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冲动是魔鬼

第一百一十八章 冲动是魔鬼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甘梅岂能感受不到陶商的邪意,虽说心中欢喜,甚至还有几分渴望,但残存的理智,却让她仍存有几分女儿家的矜持。

    她脸色的羞色愈浓,忙将衣服故意往紧拉了一拉,遮住了那隐现的沟壑。

    “公子你好好的转过身去,我好给你擦背。”甘梅娇声道,想把陶商推着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她那水葱似的手儿,不时的从背上划过,那痒痒的感觉,更是渐渐勾得陶商心潮澎湃,心中狂躁万分。

    心情畅快的陶商,伊人当前,念火焚身,这要是他还能忍得住,他还算是男人吗。

    他便嘿嘿一声坏笑,胳膊一伸,猛的将甘梅给拉进了澡盆之中,当甘梅反应过来时,整个人已泡在了水里,全身上下跟着湿透。

    “公子,别这样……”甘梅羞得面红耳赤,本能扭动着身子挣扎,却又有欲拒还休之嫌。

    陶商看出了甘梅是情之所至,对自己半推半就,这不禁更加助长了他的气焰,搅得他念火狂生,当场就想把甘梅给办了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如果现在宿主不经过正式程序,现在就占有了甘梅,将无法获得甘梅的‘幸运’属性。”

    陶商现在正猴急火燎着的,系统精灵冷不丁冒出的这么一句话,顿时把陶商心中熊熊烈火给浇灭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怎么就忘了这茬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一下子清醒了许多,手上的动作也放缓了,甘梅的衣裳撕了一半也不撕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“幸运”属性啊,成功君主必备神器,保不齐哪天在战场上,一支冷箭不长眼睛射向了自己,就靠运气这玩意儿保命呢,事关性命,就这么不要了简直天打雷劈啊。

    可再看看怀中衣裳尽湿,风光美景若隐若现,童颜巨峰的美人,陶商就有种无法克制的发狂冲动,就这么不了了之,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若是在平时,陶商当然能克制的住,但眼下在酒精的作用下,他的理智落于下风,这就让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正纠结时,屏风那头却传来了花木兰凝重的声音:“夫君,斥侯急报,吕布大军已出营,正向咱们大营开进,多半是要进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“攻”字未及出口,匆匆而入的花木兰,整个人却愣在了屏风旁,为眼前这一幕惊住。

    迷离失神中的甘梅,蓦然清醒,顿时羞得面红耳赤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她忙是挣脱陶商的束缚,湿漉漉的身子的从木盆中慌张的迈了出来,窘羞的向着花木兰福身一礼,“夫……夫人,梅儿刚才……刚才正给公子擦背……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甘梅慌羞局促,不敢抬头看花木兰一眼,结结巴巴的想解释,却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花木兰却已从惊讶中回过神来,瞅着浑身湿透,韵色无限的甘梅,冷笑道:“只是擦个背而已,用得着自己下到盆子里,湿成这样么?”

    甘梅身儿一震,脸蛋都红到了耳根子处,低头揉弄着湿湿的衣襟,又是慌羞,又是惭愧。

    陶商一腔的烈火,现下也被夫人的出现,还有她口中的军情浇灭,整个人顿时恢复了理智,干咳着道:“梅儿,去外面把我的铠甲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借机把甘梅支走,以免她尴尬。

    甘梅巴不得如此,如蒙大赦一般,匆忙离去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起身穿衣,边穿边自嘲道:“方才是为夫我酒喝的有点高,一时上头,你别怪梅儿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就知道你一喝多了酒,就会胡来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叹了一声,上前服侍他穿衣,“其实我也不怪她,咱们既然商量好了要纳她为妾,她早晚也是夫君的人,今儿夫君既然兴致好,要了她也没什么,若不是军情紧急,我也不会扰了夫君你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妻子这番话,融化了陶商残存的丁点尴尬,心中是一阵的感动,大丈夫得妻如此,实乃幸事。


