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一百零五章 跟吕布抢筹码

第一百零五章 跟吕布抢筹码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国相想让竺做什么事?”糜竺狐疑道。

    陶商手一指,示意让糜家兄妹先坐下,以示对他们的礼遇。

    二人坐定,陶商方不紧不慢道:“你也知道,我现在的官职只是琅邪国相,这个国相还是刘备所封,以我国相的官位,又如何能封你做治中?所以我要让你带着我给天子的贡物去一趟许昌,求得朝廷下旨封我做名正言顺的徐州牧。”

    糜竺政治觉悟不低,听陶商这么一说,他立时恍悟。

    不久前下邳传来消息,吕布已自领了徐州牧,分明已有鲸吞整个徐州的野心,陶商要想与他抗衡争夺徐州,光靠一个琅邪国相的名份自然是号召力不够的,所以也必须公开宣称自己才是徐州之牧。

    然吕布有刘备相授的印信,刘备又是朝廷正式承认的徐州牧,吕布这个自领的州牧,多多少少还有几分合法性。

    反而是陶商若学吕布,也自领州牧,就没有任何合法性,号召力明显就不如吕布。

    所以他决定派糜竺前往许昌,去向朝廷,向曹操争取一个名正言顺的徐州牧,如此便可以政治上,彻底的压倒吕布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许昌的那个天子,只不过是曹操手中的傀儡,但天子的旨意,依然代表着大义所在,有了这面大义的旗帜,陶商就可以堂堂正正的讨伐吕布这个“乱臣贼子”。

    尽管这面大义的旗帜,对陶商的实力加成有限,但在他与吕布实力相当的情况下,哪怕是一点点改变实力对比的机会,他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派糜竺去,原因也很简单,出使朝廷,至少也得派个有名气的人,陶商麾下这些部将,多为召唤出来的英魂,他们的能力胜于糜竺,但在这个世界,名声却远不如糜竺响。

    “怎么,子仲你不愿领这个差事吗?”陶商看出糜竺有几分犹豫。

    糜竺忙摇头,“竺当然愿意,只是竺在朝中影响力有限,没有把握一定能为主公求得这州牧之职,恐负了主公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糜竺称呼中已改了口,称陶商为主公,只是底气却不足。

    “事在人为,你到许昌之后,不必要先急着见曹操,可四处宣扬吕布有多么多么的厉害,我的实力有多么不济,早晚会被吕布吞并,我料曹操必会准我所请。”陶商鹰目中掠过一丝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糜竺听得陶商一番叮嘱,先是一怔,旋即再露恍悟之色。

    前不久吕布才袭取兖州,跟曹操打得不可开胶,差点逼死了曹操,迫使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吕布赶到了徐州。

    在陶商看来,曹操必定将吕布视为潜在的威胁,如果他得知这个威胁死灰复燃,将有可能夺取整个徐州,从东方对其统治区构成巨大的威胁,以曹操的谋算,绝不会坐视不顾。

    陶商的计划,就是利用曹操对吕布的忌惮,迫使其不得不把徐州牧之位封给自己,借助他的力量来牵制吕布。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,竺知道怎么做了。”糜竺恭维过陶商,欣然领了这差事。

    能够被陶商赋于出使朝廷的重任,这充分表了陶商对他的器重,若能为陶商立下此功,他就能在陶商阵营中站稳脚根,这样绝佳的机会,糜竺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他正要告退,却又瞟到了一旁默不作声的妹妹糜贞,于是干咳了几声,笑道:“还有一件事,竺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陶商点点头,示意他有话尽管说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先陶公为舍妹与主公定下了这桩婚事,不知主公打算何时迎娶舍妹?”糜竺笑呵呵的问道,至于先前退婚之事,就当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糜贞脸畔顿时一红,埋怨的瞪向自家兄长,怪他不该在这公开的场合,提自己的婚事。

