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零六章 碗里没吃完,锅里送上门

第一百零六章 碗里没吃完,锅里送上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句“娶不娶我”,把在场所有人,包括陶商在内,都听得愣住了。

    甘梅更是童颜暗生羞意,仿佛在替糜贞感到害臊,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问一个男人要不要娶她,简直连丁点女人家该有的矜持都没有。

    糜竺还正为陶商没有生气暗自庆幸,谁想到自己这胆大的妹妹,紧接着又来了这么一句,直令他这个做哥哥的都为之汗颜,尴尬的僵在原地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陶商一瞬间的愣怔后,却不由一笑,他是真没想到,糜贞竟然坦率到这般程度,直接就对自己“逼婚”了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越来越有意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微扬,忽然间灵机一动,集中意念对系统精灵命令道:“坑爹货,醒醒了,给我扫描一下糜贞的数据,看看跟她联姻有没有什么额外的附加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我不叫坑爹货,请叫我系统精灵。”

    “靠,电脑人还有脾气,不让我起外号啊……”陶商心中苦笑,“好吧,系统精灵,按我刚才说的扫描糜贞。”

    “嘀,系统扫描完毕,对象糜贞拥有隐藏属性‘税收’,宿主若与其联姻,可获得该属性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陶商娶了花木兰,武力值跟着提升,先前扫描到甘梅,又得知她拥有“幸运”隐藏属性,所以他就猜测,这些青史留名的女人,一定都有独特之处,糜贞说不定也有什么隐藏属性,现在一扫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“税收又是什么鬼?”陶商又用意念问道。

    “宿主若获得‘税收’属性,对统治区内臣民征收粮草钱帛等赋税,臣民抗拒度将大幅度减弱,同时宿主所征税收数额也将大大提高。”

    乖乖,这个“税收”属性原来这么好,简直是堪比“幸运”属性的一大神器啊。

    打仗靠的是什么,靠的不光是兵多将广,还拼的是谁的钱粮足。

    同样大的地盘,差不多的人口数量,如果我从百姓手里征的钱粮比你多,那能养的兵马数量自然也就比你多,胜算当然也就更大。

    不过老百姓承受和忍耐力也是有限的,你征的钱粮赋税太重,老百姓肯定要反抗,到时候后院起火,不战自乱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要是有了这个“税收”属性,就能征更多的赋税,不用担心老百姓会反抗,这不是神器还能是什么。

    怪不得别家诸侯,费老大劲才能凑出几万号兵马,刘备随便流窜到哪里,哪怕手底下就几个县的地盘,分分钟就能拉出万把号兵马来,麾下百姓还没有反抗,多半也跟他娶了糜贞,拥有了“税收”属性有关系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一个物超所值的女人。

    陶商心里得出了这个结论,沉默了片刻,方淡淡道:“我说过,我陶商向来言出必行,既然你不后悔,我为什么要反悔,不过现在不是谈婚论嫁的时候,等你大哥出使回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要娶糜贞,肯定要消耗不少魅力值,陶商不是不想娶,而是现在他“娶不起”,不然他早就把甘梅先娶了。

    糜贞脸色顿时缓和许多,她冰雪聪明,岂能听不出陶商这话的意思,既是决定要娶她,只是时间未定而已。

    她一张端庄的俏脸,不禁暗生几分绯色,这时反而不好意思再看陶商,却将头微微低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主公果然是守信的君子,那竺这就出发前往许昌,舍妹就先留在郯城,竺不在时,还请主公待为照顾。”糜竺笑呵呵道,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。

    说着,糜竺还暗向自家妹子使了个眼色
我都看到了无弹窗
,显然是在暗示糜贞利用在陶商身边的时间,有机会增进一下感情。

    糜贞虽会意,脸畔晕色却更浓,瞪了哥哥一眼,将头扭向一旁。

    陶商想了一想,便道:“听闻令妹精通账目,如今我新得数十县,丁口税册都需要重新整理,如果令妹愿意的话,倒可留在郯城帮我打理一下,糜小姐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他将目光又看向糜贞,糜贞也不忸怩,便向他福了一福,“民女愿为公子略尽绵薄之力。”

    计议已定,糜家兄妹双双告退。

    他兄妹二人前脚一走,花木兰后脚就从内堂转身,担忧道:“夫君,你让那糜竺出使许昌,就不怕他趁机开溜,或者是投奔下邳吕布吗?”

    “糜家的老窝在东海,他妹妹也在郯城,他绝对不敢有去无回。”陶商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冷笑。

    花木兰这才恍然省悟,知道陶商把糜贞留在郯城,是有把她当作人质的用意在内。

    思绪一转,花木兰冷艳的脸上,又浮现出了暗含讽意的笑容,“夫君,我看你还真是命犯桃花,这碗里的还没有下肚,锅里的又主动送上门来,你就不怕你这弱不禁风的身子骨吃不消吗。”

    说着,花木兰还别有用意的瞟了身边的甘梅一眼,“碗里的”显然就是暗示甘梅。

    甘梅不笨,岂听不出她言外之意,童颜立时一红,借口帮陶商端茶倒水,含羞的逃离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无奈的苦笑道:“为夫也是没办法啊,谁让糜家咬着婚约不放,难道你想让为夫做那言而无信的小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呸,得了便宜还卖乖,还好意思抱怨。”花木兰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陶商面露尴尬,指尖挠起了额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花木兰却又叹了一声,“我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,我知道夫君要跟吕布争徐州,必须要得到糜家的支持,这糜家小姐是非娶不可,我只是想起当初在海西时,她上门退婚的事,感到有些不痛快罢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心里一阵的感动,没想到妻子能如此识大体,处处理解自己,当然糜贞有隐藏属性,这也是陶商决定继续婚约的原因之一,这却不能告诉花木兰。

    “木兰啊,果然只有你最理解我了。”陶商感动之下,将妻子的手握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理解你了。”花木兰杏眼一瞪,却又扁起嘴冷笑道:“那糜家小姐长得娇艳动人,哪个男人看了不心动,我看你答应娶她,不光是想拉拢糜家,多半还是你那根花花肠子作怪吧。”

    被妻子戳中了心思,陶商脸上又生尴尬,没办法,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儿,如果他敢说自己不为糜贞的美貌所动,那他就真是一个虚伪的假正经了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承认,嘿嘿一笑,“那糜贞就算再娇艳,又怎么比得上我的木兰动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陶商眼中就吐露邪光,趁着花木兰不注意,一把便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花木兰吓了一跳,脸蛋顿时绯红,小拳头捶打着他的肩膀,小嘴嗔道:“快放我下来,你这是要抱我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回房,让为夫鞠躬尽瘁,好好报答夫人你的大度贴心。”陶商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花木兰顿时明白了他的坏心事,不由羞红满面,嘟嘴嗔怨道:“刚刚才被你折腾过,这才过多久就又要来,你怎么就这么能折腾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显得为夫精力充沛嘛,难道夫人你不喜欢么,刚才我明明瞧你受用的紧呢。”

    “谁受用的紧了,你这张臭嘴,我叫你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夫人,轻点唉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