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铁骑碎敌胆

第一百一十三章 铁骑碎敌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南面急报?

    南面有臧霸镇守,抵挡袁术的主力,防止其袭取海西,威胁主战场的侧后。

    陶商对袁术这个二世祖相当的看不起,此人凭着袁家的名望,随便走到哪里都能拉出一支军队来,却先是打不过刘表,接着又打不过曹操,再后来连刘备也能打败,实足一个饭桶,只是靠着他和吕布联手反刘,才捡了个便宜,趁机拿下了广陵郡。

    斥侯遂将臧霸送来的急报,道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袁术接到吕布的邀请后,禁不住割地的诱惑,又想趁机把势力插入徐州腹地,遂在得知陶商主力与吕布对峙之后,尽起两万大军由淮水北上,对海西城发动了强大的攻势。

    袁术的淮南军虽战斗力一般,但人数却是海西守军的近七倍,数量上占有巨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袁术原以为凭借着绝对的兵力优势,对付区区一个泰山贼足矣,拿下海西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可惜,他却小看了臧霸。

    面对着十倍的强敌,臧霸丝毫没有惧意,凭借着三千泰山兵,他施展各种手段,稳稳的扛住了淮南军几番猛烈的进攻,确保海西城巍然不失。

    淮南军屡攻不下,袁术自然很是恼火,这时谋士杨弘向袁术献计,分一支兵马走海路绕过海西防线,于朐县登陆,拿下朐县后,直取郯城,一举端了陶商的老窝。

    对于这条计策,正苦恼的袁术自然是眼前一亮,当即决定采纳。

    而其长子袁耀又自告奋勇,袁术遂令袁耀为主将,纪灵为副将,率五千精兵乘船出海,去袭取朐县。

    臧霸在海西一线密布了细作,袁耀所部一动,臧霸就看出了其意图,当即以八百里加急快马派人前来向陶商禀报。

    听完斥候的汇报,陶商剑眉已是深凝。

    眼下他大军已兵分三路,去对付三路之敌,别说是朐县,就算是大本营也没有多少兵马留守,淮南军真要分兵由海路袭取郯城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就算是郯城不失,光失了朐县,对陶商的打击也不小

    因为朐县乃糜家的老家,而陶商现在的兵马钱粮,都是由糜家在打理,由朐县转运往郯城,然后再运往前线。

    朐县若失,等于陶商的粮草被断,那时便有全军不战而溃的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袁术啊袁术,看来我是有点小看你了,你也不完全是个纨绔无能之徒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自感慨,他确实没有料到,袁术竟能使出海路奔袭郯城这一招,这也让陶商意识到,能在这个乱世有一席之地者,绝不可能没有丁点能力,袁术虽然废,但也只是相对于曹操这样的强者,并不代表他本人一无所长。

    左右诸将们已沉寂下来,情绪由方才得胜的兴奋如火,平添了几分凝重。

    陶商环视众人道:“袁术倒还有几分能耐,竟会由海路袭我们大后方,尔等有什么应对之策?”

    诸将皆面带忧色,一时似乎没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陶商把目光转向了陈平,那个由始于终,酒不离手的酒鬼。

    现在他正高举着酒葫芦,嘴巴张到老大,吃力的想把里面残存的几滴都倒出来,一滴都不舍得浪费。

    “主公正问你话呢,你还喝个鸟儿。”樊哙看着不爽,一把将他的酒葫芦打了开去。

    陈平愣怔了一下,方始半醉半醒,笑呵呵道:“袁术敢用这等奇策,倒也颇有些出人意料,如今我们正跟吕布对峙,一旦分兵去救朐县,大营的形势就将不利,倘若不去救的话,后果更严重,形势还真是有点棘手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了等于没说,这种利弊陶商早已经看的清楚,又何需他废话,遂是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过嘛,方才张勋已被活捉,吕布借刀杀人的目的成功,完全有理由大举压上,趁我军疲惫之时猛攻,但他却没有,反而退走了,这是为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陈平两眼眯成了一条线,像是在问陶商,又像是在问自己。

    陶商听出他话中有话,思绪飞转,蓦然间眼前一亮,想通了这其中的奥秘。

    奥秘就在于,吕布想要尽可能的保存实力。

    倘若吕布大举强攻,就算能击灭陶商,必然也会是一场惨胜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北面的徐盛和南面的臧霸,在闻知陶商主力覆灭之后,必然会选择投降袁熙和袁术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二袁就会不废吹灰之力,轻松的杀入徐州腹地,那个时候,他吕布就要以惨胜之兵,去面对二袁几乎没有什么损失的大军。

    所以吕布才不敢对陶商轻松发动强攻,他必是想借二袁之后,先破陶商的侧翼,在他军心动荡之际,再趁势渔利,一举击破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就可以在尽量减少损兵折将的情况下,才有实力把二袁的势力再赶出徐州。

    “吕布,人人都说你有勇无谋,我倒看你是诡诈的很啊,不过,你的诡诈却又帮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紧凝的眉头渐渐松展,刀锋似的眼眸
妖精的魔匣笔趣阁
中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杀气隐隐迸射,俨然已是成竹在胸。

