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再显神技

第一百一十六章 再显神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神射李广的惊天一箭,再度袭出。

    瞬息间,利箭穿破海风,如流光一般扑至袁耀面前。

    咆哮中的袁耀,不知陶商军中有李广这样的人物,压根就没有提防着之心,没有想到敌人会隔着一百七八十步的距离,朝着他的脑门射来一箭。

    毫无警惕之下,直到流光撞至眼前时,袁耀才猛然惊觉。

    当日李广射关羽一箭,未能取其性命,是因为关羽乃武力97的武者,反应能力超强,在箭矢袭面的瞬间做出规避,才没能亡命箭下。

    袁耀的武力值连60都不到,眼见冷箭来袭,却无法像关羽那样,及时的做出闪避动作。

    他只能眼珠子瞪到斗大,一脸惊怖,眼睁睁的看着利箭,如死神索命的爪子,向着他脸部扑来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一声惨烈的嚎叫响起在海上。

    这一箭并没有洞穿袁耀的脑门,而是射中了他的左眼。

    猛烈的海风救了袁耀一命,那索命之箭,在咫尺间发生了细微的变轨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这强弩之末的一箭也够袁耀受的,一声惨叫,整个人便痛得栽倒在了地上,流淌出的鲜血,顷刻间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!”

    纪灵见袁耀中箭,骇然变色,大步扑了上去,却惊骇的发现,袁耀不但被一箭射中,而且还被射瞎了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“相隔一百八十余步,海上战船颠簸,风浪又这么大,大公子竟然被射中?一定是射掉我耳朵的那个李广,此人简直跟史上那个李广一样,拥有这等射神,陶商的麾下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纪灵一会看看海岸,一会又看看躺在地上打滚的袁耀,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陶商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……”躺在地上的袁耀,却痛得死去活来,口中声嘶力竭,却又含着哭腔的大骂。

    纪灵好容易才缓过神来,也顾不得匪夷所思,赶紧召唤左右为大公子治伤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岸边处,李广把手中铁胎己狠狠一抖,低沉的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显然没能射死袁耀,只射瞎了他一只眼睛,让这位神射手颇为懊恼,觉得有损自己的神射之名。

    陶商虽也觉得有些遗憾,但觉在这等恶劣的环境下,李广能射瞎袁耀一只眼睛,此等神奇的射术,已经足够叹为观止的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射瞎他一只眼睛已经很了不起,足够给袁术一个教训,让他知道犯我的下场。”陶商拍了拍李广的肩膀,笑着安慰道。

    李广轻叹了一声,脸上的自责之色才稍稍缓解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获得朐县突袭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1宿主现有魅力值64。”

    奶奶的,这回这坑爹的系统精灵还算够意思,五百铁骑长途奔袭,击破五千敌军,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奇迹,系统精灵要是还抠门的不给魅力值,陶商可真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袁术也吃了教训,全军速速回师沂水大营,我估摸着咱们的温侯也该坐不住了。”陶商再看一眼远遁海上的敌船,冷笑一声,拨马转身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船上,袁耀躺在船舱中,左眼包了厚厚的绷带,半张脸都被覆盖,样子尴尬,哪里还有半分贵公子的风度。

    他隔着厚厚的绷带,摸着瞎眼的位置,嘴里喋喋不休的诅咒着陶商,残存的那只眼睛中,血丝密布,喷涌着仇恨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丧眼之仇,我袁耀一定会报,我一定要让父亲为我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痛苦与愤怒的折磨下,袁耀催促战船快行,巴不得即刻赶往大营,向他的父亲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。

    数天后,海西以南,袁术军大营。

    近两万袁军,连营数里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夜已深,中军穹帐中却依旧灯火通明,鼓乐袅袅。

    大帐的中央,一群轻衣薄杉的美貌营妓,正伴随着鼓乐之声婀娜起舞,宽
无尽的复仇者最新章节
衣解带。

    袁术素喜奢华,如今出征在外也不忘享乐,围城之余,便在帐中安排了营妓裸舞,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华丽的锦榻上,身形肥胖的袁术,正斜卧在玉枕上,笑眯眯的欣赏着帐前舞乐。

