩无己,自己武道又不及陶商夫妇联手,且身上又受了伤,再这般下去,不是战死就非做陶商的俘虏不可。

    吕灵姬一腔的羞恼烈火,瞬间被扑灭,终于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虽对陶商恨之入骨,但这个时候,她的战意却尽被失利的战局所击碎。

    贝齿紧咬着红唇,她狠狠的瞪了陶商一眼,拨马跳出战团,捂着受伤的傲峰,狼狈的向南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追,冷笑看着她离去,大声道:“吕大小姐,回去告诉你父,再不识趣退走,早晚会有人将他的人头献给我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可不是随便放她走,顺势再施一条离间计。

    “小贼,你给我等着,这一剑之仇,我必叫你十倍偿还!”吕灵姬回眸瞪了陶商一眼,留下一句狠话,旋即头也不回的逃离。

    陶商遂也不追她,令将士们收拾战场,押送着那百车粮草回往郯城。

    这一役伏击战,斩杀吕军近三千之众,可谓对吕布军造成了沉重一击,一举将吕布的兵力优势瓦解,更是振奋军心士气。

    此时留守的诸将士们,已不安的等候已久,当他们迎得陶商凯旋之时,悬着的心方始放心,众将士兴奋之下,无不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在众军的欢呼声中,陶商昂首步入城门。

    身边的花木兰
幻界大武侠小说5200
忽然想起什么,便问道:“夫君,适才一战,我想追那小贱人,你为何不让我追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那小贱人胯下是一匹幽并好马,就算追也不见得追的上,而且就算让她逃走,为夫还另有用意。”陶商一脸诡秘的笑道。

    花木兰却小嘴一扁,冷笑着讽刺道:“夫君,你嘴上说的好听,只怕是心里面瞧那小贱人俊俏,舍不得杀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为夫岂是那种人。”陶商连忙一本正经的表态。

    “哼,我还不了解你么,一肚子的花花肠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郯城以南,吕家大营。

    日当黄昏之时,营门已然大开,吕布率领着一众文武,尽皆列于营门一线。

    就在昨晚时分,吕布按照糜竺的密报,派出张辽和自己的女儿,率领着三千精锐之士,前去劫取陶商那三十万斛的粮草。

    有糜竺充当内应,吕布对此战是志在必得,他估摸着这个时候,自己的女儿应该已带着这批粮草,走在回来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吕布把大家都召集在这里的目的,无非是让他们亲眼看到,数不清的粮草被运进大营,以此来安抚将士们的心,打消他们对营中缺粮的猜测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还不见吕灵姬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吕布依旧是一脸自信,但心中却也暗暗开始有些不安,想着为何女儿她们还不归来,莫非是出了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有糜竺做内应,灵姬和文远亲自出马,绝不可能有意外。”吕布却这样安慰自己,表情依旧自信无比。

    正当狐疑时,马蹄声起,火光映照下,一队兵马匆匆而至。

    吕布暗松了口气,脸上傲意更浓,笑道:“定是灵姬他们凯旋回来了,三十万斛粮草到手,尔等再也不用为粮草之事担忧了。”

    营门远方,那支兵马的身影渐渐近前,看着看着,吕布本是自信得意的表情,却渐渐的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回来的并非是他想象的得胜之军,更没有一车车的粮草,而是一队灰头土脸的部众。

    队伍的中间,张辽和女儿吕姬,二人都黯然无语,默默的前行,吕灵姬甚至还一身是血,挂了彩的样子。

    未等他二人近前,吕布便皱着眉头喝道:“文远,粮草何在?”

    张辽黯然上前,低垂着头叹了一声,默默道:“回禀主公,远与小姐前去劫粮,却未想中了陶商的埋伏,三千兵马损兵几尽,请主公治罪。”

    吕布骇然变色,霸绝孤傲然的脸上,瞬间为难以置信的表情所充塞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场计划精妙的劫粮之战,有糜竺做内应,竟然还会中了陶商的伏击,三千精兵还死伤一空?

    不仅仅是吕布,左右陈宫等一干文武,无不是错愕变色,个个被这意外的结果所震惊。

    尤其是陈宫,他的脸色不仅仅是震惊,更有几分惭愧,似乎他已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么?”茫然无解的吕布,扭过头来冲着他们质问道。

    陈宫神情尴尬,一时低头不语,毕竟他是一力支持这次行动,如今落得大败,他难逃责任。

    陈登却神色凝重道:“主公,登猜测,我们这是中了糜竺的诈降之计了,他根本就不打算投降,只是以献粮为借口,诱我们前去劫粮,好埋伏我们。”

    诈降!?

    吕布猛然惊悟,责怨的目光,狠狠的射向陈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