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击败吕布的关键

第一百二十二章 击败吕布的关键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曹性,干的漂亮,可惜差一点没能弄死她,下次一定要用点心,不然我白送了你十几万钱。”

    陶商反应也是极快,见李广这一箭没射中,反弹伤到了吕灵姬,眼珠子一转,当场就玩起了离间计。

    在场的士卒们头脑简单,当然看不出陶商在故意离间,一双双质疑的眼睛纷纷瞄向曹性,还真以为他被陶商买通,故意想要害死他们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曹性吓的脸都白了,谁都知道这位大小姐脾气大,众将中能让她稍有尊重的,也只有张辽一人而已,这要是被她怀疑了,还有好果子吃么。

    惊恐之下,曹性抹了一把额头的汗,忙向吕灵姬解释道:“大小姐,你也万别中了那小子的离间计,末将只是本能一挡,谁想到竟会误伤到大小姐,末将真的不是故意的,大小姐恕罪啊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,闭嘴吧,你以为本小姐是那么好骗的吗?”

    吕灵姬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恶狠狠的目光又射向陶商,咬着贝齿怒道:“姓陶的,竟然敢伤姑奶奶,有种你别跑,等着姑奶奶取你首级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本州牧是傻子么,站在这里等着被你杀。”

    陶商鄙视的朝她翻了个白眼,用戏谑的口气冷笑道:“吕大小姐,你不是很狂么,有种你跳过火沟杀我啊,你倒是跳啊。”

    他明知吕灵姬不敢,却故意的激怒她,直把个吕大小姐气面红耳赤,秀鼻中香喷喷的怒气乱喷,铠甲都掩不住的傲峰,剧烈的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远方处,“吕”字的大旗已入营门,显然吕布了要到了,再看火沟中的火势也正在变弱。

    “夫君,别跟她玩了,我们该走了。”花木兰凝着眉头从旁提醒。

    陶商点点头,冲着吕灵姬一拱手,冷笑道:“吕大小姐,这座大营我就送给你父女了,不用谢,咱们郯城再决胜负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头也不会,向着北面撤去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宿主大营保卫战失利,扣除1点魅力值,宿主现有63点魅力值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失利了还要扣魅力值,凭什么!”陶商吃了一惊,立刻嚷嚷道。

    “宿主获胜奖励魅力值,失败当然要扣除魅力值,只有奖励没有惩罚,将对系统造成极大的不平衡,最终导致系统崩溃,关于平衡原则,本系统认为宿主理解的不够深刻,所以有必要对宿主进行全面科普,我们先从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陶商一听到系统长篇大论的唠叨“平衡原则”,就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,马上喝止,“别跟我再解释什么鸟平衡,耳朵都起茧子了,要扣就扣吧,反正你坑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嘴上抱怨,心里边其实还是能理解的,只是他以前总打胜仗,今天好容易失利了一回,被扣魅力值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,冷不丁当然有点不适应,抱怨完了也就想通了。

    此战虽然失利,所幸有火沟挡路,将士们损失并没有多少,且只扣了1点魅力值,却借着这一战探明了吕布的虚实,也算不亏了。

    心中盘算着,陶商马不停蹄,率领着大军一路向北撤退。

    火沟边的吕灵姬,白净如玉的香颈被鲜血染红,却浑然不觉,只气呼呼的立于火沟这边,愤愤不平的眼睁睁看着陶商在伤害自己之后,吹着口哨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吕灵姬很不爽,相当的不爽,只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,可惜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不趁胜追击?”

    身后响起了吕布恼火的质问声,等到他胯着赤兔马,如一道流火驰近之时,立刻明白了原因,勒马于火沟之前,望着远遁的陶商和他的大军,刀削的脸上燃烧起惊恼的烈火。

    “都愣着什么,还不快扑灭火沟,给我继续追击!”

