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屠还是不屠

第一百二十三章 屠还是不屠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屏退了所有人,包括花木兰和甘梅,然后又传了一名讲武堂的成员前去。

    半晌后,那名讲武堂的武生,从大堂中出来时,气质已经完全改变,还拿了陶商的令箭,匆匆告退。

    随后,廉颇等心怀狐疑的众将,又被重新召入了大堂中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,神情气势已经相当的轻松,一身胜券在握之势,很自信的告诉大家,他已经有了破敌之策,最迟一个月内,必可大破吕布。

    陶商的这个宣布,令所有人都为之一震,既兴奋,又怀疑。

    讲武堂中藏龙卧虎,这个大家自然是知道的,刚才那个手持令箭的武生,必定已被陶商选中,委以击破吕布的重任。

    大家伙都猜的到,那个人必是去执行陶商的秘密任务,而这个任务就是击破吕布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到底有什么击破吕布的妙计?”花木兰迫不及待的催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神秘一笑,“天机不可泄露,尔等都拿出点耐心,安心守城便是,不久就会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大家伙出看出来了,事关机密,陶商不想过多的泄露,以免被吕布有所防范,遂也就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“咳咳,老朽不得不提醒主公,眼下吕布猖狂的紧,四处攻城掠地,老朽以为必须适当的给吕布点教训,否则诸县人心惶惶,皆以为我们抛弃了他们,若都投降了吕布,恐怕我们就坚持不到一个月后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的提醒让陶商身形微微一震,眉头不由又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廉颇说的很对,他这里是有破敌之策,但诸县的军民们却不知他的虚实,他们所看到的只是他这个州牧龟缩在郯城中不敢出战,坐视吕布肆意的洗劫诸县,如果不做出点回击来,各县军民恐怕用不了我久,就会丧失了对他的信心,纷纷投降吕布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说的倒挺有道理的,可是有啥用哩,咱们现在这处境,怎么反击吕布啊。”樊哙大声嚷嚷着,却不忘给自己嘴里塞肉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目光瞟向了躲在角落里抿酒的陈平,“陈酒鬼,赶紧想出一个反击吕布,振奋军民士气的计策,要不然你以后再也别想喝甘家好酒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召他可不是白召的,好酒天天供着他,就是看重他的谋略,如果陈平不能在关键时刻为自己出谋划策,那要他又有何用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陈平呛了一口气,脸上懒散的表情稍稍收敛,变的正经起来。

    抹了抹嘴角酒渍,陈平讪讪笑道:“主公别着急上火啊,容我琢磨琢磨。”

    陈平舌头舔着酒葫芦,故作轻松的笑了笑,指尖敲打着额头,竭尽全力的开始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陶商一直盯着他,仿佛在用眼神逼迫他尽快拿出计策。

    “有了!”

    深思半晌,陈平一拍大腿,嘴角跟着泛起一丝诡笑。

    陶商心头振奋,一看他这表情,便知他已想出了妙策。

    陈平便晃着酒葫芦,一脸神神秘秘,笑眯眯道:“吕布军不是最缺的就是粮草吗,那咱们就在这个‘粮’字上作作文章。”

    “粮……”陶商眼中闪过一丝精光,转眼已猜到了**分,嘴角扬起一抹会意的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天后,入夜。

    郯城北门大开,一支插着“糜”字旗的运粮队,借着夜色的掩护,匆匆忙忙的进入了郯城。

    吕布虽气势嚣张,但其兵力并未达到将郯城包围的地步,除了南门之外,其余三门实际上并无敌军驻扎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陶商的运粮队,才能顺利的进入郯城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百车的粮草,却比陶商规定的时间,晚了整整三天。