    左右匍匐着七八名美姬,将美酒和果点,温柔的送入袁术口中,他无需动弹,只需张一张嘴就可以尽情享受。

    陪坐在下首的,则是他最心腹的谋主杨弘,此刻也正喝着美酒,笑眯眯的欣赏着那些衣着单薄,翩翩起舞的美人。

    正快活时,外面亲兵来报,言是大公子已经回来,正在帐外求见。

    “耀儿怎么回来了,我不是派他去袭郯城吗,难道他这么快就得胜归来不成?”袁术还没有觉察到不对劲,满是横肉的脸上挤出一抹喜色,忙令将袁耀传入。

    陪坐的杨弘,神色却微微一变,眼神中掠过一丝担忧,似乎已感觉到事有不妙。

    片刻后,灰头土脸的袁耀,脸上裹着大块的绷带,在纪灵的搀扶下,黯然的步入了大帐中。

    袁术抬头一看儿子这副德性,吓得肥躯一颤,手中的酒都差点溅出来,急是惊问:“耀儿,你的眼睛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父亲,你一定要为儿报仇雪恨,杀了陶商那狗贼啊……”袁耀双腿一软跪倒于地,转眼已是泣不成声,言语中尽是悲愤与羞恼。

    袁术肥躯又是一震,脸色立刻阴沉一下,心中已猜到**分,瞪向纪灵,喝问道:“我不是命你们去袭郯城,抄了陶商的老窝么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纪灵惭愧的叹了一声,遂将他们如何从海上顺利登岸,如何全军围攻朐城,却又如何在关键时刻,被陶商铁骑杀出,杀得大败的经过,如实的道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本可撤退,谁料那陶商的军中,竟有一个叫李广的武将,神射了得,末将被他射掉了一只耳朵,大公子则被他一箭射……射瞎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瞬间,袁术那满是横肉的脸上,迸射出无尽的惊怒,整具肥躯都惊怒到从锦榻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陶商被吕布拖住,不敢分兵回援,他就可以凭借这一道妙计,轻松的袭破郯城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陶商竟然这么大的狗胆,不但率轻骑长途奔袭救朐城,杀得他五千兵马大败也就罢了,竟然还射伤了他的大将,射瞎了他宝贝儿子的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这无名小贼,竟敢这般羞辱我袁术,可恨!”

    勃然大怒的袁术,将手中金杯狠狠的摔在地上,把左右姬妾们吓得花容失神,纷纷退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一定要为儿作主,替儿报仇雪恨啊……”袁耀连滚带爬的爬到袁术跟前,抱头袁术的粗腿哀哭。

    “陶商,陶商——”看着瞎眼的儿子,袁术心疼不已,心都在滴血,拳头握得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怒不可遏之下,他猛一拍案,大喝道:“陶商小贼,欺人太甚至,传我之令,明日大军再次对海西发动猛攻,城破之后屠尽城中老幼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袁术怒了,他要强攻海西,屠城以为自己儿子的一只眼睛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杨弘却忙道:“主公息怒,我军如今损兵数千,损失不少,前日张勋也阵亡,只逃回了不足两千将士,几场仗下来损失兵马已近五千,这个时候不宜再强行攻城,以免士卒损失过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袁术还没说话,袁耀就瞪着他咆哮道:“不进攻,难道我的失眼之仇就不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当然不是了。”杨弘忙解释道:“前番张勋阵亡,我怀疑是那吕布故意借刀杀人,既然如此,我们何必再费力攻城,不如等着吕布和陶商的主力拼个两败俱伤,那时我们再坐收渔人之利,一鼓作气把他们全部收拾了,岂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袁术听罢,连连点头,挤满横肉的脸上,表情方才稍稍缓和。

    沉吟过片刻,他一挥肥厚的手掌,冷冷道:“就依你之计,我们坐山观虎斗,让吕布和陶商两人狗咬狗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