    吕布一语喝醒了众将,张辽高顺等
重生八零逆袭计sodu
将,无不面露惭愧,纷纷喝斥麾下士卒,扬起沙土填壕灭火。

    沟壕渐渐被填平,熊熊的火势也徐徐熄灭,等到吕布的步骑能够安全过沟,继续追击之时,陶商已经撤出三四里之远。

    这样的距离,吕布已失去了趁势掩杀,一举全灭陶商大军的机会,他的胜利也只能止步于此。

    “灵姬,你脖子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吕布这才发现女儿上半身染血,脖子上缠了绷带。

    吕灵姬杏眼中闪过一丝尴尬,咬牙恨恨道:“还不是陶商那小子,这伤是他的那个叫李广的冒牌货用箭所伤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那个李广……”吕布暗暗咬牙,紧握方天画戟的手,骨节咔咔作响,刀削的脸上,燃烧着狂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让陶商从手掌心里溜走,已经是够令吕布感到恼火,眼下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儿,竟然为敌人所伤,吕布更加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尽管那道箭伤并不深,甚至可以说只是稍稍擦破了点皮而已,却如同狠狠的抽了他吕布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“陶商,我本来很欣赏你,如果你投降,或许我还会重用你,供我驱策,但今你天叫手下伤我的爱女,就等于自断生路,本侯誓杀你不可!”

    吕布在所有人面前,重重的立下了杀誓,那杀机凛烈的气势,直令张辽等武道了得的大将,都感到彻骨的寒意,不禁的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发下杀誓,吕布纵动赤兔,挥军直追随陶商而去。

    次日天明时分,陶商抢先了两个多时辰,率领近八千的步骑兵马,匆匆的撤入了城门。

    当初关羽镇守郯城,为了防范陶商,动用大量的民夫将城池加厚加高,大大的增强了防御能力,陶商退入郯城后,便令诸军上城,据城坚守。

    郯城为了东海腹地,陶商本来的计划,是不想放吕布的兵马进入腹地,就怕他因粮草不足,采取以战养战的手段,劫掠诸县。

    形势的发展,果然如陶商所担心的那样。

    吕布率大军进抵郯城城南后,试探性的发起了几轮进攻,发现郯城城墙坚厚,不利强攻后,便逼城下寨,形成威逼之势,同时分出数千兵马,掠劫郯城四周诸县,一方面孤立郯城,一方面则解决粮草供应不足。

    陶商的兵马几乎都集中在郯城,其余诸县只留少量乡兵,几乎处于不设防的状态,根本不是吕布凶悍的正规军对手,很快就被连破数县,城中库府和百姓所藏粮饷,统统都被吕布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沂水失利的消息传开,南面的袁术和北面的袁熙,以为陶商败局以定,本来处于观望状态的二人,重新又蠢蠢欲动起来,相继对徐盛和臧霸展开猛攻,试图在吕布攻克郯城,掉转矛头对付他们之前,能够抢先分得一杯羹。

    诸处告急的帛书,再次如雪片一般,飞往了郯城,送抵了陶商手中。

    大家伙一商议,都觉的这么被动的守下去不是办法,否则就算最后吕布退走,但东海被洗劫到十室九空,到时百姓逃亡怠尽,他们拿什么来对抗吕布来年的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,想要改变被动,速退吕布,就要先有击破陷阵营的手段,否则结局还会跟上次一样。”廉颇咳嗽着,道出了自己的顾忌。

    大家伙纷纷点头,表示赞同廉颇的观点,毕竟上次的失利,陷阵营所展现出来的强大攻击力,实在是让大家忌惮不已,一想到跟那只坚不可摧的刺猬怪兽战斗,大家伙就心有余悸,就算是一根筋的樊哙,也有些脚底冒汗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击破陷阵营就是击败吕布的关键了,可是,该怎么破了那个坚不可摧的怪兽呢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眉头紧锁,指尖敲击着额头,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半晌,他猛然睁开眼,双目光迸射出一丝兴奋诡秘的精光。

    “嗯,想起一个人来,看来是得把他召唤出来的时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