    老将廉颇智谋远胜于樊哙,从陈平的话中已听到出些许门道,再看陶商脸色这般变化,蓦然间心中省悟,“主公,难道你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浮起一抹冷笑,杀机凛烈道:“既然袁术出了奇策,吕布也这么喜欢坐收渔利,那我就送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时分,朐县东海岸,五千登岸淮南军,杀气腾腾,浩浩荡荡的推进至了朐县以东。

    无尽的旗帜,如浪涛一般翻滚不休,林立的枪戟锋刃,直指天空,几欲将苍穹映寒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袁”字大旗,在海风的吹抚下,发出猎猎的声响,耀武扬威的飞扬。

    大军阵前处,袁耀身披银甲,手扶长剑,冷冷的注视着近在咫尺的朐城,眼眸之中流转着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正如他的父亲袁术所判断的那样,陶商主力被吕布牵制,根本不敢分兵来阻挡,他率领着五千大军由海上登岸,顺利的逼近朐城,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。

    现在,袁耀所需要做的,就是攻下朐城,然后大军直取郯城,端了陶商的老巢。

    “只要拿下郯城,徐州就是我们袁家的了,吕布那三姓家奴想借我们之手全取徐州,却不想反被我们袁家利用。父亲近年以来一直都喜欢二弟,如今我立下大功,帮父亲拿下徐州,我袁家继承人的位子,自然稳如泰山了……”

    袁耀畅想着蓝图,嘴角悄然掠起一丝得意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夺下朐县,当即下令给副将纪灵,率五千大军全军压上,一口气吃掉朐县。

    为了鼓舞士气,袁耀还做出承诺,只要攻破朐县,容许士卒们洗劫一晚,钱财女人任由他们劫掠。

    袁术军军纪差是出了名的,走到哪里就像蝗虫过境,寸草不留,想激励这样一支军队作战,靠命令和纪律是压根不行的,只有烧杀抢掠,给他们足够的的好处,才能让他们出力卖命。

    这号令一传下去,五千淮南军立刻欢喜雷动,个个杀气大作,俨然如无数头野兽,迫不及待的想要破城而去,把城中的羔羊吃个干净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前军纪灵并没有即刻发动进攻,作为这支军队的实际指挥者,他敏锐的感觉到袁耀的命令有点操之过急,遂是飞奔赶来,向袁耀建议先不要急于进攻,不如安营扎寨,再广派斥侯将附近三十里的军情侦察清楚,然后再攻城不迟。

    “陶商被吕布所牵制,怎么可能抽出兵马来救朐县,再说,就算他派兵前来,早应该在海边阻击我们登岸,岂能放我们顺利登陆。”袁耀神情有些不满于纪灵质疑他的军令。

    “可是大公子,末将以为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纪灵还欲再劝,袁耀却已不奈烦,将手一摆,“此战本公子是主将,你是副将,我意已决,你只需遵令便是,哪来那么多疑问。”

    纪灵脸色微微一变,不敢再多说什么,只得拨马而去,喝令大军攻城。

    号角声响起,五千淮南军一字排开,对朐县形成了自东向西的攻击态势。

    鼓声震天而起,盖过了海潮澎湃声,大大小小的淮南军军阵,开始向朐县推进。

    一场毫无悬念的攻城战,眼看就要开始。

    忽然间,淮南军的背后,一股尘雾沿着海岸线升起,向着这边狂袭而来。

    开始时袁耀并没有注意,但当尘土越逼越近,地面也隐隐感觉到隆隆的震动声,他这才渐渐的感觉到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就在袁耀刚打算派斥候去打探一下时,尘雾已顷刻逼近,一支汹汹的骑兵从尘土中撞出,犹如从地府中脱出的幽灵鬼兵一般。

    那一面黑色的大旗上,赫然绣着一个“陶”字。

    陶商亲率铁骑杀至。

    袁耀的脸色陡然惊变,好似见了鬼一般,脱口惊道:“陶商!?他不是在沂水跟吕布对峙吗,怎么会出现在海边?”

    惊呼之下,袁耀思绪飞转,蓦然间惊醒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陶商竟然敢冒着吕布趁机进攻的风险,亲自抽出精锐的骑兵,赶来朐县来突袭他。

    陶商之所以没有在岸边设阵,就是因为他没有带步兵,只有五百骑兵,单凭这点兵力,根本无法阻挡五千淮南军登岸。

    所以陶商才故意放任袁耀登岸,让他毫无防备的集中全部兵力攻打朐县,而这个时候,陶商就可以率骑兵神不知鬼不觉的,贴着海岸线逼近,从背后对袁耀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旷野交战,步兵将毫无防护的后背暴露给骑兵,实为最致命的危险。

    惊醒的袁耀,头脑一片混乱,已顾不得多想,急是大声喝令全军转身结阵,以迎击陶军骑兵。

    只是,军阵已成,这仓促之下,片刻间如何能掉转方向变阵,士卒们反而彼此推挤,使得阵形短时间内陷入混乱的境地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的混乱,足以致命。

    五百铁骑,已如狂风暴雨般,转眼间杀至近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