    “糜子仲,这批粮草三天前就应该送到,你为何不尊我命令?”城楼上,陶商瞪着前来复命的糜竺,一怒的恼火。

    糜竺额间滚汗,忙是拱手解释了一番,什么道路不好走,什么担心吕布军半路劫粮,总之找了一
盛世娇宠:侯爷夫人不能惹txt下载
大堆的借口。

    陶商脸色阴沉,沉声不语。

    身边花木兰却冷冷道:“州牧,粮草乃军国重事,糜竺耽误了整整三天,按律理当问斩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糜竺大骇,脸色瞬间吓到苍白如纸,急是伏地道:“竺确实是因不可抗拒的原因,才迟了几天把粮草送到,请主公恕罪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依旧不语,眼神变化不定,似乎有些犹豫,不知该不该处置糜竺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一侧的廉颇却咳喘着道:“若在平时,主公大可不计较,但眼下两军交战之际,主公若不惩治糜竺,就不能整肃军纪,更有可能召至将士们的不满,认为主公存心偏袒,军心便有瓦解的风险,老朽以为,主公还当秉公处置才是。”

    廉颇在军中极有威望,他说的话很有份量,陶商不能不考虑,况且他说的也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正是用人之际,还要留着糜竺来供应粮草,杀是杀不得的,只有稍加惩戒,以儆效效尤。

    沉吟半晌,陶商摆手道:“糜竺,你运粮失期,按律理当问斩,念在你是初犯,我就饶你一死,打你三十军棍,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糜竺听着陶商饶他死罪,原本是松了一口气,但听还要打他三十军棍,立刻又吓得神色惊变。

    “主公,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糜竺还待解释时,陶商已不想听他再多说,转身一拂手,左右亲军便将糜竺拖至了一边,扒了裤子就是一顿棍子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”

    糜竺的惨叫声,回荡在城头,北门一线聚集的千余双眼睛,统统都目睹了糜竺被打的一幕,有人摇头叹息,也有人暗自冷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郯城以南,吕军大营。

    夜已深,中军大帐中,却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吕布正与他的文武心腹们,连夜磋商着破城之策。

    尽管一连数天,吕布分出去的兵马,攻城掠地,攻破了数座城池,但那几座城并非富庶之县,从中抢到的粮草,并不足满足吕布全军所需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几座富庶的县,陶商显然早有防备,除了乡兵之外,还留有少量的正规军守城,而且事先还加固了城防。

    面对这几座城,吕布分出去的兵马,并不足以攻破,想要再多分些兵马,又怕削弱了郯城大营的实力,被陶商所趁。

    所以,吕布表面上很嚣张,实际却很头疼。

    “主公,事到如今,只有屠几座城,显示咱们的狠辣手段,吓破顽抗之徒的狗胆,那几座城才有可能因畏惧而投降?”部将郝萌,献上了一条毒计。

    吕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光彩,似乎对郝萌这条毒计,引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陈登却是脸色一变,急劝道:“主公,万万不可啊,当年曹操入侵徐州,正是因其屡屠城池,才使徐州士民恨之入骨,愤起反抗,主公若也用跟曹操一样的手段,只会引起东海士民的憎恨,反而是逼的他们誓死跟随陶商。”

    陈登乃徐州人氏,眼下虽因各事其主,与东海军民处于敌对状态,但到底还是同州乡里,当然不能容许吕布来屠自己的家乡。

    吕布听着也有道理,一时难做决定,便看向陈宫,想要看看他的首席谋士,是个什么态度。

    陈宫却双眼微合,假作什么也没听到,既不赞成郝萌,也不反对陈登。

    郝萌却急了,瞪着陈登道:“你是徐州人,当然不愿咱们屠东海了,可眼下已经入冬,咱们的粮草库存已捉襟见肘,若不用此霹雳手段逼降那几座富县,弥补粮草所缺,到时候粮草不济,军心动荡,咱们还拿什么来跟陶商斗下去。”

    陈登一时语塞,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    吕布再次沉默下来,似乎郝萌这一席话,又让他的心理,倾向了屠城这条狠计上来。

    正犹豫不决之时,帐外亲军却来报,言是外面有人前来,自称是糜竺的心腹家奴糜贵,有要紧之事要求见吕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