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叛 逃

第一百二十四章 叛 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糜竺的家奴?

    吕布的脸上掠过一丝意外,紧接着又掠过几分兴奋,仿佛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糜竺不是陶商那小子的人吗,怎么会大晚上的派人来见父帅?”吕灵姬却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“叫那信使进来吧。”吕布拂手冷笑道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名中年男子,略显畏惧的步入了帐中,正是糜家大管家糜贵。

    他一瞧见吕布,顿时就畏惧的两腿发软,连忙拜伏于地,“小的乃是糜家大管家,特奉我家主公之命,前来求见温侯,有要事相告。”

    吕布也不正眼看他,只淡淡道:“糜竺不是被陶商封了治中么,他派你来见本侯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糜贵看了四周一眼,见有不少人在场,似有什么密事不好叫外人知道,便迟迟不开口。

    吕布瞪了他一眼,不耐烦道:“帐中都是本侯的亲信,没什么不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糜贵迟疑了一下,只得从怀中取出一封帛书,双手奉上,郑重其事道:“我家主人敬仰温侯已久,如今想要归顺温侯,这是我主人的亲笔书信。”

    吕布那刀锋似的眼眸之中,闪过一抹冷笑,好似早有所料一般。

    左右陈宫等人,却皆微微一震,彼此相视一眼,神色间皆显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吕布示意一眼,亲兵忙将书信接过,献于了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眼中已燃起丝丝兴奋,一把将书信夺过,拆开来细看。

    那果然是一封降书。

    糜竺在信中称,他当初迫不得已归顺了陶商,但陶商却因退婚之事,表面对他器重利用,实际上却一直都心存猜疑,陶商麾下那些文官武将们,对他也心存有敌意,处处的排挤于他,糜竺自感在陶商麾下难以立足,遂决意归顺温侯。

    吕布是越看越高兴,不禁欣喜道:“你家主人真的要归顺本侯吗?”

    “数日前我主因为担心被温侯劫粮,半路改变了运粮道路,致使粮草晚送到郯城三天,那陶商却在他夫人和部将的鼓动下,硬是当着众人的面,打了我主三十军棍,我主堂堂徐州名士,糜家家主,如何能忍受这等羞辱,盛怒之下才决心归顺温侯,请温侯务必要相信。”

    吕布听罢,不禁唏嘘感慨,原本傲色的脸上,不觉已温和亲切许多,亲自起身,将那糜贵扶起。

    “这一定是那陶商心胸狭窄,记恨着你们糜家为刘备效力的旧事,所以才借题发挥而已,糜子仲弃暗投明归顺本侯,当真乃明智之举,本侯一定会重用他。”吕布信誓旦旦道。

    糜贵大喜,忙道:“那小的就代我家主人,谢过温侯的信任。我家主人说了,如果温侯肯纳降,他会将下一批三十万斛粮草的运输路线,透露给温侯,到时候温侯就可派兵劫了这批粮草,也算是我主给温侯的一份归降大礼,以报温侯收纳之恩。”

    三十万斛粮草!

    不光是吕布,在场所有人听到这个数字,精神无不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们现在最头疼的就是粮草了,糜竺归降也就罢了,竟然还送了三十万斛粮草,简直是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吕布顿时大喜过望,欣然道:“糜子仲若能助本侯得到这批粮草,那他就是本侯全取徐州的首功,本侯绝不会忘记他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兴奋之下,吕布更是哈哈大笑,仿佛胜利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旁边的郝萌,吕灵姬等人,无不也是欣喜万分,却唯有陈宫和陈登二人,虽然也惊喜,但神色之中却有暗藏着几分隐忧。

    “小的代主人谢过温侯。”糜贵同样是欣喜万分,对吕布又是一番拜伏。

    吕布遂是赏了糜贵一笔重金,令他速回郯城转告糜竺,令其时机成熟,便将粮草运输的路线报知,到时吕布将派一支精兵前去劫取粮草,一并迎接糜竺回来。

    糜贵满口应下,拱手一拜,怀揣着吕布赏赐喜滋滋的离去。

    糜贵一走,吕布的脸上笑容顿时一收,目光看向了陈登,“陈元龙,这个糜竺说要归降,你以为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陈登沉思了片刻,方道:“糜竺在陶商麾下官任治中,地位显赫,就算改投温侯,官位也不过如此,况且陶商此人素来诡诈,登以为还是小心谨慎为妙。”

    陈登的意思,自然是不怎么相信糜竺归降是真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糜家和陈家,原为徐州两大家族,他自然不愿意糜竺也归顺到吕布这里来,跟他陈家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“元龙此言差矣。”话音方落,陈宫便反驳道:“我倒是听说糜家当初为了跟刘备联姻,甚至不惜跟陶商退婚,却被陶商所拒绝,双方闹的很僵,糜竺也几次三番给刘备献计,想要对付糜竺,如今糜竺
百炼成神无弹窗
不得已归顺陶商,被陶商猜忌也是情理之中的事,我倒以为,他的归降七分是真。”

