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逼吕布出手

第一百一十七章 逼吕布出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沂水,吕布军大营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袁术的兵马应该已经登陆,差不多已拿下了朐城了吧。”吕布呷了一口气,刀削似的脸上,浮现着几分看热闹似的冷笑。

    案前的陈登笑道:“如果时间估算的不错,那位袁大公子不仅应该攻下朐城,此刻想必应已在杀往郯城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吕布一口酒饮尽,心情很是愉悦。

    这时,另一旁的张辽却提醒道:“袁术由海上奔袭,这么大的动作,陶商不可能没有察觉,就怕他会抽兵前去朐城阻击,那位袁大公子听说也是个纨绔,未必是陶商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文远,你真是杞人忧天了。”吕布也不解释,只是取笑他,再给自己添一杯酒。

    张辽眉头微微一凝,一时听不出吕布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“陶商他……”

    陈登想要替吕布解释,陈宫却抢先道:“奔袭朐城的敌军有五千之众,陶商若想抽兵去阻击,至少也得调走三四千兵马,这么大的动静我们岂能没有察觉?依我看,他不是不想去救朐城,而是怕被我们趁机进攻,不敢不救。”

    作为吕布麾下首席谋士,任何的军议,陈宫当然不能让陈登独占风采,他必须做适当的发言,以显示自己的存在。

    张辽微微点头,似乎听明白了点。

    这时,吕布却冷笑一声,瞄向众人道:“你们都判断错了,其实几天前本侯的斥侯就已经侦察到,陶商暗中抽走了一支骑兵,东去救援朐城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神色一变,未想到陶商还真敢抽兵,陈宫的脸色更是稍稍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陈登则看了陈宫一眼,眼神中暗藏几分讽意。

    吕布看出了陈宫脸色变化,便笑着安慰道:“公台,你也不必惭愧,你判断的没错,陶商怕我们趁机进攻,并没敢抽出足够的兵马,只派走了区区几百骑兵而已。”

    陈宫脸色稍稍缓和,感激的看了吕布一眼。

    “父帅,既然陶商那小子抽兵去救朐城,咱们何不趁机攻破他大营,灭了那小子。”云里雾水的吕灵姬,听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,亢奋的叫起了战。

    吕布看了女儿一眼,眼神无奈,似乎在为女儿的有勇无谋而叹惜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莫急,现在就强攻,就算取胜我军必也损失惨重,反而会让袁术捡了便宜,与其如此,倒不如等着袁术拿下朐县,陶商军心瓦解时,再一举击破陶商,岂非事半功倍。”陈宫笑眯眯的说道,显然对吕布的心思把握的很好。

    吕布微微点头,向陈宫投以赞赏的目光,不愧是我吕布的谋主。

    大帐中,众人皆对吕布流露出敬佩之色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万一袁耀败了呢?”张辽却冷不丁的冒出了这一句,他是亲眼见过陶商的,知道此人非同一般,无论何时,都对陶商存有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吕布刀削的脸上,掠起几分不悦,显然张辽如此高估陶商,让他感到不爽。

    不用父亲开口,吕灵姬小嘴斜撇,银铃般的不屑一笑,“文远叔,你也太瞧得起姓陶的那小子,你真以为他的骑兵跟咱们并州铁骑一样强悍,区区五百骑兵就能击败袁家大公子的五千精兵吗?”

    大帐中,上至吕布,下至曹性等部将们,都因吕灵姬这话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一员斥侯飞奔而入,打乱帐中愉悦的气氛,直抵吕布案前,将一道帛书奉上,“禀主公,东面细作急报,两日前陶商在朐县大破袁术,重创袁家大公子。”

    瞬间,大帐中鸦雀无声,包括吕布在内,所有人都错愕变色。

    一张张惊诧的表哪,显然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不敢相信陶商竟然真的以五百骑兵,击溃了袁术的五千精兵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那小子怎么可能有这等能耐!”

