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十七章 道高一尺

第九十七章 道高一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吕布原本不屑的表情,瞬间惊变,仿佛看到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廉颇和樊哙二人,则是惊喜万分,表情是同样的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刘备那张灰白的脸,则是凝固石化,眼神顷刻间涌现了惨然的慌意。

    两军士卒则无不是惊到目瞪口呆,一张张错愕的面孔,仿佛是看到了这辈子最最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那个被冠上李广之名的无名小卒,不但一箭射中了戟柄,竟然还一箭把吕布的箭劈成两半!

    此等箭术,简直是骇人听闻,神奇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神射李广啊,我这80点的仁爱点和3点魅力值,真是没白花……”唯有陶商却淡然自若,年轻的脸上,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沉寂后,两军士卒皆蓦然清醒,顿时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麾下这李广,果然还是有几分能耐的,看这结果,似乎他的箭术还是略胜温侯你一筹。”陶商以一种“阴谋”得逞的诡笑看向了吕布。

    他两人的箭虽都射中了戟柄,但李广那一箭却是在射穿吕布之箭后,才射中了戟柄,这其中的难度明显要更胜一筹,毫无疑问,这射箭的比试,陶获得胜。

    吕布这才回过神来,压制住震惊之色,暗暗咬牙,以一种愠怒的表情瞪向陶商。

    自傲如他,方才那一箭射出,自信箭术天下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而现在,一个冒充古人的无名小卒,不但完成了和他一样奇迹般的一箭,甚至还射穿了他的箭,超越了他。

    吕布震惊,震惊于陶商麾下,竟然有这样的神射手,更是恼怒,感觉自己落入了陶商的套子里,被陶商公然戏耍一般。

    尽管吕布困惑恼火,他却不得不承认他输了的事实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如果公然食言,传扬出于,他温侯的颜面将何存。

    于是,稍稍的权衡后,吕布深吸一口气,强行压制住胸中怒气,冷笑道:“陶贤弟,没想到你麾下竟有这等藏龙卧虎之士,这一箭当真不愧李广之名,本侯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谦然一笑,“温侯过奖,看样子温侯也承认是我胜了,但不知温侯是否会信守承诺,不再维护那大耳贼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他杀机凛烈的目光,射向了吕布旁边神色慌张的刘备。

    刘备急看向吕布,神色中流转着丝丝乞求,巴不得吕布会违约,甚至是当场恼羞成怒,跟陶商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可惜他却小看了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不是那种头脑简单的武夫,他很掂量得清楚,在保护刘备和跟陶商翻脸,被天下人耻笑自己言而无信之间,哪一个份量更重。

    只沉吟了片刻,吕布眼中便只剩下冷酷无情的果决,冷冷道:“本侯早说过,是要上天来做决断,既然这是天意,本侯岂会违背,今日之后,你二人尽管厮杀,本侯不会偏向任何一方。”

    看来吕布确是个输得起的人……

    陶商暗松一口气,拱手笑道:“温侯果然是言而有信的君子,远胜某些假仁假义的伪君子,那陶某就谢过温侯把大耳贼的人头送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边在笑,对面的刘备却连哭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温侯,你答应过要保护备的周全,岂能……”

    失望慌张的刘备,激动的想要劝说时,吕布却将手一挥,冷冷道:“刘玄德,你也看到了,不是本侯不想救你,而是天意难违,你好知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吕布令士卒将他的方天画戟收回,也不再多言,转身向着下邳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刘备无可奈何,只能跟着吕布一并退走,抢先一步直奔下邳城西南自己的军营而去,赶着去与关张两兄弟会合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失失了吕布的保护,陶商的大军近在咫尺,他也只能自己靠自己了。

    这一场会面,则以陶商的完胜而结束,他既得到了李广这样一员拥有神射技能的大将,又压过了吕布的威风,逼着吕布被迫放弃保护刘备,可以说是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会面结束,陶商也
霸皇纪sodu
不迟疑,当即拨马还往大营,准备用兵攻灭刘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邳城。

