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零七章 曹孟德的盘算

第一百零七章 曹孟德的盘算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颍川郡,许昌。

    这座原本属于颍川郡治下,一座默默无闻,不起眼的小城,如今已俨然为了汉帝国新的政治中心。

    大约不到一年前,汉帝刘协终于逃出李郭等西凉诸侯的控制,带着后妃子女和文武百官,历经千辛万苦,好容易才还都洛阳,回到了汉帝国的故都。

    谁想此时的洛阳已一片荒芜,人烟稀少,宫室残缺,天子和他的一大帮后妃臣子们,别说是吃口饱饭,哪怕是一间可以遮风避雨,完好无损的房子都没得住。

    至洛阳周围们的诸侯们,大多在忙着争夺地盘,即使是与洛阳只有一河之隔,据有冀州,天下最阔绰的大诸侯袁绍,也对这个落魄天子爱理不理,连一石粮食也没有施以施手。

    唯有兖州曹操,在众谋士们的劝说下,带兵入洛阳晋见天子,并送去了大批粮草。

    曹操的雪中送炭,让天子大为感动,亲口称赞曹操是汉室真正的忠臣。

    曹操的粮也不是白送的,他则借着天子对他的信任,用董昭之计,说动天子迁都于许昌,成功的天子这面大义的旗帜,迁到了他的统治区内。

    掌握了天子这政治王牌后,四方人才蜂拥而至,曹操麾下一时人才辈出,打着天子的旗号,利用这些来投的人才,果断的开拓自己的地盘,短短不到一年时间里,就将大半个豫州,司州东部纳入了自己的地盘,实力可以说是剧增。

    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,实力迅速增长,很快就引起了袁绍的不满。

    为了稳住袁绍,曹操不得不把大将军的官位让给袁绍,自己则以司空的名义,统揽朝政。

    这一天,在抵达许昌五天后,糜竺带着丰厚的礼物,还有陶商的亲笔书信,前往了司空府拜访曹操。

    按照陶商授以的计策,糜竺不光是在许昌散播吕布实力强大,将要吞并徐州的消息,在前来许昌的路上,经过兖州之时,也大肆的宣扬吕布的威势。

    糜竺的做法很快就收到了成效,很快,不光是许昌,大半个兖州都传得沸沸扬扬,人人皆以为吕布将取徐州,然后就会杀回中原来找曹操报仇。

    鉴于一年多前,吕布跟曹操在兖州杀得难解难分,那场战争险些把曹操给逼上死路,所以这吕布将得徐州的传闻,自然不能不引起曹操的重视。

    所以曹操热情的接见了糜竺,赞许了陶商对朝廷的重视和尊重,至于糜竺求封陶商为徐州的请求,曹操却很冷静,没答应也没有拒绝,只是以请示天子为借口先搪塞过后,然后便打发糜竺回馆舍休息,等待天子的回复。

    糜竺一走,曹操脸上和蔼的笑容便消失,传令荀彧和郭嘉等心腹谋士,前来商议。

    司空府正堂。

    “奉孝,你掌握着天下细作网,你倒是说说看,这个陶商到底是个什么人物,怎么孤先前从未听说过,他却一夜之间成了徐州半个主人。”曹操焦黄的脸上,显示着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众人的表情同样好奇,一双双目光望向了那名年轻的公子。

    他身材有些偏瘦,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,脸色白的吓人,不时的在咳嗽,一副有病在身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说起这个陶商,还真是很有意思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郭嘉边咳边站了起来,手帕拭了拭嘴角,深深的吸了口气,缓缓道:“这个陶商本为陶谦长子,原先传闻他
网游之倒行逆施笔趣阁
平庸无能,只是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而已,不然陶谦也不会在临死前,把州牧之位传给刘备这个外人,而不传给自己的亲生儿子。”

    提及陶商,曹操暗暗握拳,微微眯起的眼睛中,迸射出一丝丝的恨意。

    他永远也不会忘记,自己的父亲曹嵩就是被陶谦派其部将所害,他也正是以这个借口,数度发兵攻入徐州,杀得徐州血流成河,陶谦惊魂丧胆,如果不是陈宫勾结吕布袭取兖州,说不定他早就拿下徐州,亲手杀了陶谦。

    “陶谦这个老匹夫,让他寿终正寝真是便宜了他……”曹操遗憾的骂了一句,示意郭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郭嘉又咳了一阵,平伏下气息,方继续道:“不过这个陶商却并不是废物,各种证据表明,他很早以前就暗中搜罗了一些能人异士做他的门客,需要时便给这些门客改以古人的名字,让这些人替他卖命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郭嘉接着道:“他能攻下半个徐州,跟吕布分庭抗礼,正是亏了他这些门客,前不久来许都投奔司空的刘备,还有他的二弟关羽,据说也正是被陶商手下,一个叫李广的门客神射所伤。”

    郭嘉一席话,令在场的曹营谋士们无不大感惊讶,一时议论纷纷,皆为这个新近冒出来的陶商而惊奇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陶谦的这个儿子,并非是个废物了?”曹操指尖敲击着案几,眉宇中透出几分厌恶。

    以曹操的胸怀气度,如果换作是别人,他一定会很欣赏,即使是敌人。

    陶商却是个例外,因为他是曹操杀父仇人的儿子,曹操曾立下重誓,要诛灭陶谦九族以慰父亲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正所谓父债子还,曹操没能亲手杀死陶谦,自然而然就把对陶谦的仇恨,转移到了陶商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光不是个废物,以嘉之见,还是一个不可小视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郭嘉给了陶商一个很高的评价,他看人一向很准,这一点让曹操都有些自愧不如,现在他这般评价陶商,自然不能不引起曹操的重视。

    曹操浓眉微微凝起,眼神中的厌恶更重,冷冷道:“既然这小子如此了得,那孤若再授他徐州牧的官职,岂不是帮他如虎添翼。”

    “不,嘉以为,司空反而更应该授他徐州牧之职。”郭嘉的意见与曹操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曹操神色一动,向郭嘉抬了抬手,示意他说说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郭嘉的理由也很充分,他认为陶商虽然是个人物,但跟吕布相比实力还是要逊色三分,倘若对陶商的请求视而不见,就等于朝廷默认了吕布自表徐州牧的合法性,间接帮着吕布增加了吞并徐州的砝码。

    所以郭嘉提议,一方面接受陶商的请求,封他为徐州牧,一方面再封吕布为东海太守,让他们两家自相残杀,曹操作壁上观,等他们两败俱伤之时,再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曹操本来是不愿授陶商徐州牧之职,但听郭嘉这洋洋洒洒一番进言后,他却改变了主意,甚至原本阴沉沉的脸上,还掠起了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封陶商为徐州牧,徐州的治所下邳,如今却被吕布的占。

    授吕布东海太守之职,而东海郡的郡治郯城,现下却在陶商手里。

    “妙,奉孝这一招火上浇油之计妙极,就让孤的这两个仇家自相残杀,孤与尔等坐看好戏便是。”曹操兴奋的一拍案几,嘴角钩起了一抹诡秘的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