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兴师问罪

第一百二十五章 兴师问罪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糜竺又躺了下来,眼神感激,嘴上却苦笑道:“主公,你下手也太重了些,差点就要了我的命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歉然一笑,“没办法,为了不露出破绽,除了木兰和廉老将军几人,无人知道这出计策,那些士卒们不知道实情,下手自然就不会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竺明白,只是开玩笑而已,他们打得我越惨,吕布才会越相信我叛投是真,毕竟他麾下有二陈这样的智谋之士,想要骗过那二人,不吃点苦头怎么行。”

    听了糜竺这番话,陶商心中残存对他的那点怨意,此刻也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他便拍着糜竺的肩膀,正色道:“子仲肯做如此大的牺牲,我也不妨跟你交个底,此战结束后,糜家跟我之间的恩怨,就此一笔钩销,从此往后,咱们主臣协手,共创一番大业,只要我陶商有肉吃,你们糜家绝对少不了汤喝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番肺腑之言,听得糜竺是又感动又感慨,压在心里边的一块大石头,总算是落地。

    他知道,陶商先前重用他,其实利用的成份更多一点,心下里对他糜竺种种所为,还都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如今,他糜竺不惜身受重创,挨了一顿板子,帮陶商实施这苦肉计,终于是用实际行动,消除了陶商对他的糜家的芥蒂。

    可以说,直到现在,他们糜家才在陶商阵营里,真正的站稳了脚跟。

    “多谢主公对我糜家不计前嫌,糜家必竭尽所能,为主公的大业效力。”

    糜竺忙也表了一顿忠心,话锋一转,却又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但不知舍妹与主公的婚事,主公打算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好意思再说下去,陶商岂不知他的心思,还是想尽快的完成联姻,真正确保他们糜家的地位。

    叹过一声,陶商淡淡笑道:“此事也不能急于一时,我能看出来,令妹对我还心存芥蒂,慢慢来吧。”

    糜竺虽然着急,但陶商都这么说了,他也就不好再多说。

    二人正说话之间,外堂忽然响起了吵闹的声音,是有女人吵着要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小妹,她怎么来了?”糜竺眉头一凝。

    “我去瞧瞧。”陶商便起身走出了外堂。

    此刻房门已大开,果然糜贞就在外面,正吵着要进来见陶商,却被亲兵拦下来,不许入内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糜小姐找我有什么事?”陶商笑着走上前去,示意亲兵退下。

    糜贞这才得意入内,端庄的脸上与着怨色,显然是心中有气,这是来找陶商的碴来了。

    她勉强的压住火气,步入堂中,微微向陶商福了一福,用质问的口气道:“陶州牧,你若对我们糜家还有什么怨气,尽管冲着我糜贞好了,请你饶我大哥一命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样子,听她这话,明显也知道了自己大哥被打之事,这是来替大哥顶罪来了。

    “倒是个重情义的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赞,表面上却故作糊涂,一脸茫然道:“糜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听不太懂。”

    糜贞贝齿咬着朱唇,沉声道:“大哥不是故意延期送抵粮草,州牧大人却硬是打了他三十军棍,分明是借题发挥,大哥被打之后又失了踪影,到处都寻找不到,难道不是州牧担心他叛投吕布,秘密的把他逮捕了吗。”

    
逍遥小村长全文阅读
这个女人,倒也是够聪明,能够推测出这么多事,可惜全都猜偏了。

    陶商笑而不答,仍由她发飙。

    眼见陶商一副笑脸,糜贞感觉自己这一拳头下去,仿佛打在了空气上,连个回音也没有,俏脸更加恼怒到通红。

    气恼之下,糜贞杏眼失望的瞪向陶商,“我原以为先前是我看走了眼,以为你跟刘备不同,原来你也是这等气量狭窄之徒,算我糜贞瞎了眼,两次看错了人,你根本不配……”

    “贞儿,不得对主公无礼!”一声厉喝,喝断了糜贞的控诉。

    糜贞身儿一震,寻音望去,蓦然瞧见自己的兄长,就站在内堂门口中,正尴尬埋怨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在这里,你没事吧?”糜贞又惊又喜,几步扑上前去,扶住了糜贞,问长问短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,你怎敢到这里来胡闹,还敢对主公出言不逊。”糜竺板着脸教训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失踪数日,我哪里都找不到,以为你被他……”糜贞话没有说下去,狐疑的瞟了陶商一眼。

    糜竺歉意的看向陶商,向陶商征询意见,陶商点了点头,示意他事到如今,也不妨告诉她实情。

    糜竺便不再隐瞒,遂将陶商和他秘密商议,实施苦肉计,诈降吕布之事,和盘的道与了自家妹子。

    至于他这几日为何躺在陶商的州府之中,只是为了掩人耳目,让吕布的细作眼线以为,他已经被陶商派出去运送粮草。

    糜贞是越听越惊,万万没有想到,陶商一连串貌似针对糜竺的举动,竟然是跟他哥哥事先商量好,故意演的一场戏而已。

    这场戏,天衣无缝,精妙之极,竟连自诩聪明的她都给骗过,还蠢不可及的前来向陶商兴师问罪,更是那样无礼的冒犯陶商,还对陶商说了那样的话。

    真相大白,一时间,糜贞又是羞恼,又是尴尬,俏脸潮红,局促的立在原地,不知该如何自处。

    “小妹,还不快向主公请罪。”糜竺赶紧给她使眼色。

    糜贞一脸羞愧的潮红,连看都不敢看陶商一眼,向着她屈膝到底,深深一福,愧然道:“是贞儿蠢笨不堪,错怪了州牧,还对州牧说了……说了那样的话,还请州牧恕罪。”

    从头到尾,陶商都是站在那里,一句话也不说,看着糜贞一会冲着自己举师问罪,转眼之间又向自己屈膝施礼,万般惭愧的道谦,请求自己的原谅。

    陶商倒也不是故意不说,只是想尽量保密,以免走漏风声而已,只是她误会太深,太过执着,而糜竺又沉不住气,自己出来现身,陶商才不得不让糜竺解释真相。

    本来没来由的被她一顿炮轰,说实话,陶商心里边还是很不爽的,但念在她是救兄心切,一片考心而已,眼下又这么低声下气的向自己告罪,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,起来吧,都到了这个份上,我若不原谅你,只怕又要被你说我心胸狭窄了。”陶商嘴里开着她玩笑,却伸手搀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心胸狭窄”四个字,听得糜贞面红耳赤,羞愧不已。

    忽然间又被陶商扶住了胳膊,这是她第二次跟陶商有这样的身体接触,原本慌羞的她,心儿蓦的一震,陡然间加快跳动起来,微微抬起头,看向陶商的那双明眸中,不觉已盈起一许脉脉的娇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