    吕灵姬俏脸涨红,一副绝不相信的样子,一把夺过斥侯手中的情报,扫过几眼后,俏脸上的惊色却
夺取基因小说5200
越来越重,仿佛见到了鬼一般,嘴里不断的喃喃着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吕灵姬的神情已经表明,情报无误,陶商确实大败了袁家大公子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静寂后,大帐中顿时一片哗然,众人惊议纷纷,全都是对陶商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商,果然……”张辽口中喃喃自语,惊异的眼神中,悄然闪过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首座上,吕布沉默不语,刀削的脸上阴晴不定,手上青筋爆涨,酒杯在他手里咔咔作响,几乎要被他握碎一般。

    他很意外,陶商竟然真的凭借五百骑兵,就击败了袁术的五千精兵。

    他更有点恼羞成怒,因为陶商用这场胜利,狠狠的羞辱了他,羞辱了他的判断,打乱了他的全盘布局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酒杯猛的摔在了案几上,所有人都身形一震,帐中立刻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袁术这个废物,指望他根本无用,陶商,你这是逼的本侯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吕布的话中,杀机如刃,刀削的脸上,孤傲之色已烈,蓦的一挥手,喝道:“去把高顺给我叫来,本侯要用陷阵营,亲手把陶商辗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面,陶军大帐。

    中军帐内,陶商已赶在吕布收到情报前,赶回了大营,此刻正摆下大宴,犒劳诸将,大肆的庆祝这一场大胜

    这场大胜,重创袁耀,大破五千淮南军,彻底解解除了后顾之忧,震慑了袁术,可谓一举数得。

    陶商痛快,众将也痛快,对陶商轮番敬酒,每个人都毫不掩饰的对陶商大表敬意。

    陶商心情痛快,自是来者不拒,与诸将齐欢,庆贺这一场痛快淋漓的大胜。

    喝了几个时辰,众将尽兴而散。

    半醉的陶商,在花木兰的搀扶下,摇摇晃晃的还往了自己寝帐。

    帐帏一掀开,早已候在其中的甘梅忙是迎了上来,将陶商扶住,闻着他的一身酒气,不由云眉一皱,“公子怎喝这么多酒?”

    花木兰一笑,“朐县大胜一场,你家公子高兴,当然要多喝几杯,你且扶他进去,我去弄碗醒酒汤来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把陶商交给了他,转身离去,甘梅吃力的扶着陶商入得内帐。

    帐中早就备好了一大盆的热水。

    “公子全身都是血汗,回来都没来得及洗一洗,先沐浴了再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甘梅说着便红着一张童颜,替他宽衣解带,外衣都脱了个精光,下边小裤却不好意思再给他脱,便扶他进入澡盆,她则又挽起袖子,为陶商搓背擦身。

    热水澡这么一洗,陶商的酒气渐消,头脑也清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梅儿啊,朐城一战,杀得痛快啊。”陶商笑的有点得意,很自然的摸住了甘梅的纤纤素手。

    甘梅童颜顿时飞晕,红着脸将手轻轻抽出,低低道:“战场上刀剑无眼,公子往后最好还是不要亲自上战场了,省得梅儿整天提心吊胆,生怕公子有些差池。”

    甘梅这番话,无意中就流露出了对陶商的关怀惦念,听着陶商心中感动,酒精作用之下,他少了许多顾忌,忽然兴致一起,猛回过头来,将甘梅拉近,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做什么……”甘梅吃了一惊,脸畔顿时云霞尽染,低眉娇声羞怨。

    她的娇羞之态,却反而搅得陶商心中怦然一动,却见一缕水珠从她的脸庞滑落,滑过那光滑的香颈,丝丝缕缕,汇入两座高耸的淑峰之间,那挤出的一道若隐若现的沟壑之中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对象甘梅产生情爱,产生仁爱点8,宿主现有仁爱点18。”

    产生情爱,意味着她表面羞怨,内心却喜欢享受陶商啄的这一口,陶商心情本就大好,如今在酒精的作用下,更是无所顾忌,念火狂燃。

    不觉中,陶商看的有些痴了,眼睛深陷于沟壑之中,无法自拔,嘴角邪笑渐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