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反击!反击!

第一百一十一章 反击!反击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号令传下,全军肃然,万余将士握紧手中兵器,束紧衣甲,决死之心已烈。

    杀声震天,鼓声碎地,转眼间,五千淮南军已如潮水般卷至,进入了弓弩的射程。

    陶商毫不迟疑的喝道:“摇动令旗,给李广发信号。”

    中军处,赤色的令旗摇动如风,直接营外敌阵。

    驻马营前的李广,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只低喝了一声“弩手,放箭”。

    列阵在营栅后的五百弩手,迅速将高举已久的弩箭射出,五百支利箭破空而起,划过一道道弧线,向着冲杀而至的敌人倾落而去。

    区区五百弩兵,其所形成的打击面实在是有限,且淮南军多为刀盾手,圆盾有效的防护了箭袭,一轮射罢中箭之敌不过百余。

    “加速冲锋。”混于阵中的张勋,挥刀大喝。

    五千刀盾手一声呐喊,猛然加快奔行的脚步,一轮弩箭过后,已冲至营前百步。

    “弓手,放箭!”李广又是一声低喝。

    一千支羽箭再度腾空而起,向着敌人呼啸而去,圆盾的防护毕竟有限,如今箭矢密度变大,杀伤效果也大增,瞬间便有百余淮南兵当场被射倒在地。

    然而弓弩手毕竟也挡不住淮南军人数众多,在张勋的喝斥下,五千淮地军顶着箭雨狂冲,很快就冲近了营墙。

    弓弩已无大作用,该是真刀真枪干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陶商依旧沉静如水,稳如泰山,挥剑喝道:“再发信号给樊哙,叫他率枪戟手拒敌,绝不许一名敌卒冲入营中。”

    令旗再度摇动,前方赤膀的樊哙瞧见信号,把手中半条羊腿一扔,大叫道:“都他奶奶的给老子顶上去,谁敢后退半步,老子的杀猪刀绝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闷雷般的吼声中,数千枪戟手在他的喝斥声中,一面面大楯层层叠叠的架起,在营栅之内形成了一道铁壁,后面近两人多长的戟枪,从盾牌的缝隙间探出,形成了一道道锋刃之林,如死神的獠牙一般闪着寒光。

    须臾间,五千淮南军已冲涌而上,一手圆盾顶在前头,一手用大刀疯狂的劈砍,试图撕破外围的防线。

    张勋也压阵而上,令全军都如潮水般压下去,促令淮南军士疯了似的狂砍鹿角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三重鹿角已有两重被破,形势堪危。

    陶商眉头终于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自己有点小看了敌军的攻坚能力,他原本是想仗着营盘坚固,可以轻松拒退敌军,却没想到这支敌军如此能拼,眼看着鹿角将毁,坚不可摧的营防工事,很快就要被撕破。

    陶商清楚,只要有一处口子被撕破,这几千敌军,再加上掠阵的吕布万余主力,从缺口处一涌而入,凭借自己手头的兵力,根本就堵不住。

    败势,似乎已经显现。

    “主公,敌军攻势太猛,只怕要守不住了,不如弃营退还郯城,拒城坚守才是上策。”纵马奔驰而来的廉颇大叫,连他也看出了形势不妙。

    陶商神色一震,立刻摇头:“若退守郯城,吕布就能杀入东海腹地,攻城掠地搜刮粮草,咱们的拖延战术就没有用了,绝不能弃营。”

    “可敌军攻势太猛,若是吕布的主力也跟着一并压上,咱们更加无法抵挡。”廉颇苍眉凝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陶商举目望
重回八零当军嫂小说5200
远,却见吕布所统的一万多主力,鼓声虽然震天,却并未有发动全面进攻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吕布是在借刀杀人,骑兵反击杀出去,一定能扭转局势。”一直只顾喝酒的陈平,忽然迸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廉颇一听,不禁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时候,守都困难,岂还能反杀出去,岂非是主动的给敌人打开了缺口,若然吕布趁势掩杀却当如何。

    陶商给陈平这么冷不丁的句话警醒,再向敌军扫去,发现进攻的都是张勋的淮南军,吕布的嫡系兵马并未参与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,陶商蓦然间省悟,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,“陈酒鬼说的对,廉老将军,我命你速率五百铁骑开营出击,给我反击敌人。”

    廉颇吃了一惊,连咳数声,“主公,我军若一开营,吕布趁势掩杀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陶商长剑指着远方的吕布主力,冷笑道:“吕布联手袁术,两人必定是貌合神离,袁术派了这五千兵马前来,名为助战,实际上必是在钳制吕布。吕布也不傻,你没看张勋已经占据优势,他却没有半点增援的意思,他这分明是想借我们之手除掉张勋,放心吧,尽管杀出去。”

    廉颇愣怔一下,旋即明白,不由哈哈一声大笑,豪然道:“主公你就且坐片刻,待老夫去斩下张勋的狗头。”

    陶商也是一脸兴奋,却不忘叮嘱廉颇,最好能抓活的,自少了糜芳和孙乾之后,他的提款机少了两兄,正需要拿送上门来的张勋补充。

    “老朽遵命,我去也。”廉颇豪然一笑,拨马而起,奔驰于营盘之中,召集五百铁骑列阵。

    蓄势已久的五百铁骑,正是陶商的杀手锏,此刻早已蓄势已久,一双双充血的眼眸中,迸发着猎猎杀机。

    廉颇扫视他们一眼,声若洪钟,厉声道:“铁骑将士们,成败在此一举,为主公而战,随老夫杀出去!”

    雄浑的吼声中,廉颇拨马舞刀,向着营门杀去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震天的杀声中,五百骑士热血沸腾,铁骑如飞,轰然杀出。

    营门处的步卒,冒着箭雨,艰难的将大营之门打开。

    老将廉颇一马当先,大刀舞作一团铁幕,长啸着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,营外的淮南军已砍最后一重鹿,数名敌卒已顶着大盾,冲至了营门前,打算跃过壕沟,一举冲破大营,立下破营的首功。

    张勋也自信百倍,自以为此战扬了袁术威名,喝斥着部众集中向营门涌去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张勋和他的部下们,却惊异的瞧见,原本紧闭不开的大门,却不用他们攻打,自行打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难道陶商小子竟然还敢反守为攻不成?他就不怕吕布趁势掩杀吗?”

    张勋心中一惊,正自惊异不解时,却见大开的营门处,当先一员须发皆白的老将,手舞战刀,如天神下凡般狂杀而出。

    手起刀落,瞬间便将营门外的几名淮南军卒,掀上半空,斩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“廉颇在此,挡我路者,杀!”

    廉颇雷鸣般的一声狂啸,策马如风,在无数双敌卒震惊的眼神注视下,如狂风般杀出,寒光流转的大刀,无情的砍向那些措手不及的敌人。

    五百铁骑随后而出,似一道决堤而至的泥流,无可阻挡的辗向敌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