    吕布离城最近,带着一肚子的憋气,先行一步回到了城中。

    张辽、陈宫和吕灵姬等文武,一早就守候在了城楼上,等着吕布会面的结果。

    吕布入城,前脚才登上城楼,吕灵姬就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父帅,陶商那小子可被父帅的威势吓到,退兵缩回东海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个陶商可不是胆小如鼠之辈,恐怕他没那么容易被吓走。”张辽从旁提醒他。

    吕灵姬星眸一瞪,小脸顿生不悦,嘟着樱桃小嘴道:“文远叔,你总是说那小子不简单,我可看不出他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大小姐发了脾气,张辽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灵姬,你文远叔说的没错,这个陶商可不是个省油的灯,为父先前还不信,今天他却是给了为父一个大大的意外。”吕布也赞同了张辽的评价,语气中竟平添了几分对陶商的尊重。

    吕布眼前自恃甚高,能得到吕布赞赏评价之人,天下寥寥无几人。

    吕灵姬等人听得吕布竟然陶商刮目相看,不由都大吃一惊,吕灵姬更是催促着问会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吕布虽然很不爽被陶商羸了比箭,倒也不是虚伪之徒,便将他如何能陶商比箭,陶商麾下部将李广,又是如何箭术神奇的经过,坦然道与了自己家女儿和一众部将。

    “什么,那小子的麾下,竟然还有人箭术胜得父帅?”吕灵姬脱口一声惊呼,俏脸上瞬间涌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左右文武也无不惊异,尤其是张辽高顺等武官们,更是称奇不已。

    陈宫这等谋士跟随吕布没多久,张辽等武将们却是自并州起就追随吕布,深知吕布箭法精妙无双,不光他们望尘莫及,放眼天下却只怕难逢敌手。

    张辽虽不敢对陶商心存轻视,但他也万没想到,陶商麾下,竟然藏有箭术胜于吕布的人物。

    无形之中,陶商给张辽的内心,带来了更大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属下在州中任职之时,曾听闻那陶商在做海西县令时,就建了一座讲武堂,专门训练一批有天赋的武生和文生,择其中出众者,为他们改为古人的名字,令这些人担当重任,为他效力,前番陶商奇袭郯城得手,听闻也是他麾下被他改名为陈平的文生,所献上的妙。”

    说话者乃陈登,他乃徐州土著士人,对陶商的底细,远比吕布陈宫他们要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个讲武堂,真的有这么厉害?”吕灵姬扑扇着眼睫毛,依旧是狐疑不信。

    陈登点了点头,“确实是这么厉害,不光是陈平,他麾下的廉颇和樊哙都是出自这讲武堂,据说他的夫人花木兰也在讲武堂中修习过,今日这个李广,大概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陈登接着道:“不过也有传闻说,陶商此人城府极深,早在陶廉任州牧时,他表面佯装无能,暗中却搜罗那些隐藏在民间山野中的奇人隐士为门客,这个什么讲武堂,只不过是他掩人耳目的说法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侯没有看错,这个陶商果然是个人物。”吕布微微点头,似乎佩服于自己的判断,却又奇道:“只是陶商既有此能耐,何必还要在他父亲陶谦面前伪装成一副无能的样子,以致于陶谦把州牧之位传给刘备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陶商行事素来让人捉摸不透,说实话,属下也想猜不透他是怎么想的?”陈登叹道。

    城楼上,吕布的一众文武幕僚们,皆沉浸于对陶商的奇叹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,张辽却想起了正事,叹道:“原来想借着刘备坐稳徐州,没想到会生出这样的变故,主公,我们真的不管刘玄德了吗。”

    吕布的嘴角,却掠过了一丝阴冷的诡笑,“刘备虽败,麾下却至少还有千余兵马,陶商想攻破其营也不是一时半刻,到时他集中全力攻打刘备,本侯便可趁其不备,从背后给他狠狠一击,便可将刘备和陶商二人一并铲除,到时谁还能阻挡本侯独吞徐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