    陈宫却巴不得糜竺能够加入进来,来制衡陈登,他才好渔翁得利,利用糜陈两家的竞争关系,来坐稳他谋主的位子。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你又怎么能确信糜竺归降是真,难道只凭那一纸书信,和一个所谓亲信家奴的几句话吗?”陈登立刻反问道。

    陈宫一笑,捋着短须道:“这个也简单,那信使既然说陶商当众打了糜竺军棍,咱们只需从城中眼线那里探明是真是假,自然就知道糜竺到底是真降假降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吕布已多半倾向于了陈宫的判断,当即吩咐下去,令城中眼线细作尽快回报。

    很快,郯城中的细作发回消息,糜竺确实因运粮失期三日,在花木兰和廉颇的鼓动下,被陶商下令打了三十军棍。

    这一顿的军棍打完后,糜竺被打的是皮肉开肉绽,鲜血淋漓,不光是细作,城中的千余军民都同时目睹。

    细作的回报,更加佐证了陈宫的判断,令吕布深信糜竺归降之心绝对是真的。

    在探明了糜竺被打的事实之后,吕布便又派细联姻糜竺,督促他尽快献上粮草,并再三的许诺会重用糜竺。

    糜竺也三番两次的派糜贵前来大营,多番表明归降的诚心,并让吕布耐心等待,只等自己伤势稍愈,亲自押解粮草之时,便是他献粮归顺之日。

    五日后,糜贵再次秘密的来到吕军大营,早就等不急的吕布,当即将其召入帐中问话。

    “温侯,两日后我家主公将亲自押送三十万斛粮草,由郯城东北小道而来,主人特命小的前来报知温侯,请温侯发兵劫粮,接应我主人归顺。”

    吕布早等着这句话,顿时欣喜若狂之色,兴奋得是拍案而起,大笑道:“本侯终于等到了这一天,陶商啊陶商,真是天要灭你,徐州注定是我吕布的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狂笑之后,吕布欣然道:“你就速去转告糜子仲,本将介时定当派精兵去劫了那批粮草,带他前来大营,本侯将会在帐中备好美酒好肉,等着他前来喝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糜贵欣喜万分,忙是拜谢了一番,便匆忙告辞。

    糜贵一走,吕布当即下令,速召集心腹文武诸将前来议事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不多时,张辽、郝萌,吕灵姬,陈宫、陈登等重要文武,尽皆前来。

    吕布环视了一眼众人,冷笑道:“本侯已得到糜竺的回复,两日后他将率三十万斛粮草来归,只要拿到这三十万斛粮草,我们的粮草难题就将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众将听得要开战,热血转眼就沸腾起来,无不摩拳擦掌,杀意猎猎而起。

    吕布虽然对糜竺的归降深信不疑,但还是没有贸然派出兵马,而是也派出一队斥侯轻骑,前往糜竺所说的运粮小道侦察。

    半天后,斥侯回归,带回了令吕布彻底安心的情报:

    郯城东北的小道上,果然发动一支运粮队伍,正在向郯城东门行进。

    吕布脸上杀机已燃,兴奋的喝问道:“有多少粮车,护送兵马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粮车百余辆,兵马有千余。”

    百余辆车,算算应该可装三十万斛粮草,才千余护粮军兵,根本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吕布嘴角微扬,手抚着下巴,眉宇间扬起丝丝冷绝的笑意。

    旁边吕灵姬兴奋道:“父亲,既然情报准确无误,这真是天要灭陶商那小子,女儿要亲自领一队兵马,去劫了那小子的粮草,以报他先前伤了女儿的仇。”

    吕布脸上掠起几分得意,欣然笑道:“很好,为父就拨你三千精兵,命你同文远一起领兵,去给为父劫了那批粮草。”

    吕布当即下达了命令,却又知道女儿性子太急,不能独挡一面,便又令张辽与她同行领兵。

    “父帅,你就等着灵姬的好消息吧。”吕灵姬兴奋如火,得令而退。

    吕布起身走到帐门处,负手而立,英武的脸上毫不掩饰着得意,“糜竺背叛,再失三十万粮草,陶商啊陶商,纵然你诡计多端,受此双重打击,本侯看你还怎么跟我斗下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,郯城,州府内堂。

    摇曳的灯火下,糜竺趴榻上,脸色苍白,显然还未从那天的一顿军棍中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房门吱呀呀被推开,糜竺一抬头,却见陶商已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得州牧入内,糜竺慌忙想要起来,稍稍一动,却牵扯得伤口,痛更他是直咧嘴。

    “子仲你有伤在身,趴着别动就是。”陶商忙上前一步,将他轻轻扶下,满脸关怀的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