天才战争少女txt下载


    除了感动,陶商是打心眼里感谢花木兰,如果不是她方才的闯入,自己就可能已经把甘梅给办了,生米煮成了熟饭。

    这样虽说是一时爽快了,却丢了“幸运”这个神器属性,反正甘梅也是碗里的肉,想什么时候吃都可以,现在一时猴急不要了幸运属性,那才是亏大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夫人大度贴心。”陶商眯眯眼一笑,顺手在木兰的翘臀上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去!马上就要打仗了,还没个正经。”花木兰白了他一眼,嘴角却含着一抹喜欢的浅笑,继续给他穿衣。

    外衣穿完,夫妻两人便一起出了外帐。

    此时甘梅已趁机换了件干的衣裳,只是发丝仍挂着水珠,让陶商一看到就不由想起先前的惊心动魄,心中不禁又怦然而动。

    不过大战当前,陶商也没功夫想别的,屏弃杂念,一面由她俩人为自己穿盔甲,一面连发号令,命廉颇等诸将,速率诸营兵马出动,往营墙一线列阵以待。

    陶商有种预感,这一回必是吕布听说袁耀的兵败之后,想借袁术之手拖垮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,恼羞成怒之下,决定亲自动手强攻大营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恶仗才刚刚开始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深吸一口气,不再留恋于儿女私情,长剑悬于腰间,自信从容的步出了大帐。

    花木兰紧随于后,夫妻二人翻身上马,直奔营门而去。

    甘梅则立于帐门处,指尖拢起脸畔湿发,双手合什,眸中闪烁着真诚,口中喃喃祈愿,祈求上苍保佑陶商安然不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锣声渐息,诸军列阵完毕,整个大营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乌云压顶,天地昏暗。

    风从西来,吹过沂水,挟着泥土的气味掠过大营,吹动着一面面战旗,迎风飞舞。

    那一面最耀眼的“陶”字大旗下,身披银甲的陶商巍然而立,花木兰横枪立马,守护在旁边,前后左右则环护着一千精锐的亲军。

    谋士陈平,则躲在陶商的身后,依旧是一脸的醉意,手里把玩着酒葫芦,懒散随意的形容,与整座大营肃然的气氛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前方营垒一线,廉颇、李广、樊哙诸将皆已就位,一万陶军将士,肃然列阵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秋风抚面,风中,陶商嗅到了一丝浓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地平线的尽头,沂水之畔,一条黑色的粗线,正在缓缓蠕动升起,远处传来阵阵的闷雷声,大地随之莫名的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一众将士的呼吸,渐渐沉重起来,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刀枪。

    紧张却又无畏,一双双目光,冷冷的注视着南面方向。

    黑线越来越近,越来越粗……

    突然间

    滚滚如涛战旗,森森如林的刀枪,一瞬间填满了视野。

    一万五千人的吕家步骑军团,如漫过堤坝的潮水,浩浩荡荡的逼近而至。

    身披玄甲的吕布,令天下英难为之丧胆的方天画戟斜拖在身后,胯下赤兔马如烈焰流云,挟着霸绝天下的气势,傲然行进于最前方。

    前番下邳城下,射戟赌局失败,他忍了。

    为了顾全大局,不得不放弃在下邳城外跟陶商翻脸,却为陶商所讽,他也忍了。

    为了除掉袁术安插在他身边的钳制,眼看着陶商在他眼皮子底下一场大胜,他还是忍了。

    现在袁术那不争气的东气,竟被陶商用五百铁骑,摧毁五千淮南军,致使他借袁术之手,拖垮陶商的计划失败,到了这个地步,他已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吕布知道,无论是袁熙还是袁术,都是没有用的废物,指望着他们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阴谋用尽,现在只有阳谋,吕布要用自己无敌于天下的实力,堂堂正正的摧垮陶商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活蹦乱跳的好日子到头了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