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二十章 早有后手

第一百二十章 早有后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前军正自激战的张辽,回头看了一眼,顿时兴奋起来,大喝道:“给高将军让出一条道来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拥挤于营门一线的吕军,立时有如浪开,分出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高顺指挥着陷阵营,如同一只钢铁刺猬,挟着轰隆隆的辗地之声,进入那条通道,向着陶营大门方向逼来。

    “所有箭矢,给我集中射那只大刺猬,绝不能让它逼近。”陶商长剑一指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前军处,李广早就注意到了那龟甲阵的厉害之处,情知这支军团才是真正的威胁,不待陶商的号令传到,就已命千余弓弩手,向着陷阵营集中放箭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破空之声,如千鸟振翅嗡鸣,数不清的箭矢,如漫空的流星一般,铺天盖地的向着陷阵营倾泻而去。

    在此密集的箭雨打击之下,陷阵营却丝毫不乱阵脚,依旧以自己的节奏步伐,向着陶营大门处推进,很快就逼近至最后一重鹿角边缘。

    陷阵营士卒高举的大盾,其厚度和宽度远胜于寻常的圆盾,光高度就有齐人高,如鱼鳞般结成的密不透风的盾甲,将陶军箭矢尽数反弹,没有一支能够穿透。

    箭矢无效,陶军只能眼看着敌人逼近最后一重鹿角,藏于盾甲下的兵士,则以大斧疯狂的砍伐鹿角,只片刻间的功夫,就将最后一重鹿角破开一道巨大的缺口。

    “给我辗上去,直接撞破敌人的大门!”居于阵中的高顺,举刀大喝。

    很快,那只巨大的怪兽刺猬,便逼近了营门。

    大门处的樊哙,这个时候也有点急了,挥舞着手中杀猪刀,大叫道:“枪戟手,给老子把刺头探出去,戳破他们的龟壳。”

    在樊哙的催督下,数不清的长戟从营门的栅缝中探出,震天的杀声中,强悍的戟手用尽全力,试图捅破敌军龟甲大盾。

    但转眼他们就发现,陷阵营的盾甲太他娘的坚固,他们的长戟用尽全力,极难挑开陷阵营厚厚大盾。

    龟甲铁阵,似天衣无缝一般,无论是弓弩箭矢,还是长枪大戟,都撕不开哪怕一丁点缝隙。

    陷阵营的龟甲阵中,高顺却指挥着内围弩手,不断以硬弩向外四射。

    陶军士卒没想到这龟甲阵中,竟然还藏着弓弩手,不及防备之下,纷纷中箭,成片成片的倒在营墙之下,转眼间就损失了近两百人,甚至樊哙本人也臂上中了一箭,顷刻间浑身血染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伤亡,面对着如此可怕到恐怖的对手,陶军将士们终于开始有些慌了,甚至已不敢再靠近营门。

    眼见陶军胆怯,挡在前边的阻力大减,高顺眼中闪过一丝兴奋,他抓住战机,大喝一声:“敌人已怕了,趁势压上去,撞破敌门。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一千陷阵之士突然加速,如一只巨大的钢铁刺猬,营门撞去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诺大的营门剧烈作响,向着内部倾斜了三分,眼看遥遥欲坠。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李广沉喝一声,亲自弯弓搭箭,向着陷阵营射去。

    箭去如流星,穿过敌方龟甲阵那一丝丝的缝隙,惨叫声中,一名敌卒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李广一刻不停,一箭接一箭的狂射,箭无虚发,接连有七八名陷阵士卒,死在了他的箭下。

    李广的努力却是杯水车薪,要知道并非他麾下的弓弩手,人人都拥有他百步穿杨的绝技,大多数弓弩手的水平,根本无法射穿那样狭小的缝隙。

    “营门都要破了,你们这些吃闲饭的家伙,给老子扛上去啊。”樊哙不顾臂上的伤势,挥刀大喝,一脚踢在了一个后退戟兵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戟兵们鼓起勇气,呼喊大叫,高举着战戟又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咔嚓嚓——

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,陷阵营再度撞上了营门,大门又倾斜了三分,几根柱子已是断裂。

    惨叫声更是随之而起,陷阵营的坚厚的龟甲发挟的强大冲击力,竟将几十柄战戟撞断,将陶军戟士们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远方观战的吕布,看到冒着箭雨前冲的陷阵营,刀削的脸上傲色更重。

    “陷阵营果然是本侯最强的攻坚利器,敌营就要攻破,再给本侯加一把劲,擂鼓!”