    陶商也是一怔,旋即明白了他为何要带自己的妹妹来,原来这是要使美人计,想重提婚事,利用联姻来确保他糜家的利益。

    他不禁感叹糜竺的商
疯狂农民工小说5200
人本质,为了家族的利益,可以丝毫不顾颜面,竟然好意思重提联姻,别忘了当初可是他们兄妹逼着自己要退婚的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回答糜竺,却将目光看向了面带羞意的糜贞,淡淡道:“我陶商向来言出必行,既有婚约,我自然会遵守,只是我看糜小姐似乎不大情愿,我陶商也不强人所难,只要你开口,我大笔一挥,解除了这桩婚约便是。”

    前番陶商屡次拒绝退婚,那是他要争一口气,故意恶心糜家和刘备。

    现在形势却不同了,换成糜家又求着他要联姻,陶商若还欢天喜地,求之不得的答应,男儿的傲骨又何在。

    他这番话就是要表明,我陶商不差女人,你糜家大小姐也不是什么珍稀国宝,我非娶不可。

    糜竺一听这话,顿时脸一白,尴尬的看向了自家妹子。

    糜贞则已秀眉凝成了一团,端庄秀丽的脸上,不禁是羞红,更有几分恼色。

    自己堂堂一大姑娘家,主动送上门来求联姻就够耻辱的了,现在陶商的态度却非但没有半点高兴,反而还不冷不热,这更让糜贞觉得受辱。

    虽是愠恼,糜贞却又清楚这是她活该,谁让她当初找上门去,那般咄咄逼人的要求退婚呢,现在陶商的态度也是再正常不过,一报还一报而已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糜贞缓缓站了起来,明澈的眼眸正视着陶商,不卑不亢道:“民女先前就曾与公子坦白过,民女选择夫君只有两个条件,一是要对我糜家有利,二来,那个人必须是当世英雄。”

    糜贞竟然把话说得这么坦白,也不婉转一点,把糜竺听着心中一惊,生怕惹恼了陶商,额头上不禁冷汗直滚。

    糜贞却毫无所惧,继续道:“民女也承认,之前我是看走了眼,错看了刘备。而公子也用自己的所作所为,证明了公子才是民女应该选择的那个人。公子既然问民女的态度,那民女就坦白的讲,我是诚心想嫁与公子,倘若公子怨恨我当初所为,不愿意娶我,我也决无怨言,一切听凭公子决断便是。”

    一番清亮干脆,不卑不亢的话说罢,大堂中一片静寂。

    甘梅等所有侍奉在侧的人,都惊讶的看着糜贞,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陶商也很意外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糜贞是这样的从容不迫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可以如此坦然淡定的谈论自己的婚事,全然没有尴尬羞怯之意。

    他更意外的是糜贞的坦白,没有卑微羞愧的向自己道歉,巴巴的乞求自己的原谅,而是坦然承认了自己当初选择的错误,承认了她现在决定嫁与自己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糜贞的从容不迫,还有她的坦率,让陶商对眼前这个青史留名的女子,无形中少了几分记恨,平添了些许欣赏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商人的妹妹,三句话都离不开一个利字啊……”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糜竺听出他话中有讽意,还道陶商被妹的直白惹恼,吓得神色慌张,忙想开口解释,替妹妹求情。

    未等他开口,陶商却将手一抬,示意他不必说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,他正视着那张坦率从容,端庄秀丽的脸蛋,微微一笑,“不过,你好在够坦率,坦率的谈利字,总比满口仁义道德,私下却唯利是图的伪君子要好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”四个字一出口,糜贞本是无瑕的脸畔,顿时染上一层红晕,明澈如冰的眼眸中,更是闪烁起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她本是受不了兄长的逼迫,又忍受不住对陶商热脸贴上冷屁股的羞辱,忍无可忍下,干脆把憋在心里的话,统统都说了出来,宣泄完之后,却又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她却没想到,陶商竟这么有气度,不但没有恼怒,反而还来了一句“我很喜欢”。

    喜欢什么?喜欢我的坦率?还是喜欢我的人?

    糜贞想不明白,索性一咬牙,大声问道:“既然你说喜欢,那你到底娶不娶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