    吕布眼眸中兴奋的杀意狂燃,当即下令,全军擂鼓助威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震天的鼓声响起,盖过了战场的喊叫声,震天动地,激励着吕军士卒勇往直前。

    某一个瞬间,陷阵营这只钢铁刺猬,再次狠狠的撞向了摇摇欲坠的营门。

    龟甲空隙中探出一支支长戟,如铁刺一般,将营栅内侧的陶军士卒,纷纷的刺倒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“咔嚓嚓”的巨响,诺大的营门,终于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兵嚣摧折之
重生之带着系统修仙最新章节
声,大盾震碎之声,兵士哀号之声,骤然间响彻天空。

    鲜血如倒流的瀑布,飞上半空,溅出漫天血雾。

    轰碎声中,堵在营门一线的陶军士卒,不知被辗碎了多少。

    营门已破,堵门的陶军阵形也被撕开缺口,一千陷阵营的龟甲之阵,如钢铁巨兽一般咆哮而入。

    “换刀!”阵中的高顺,又是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原本扛戟的士卒,即刻将远战的长戟弃却,拔出了别在后腰上的环首刀,一手执盾,一手舞刀,咆哮而出,疯狂的砍向了陶军士卒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营门一线已是血肉横飞,陶军被杀得节节后退,哪怕是勇猛如樊哙,亦挡不住敌军的攻势。

    外围的张辽见营门已破,兴奋的召呼着他的步卒,转身营门冲去,只见大股大股的敌方主力,如同决堤的洪流般涌入陶营。

    “陷阵营,果然是名不虚传……”望着破营而入的敌流,陶商并没有多慌张畏惧,只是带有敬意的感慨了一声。

    陷阵营的威名,他早就有所顾忌,今日一战他虽全力以赴,其实已经做好了被陷阵营攻破大营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只是,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陷阵营的攻击力竟强悍如斯,他坚固的防御体系,只支撑了这么一会就被攻破。

    “夫君,大门已破,看样子是顶不住了,这仗我们还要再打下去吗?”花木兰皱着秀眉道。

    陶商再看一眼前方形势,毫不犹豫道:“传令下去,按照第二套方案,全军弃营,往郯城撤退。”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鸣金之声骤然响起,沿营一线苦战的陶军将士们,如释重负一般,纷纷放弃阵地,向着营北方向退去。

    远方处,居于高地的吕布,听见了陶营中发出的金声,冷笑道:“陶商,你以为你今天还逃得了么,全军给我进攻,一举灭杀敌人。”

    吕布画戟一挥,最后的四千兵马,在吕灵姬、曹性等将的率领下,轰然杀出。

    这四千兵马之中,还有一千多的骑兵,转眼就杀入了陶营中,吕布这一支铁骑,就等着追击败溃的陶商,他是不会让陶商就这么轻易撤走的。

    吕灵姬更是杀机如火,身披着赤色的披风,如一道红色的流霞,一马当先的撞入了陶营之中,手中画戟飞斩如风,拖着长长的血尾,直奔陶商的主帅大旗而去。

    她早憋了一口气,想要取陶商的性命,今日难得这么好的时机,她岂能放过那小子。

    而此时,陶商却并没有逃,而是屹立于原地,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他没有像袁谭之流,逢败就独自先逃,因为他清楚,身为主将,他若是惊慌先逃,原本的撤退,就会演变成一场全军崩溃的大逃亡。

    所以他选择留下来,掩护将士们撤退,这一招果然有效,将士们虽然兵败心慌,纪律却未崩溃,在诸将的指挥下,且战且退,很快就撤离了营门一线,并未造成太大的伤亡。

    “夫君,吕布已经出动了骑兵,将士们撤的差不多了,我们也该走了。”花木兰在身边催促道。

    陶商环看一眼四周,见将士们果然撤的差不多了,这才点点头,在花木兰亲卫的保护下,不紧不慢的后退了七八步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停下了脚步,面对着汹汹冲来的敌兵,冷笑道:“把板子掀了吧。”

    命令发出,中军大旗急旋摇动,发出了号令。

    与陶商处于平行位置的将士们,纷纷弯下腰下,将埋于脚下的木板掀了起来。

    飞扬的尘雾中,眼前赫然现出了一条长达百余丈,三步之宽的沟壑。

    “幸亏早有准备,不然今天就完蛋了……”望着那条沟壕,陶商摸着鼻子,发出一声庆幸的感慨。

    他对今日的失利早有准备,为了防止撤退过程中,被吕布穷追不舍,早在十几天前,他就命士卒挖了这道壕沟,平时又木板覆土盖上,以免影响行动,眼下这关键时刻就把木板掀起,亮出壕沟来阻挡敌卒的追击。

    这突然出现的一道壕沟,果我令高顺和张辽等敌军大吃一惊,万没有想到陶商竟然还留下了这等后手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早防着今日一败,竟还事挖了一道壕沟,够深虑远虑的!”张辽心中惊叹,急是喝斥士卒停步,以免落入壕沟。

    壕沟令步卒停步,后面杀上来的骑兵,却依旧冲势不减。

    这突然出现的壕沟,令吕灵姬也惊异一瞬,暗骂了陶商一声“奸诈”。

    惊异却只一瞬,吕灵姬非但不减速,反而狂抽胯下战马,银铃般的声音大喝:“区区一道壕沟有什么好怕,给我加速跳过去,今天姑奶奶我非取小贼的狗头不可!”

    狂傲的清喝声中,吕灵姬策马扬鞭,向着凛烈的杀机,向着壕沟对面的陶商狂冲而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