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十五章 惊天一箭

第九十五章 惊天一箭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你妹的,吕布,你这是跟我玩辕门射戟呀……”陶商嘴角掠过一抹冷笑,立刻就看出了吕布的用意。

    曾经的历史上,袁术看刘备不顺眼,派大将纪灵率雄兵数万,征讨盘踞在小沛的刘备,刘备实力低弱,情知不敌,只好向吕布求救。

    吕布一方面不愿直接得罪袁术,另一方面又不想刘备被袁术所灭,唇亡齿寒,便琢磨出辕门射戟的法子,跟纪灵打赌一百五十步之外是否能射中戟柄,结果吕布还真就射中,迫使纪灵没办法,只好率军撤退,因此刘备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历史虽然已改变,但吕布的性格思想却没有改变,今日又是救刘备,跟历史中的场面何其相似,吕布想出这一招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只听说吕布武道过人,没听说过他箭术超群,想要一百五十步外射中戟柄,除非有百步穿杨的神技,吕布跟主公打这个赌,分明是打算让步,故意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而已,主公不妨跟他打这个赌。”廉颇凑近陶商,低声的劝道。

    樊哙也不以为然道:“这么远的距离他要是能射中,老子我就舔自己的臭脚丫子,主公,跟他赌!”

    这俩人都不相信吕布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箭术精湛者,一百五十步之外射人并非难事,毕竟人还是有那么大面积,好歹能瞄准。

    但这方天画戟的戟柄不足碗口粗,放在一百五十步外,面积基本跟一根针差不多,想要射中简直难如登天,放眼古今,能有这样神射者也不过寥寥数人。

    吕布倘若是先前展示过射术也就罢了,偏就之前谁都没见识过吕布的射术,廉颇他们当然不相信吕布有此能耐。

    廉颇樊哙不信,对面的刘备自然也不信。

    他才刚刚松了一口气,为吕布决意保护他的态度暗自庆幸,谁想到吕布下一秒钟,就提出了这么一个让刘备大吃一惊的方案。

    一百五十步之外射中戟柄,这怎么可能办法,你吕布这分明是要放弃我啊……

    “温侯若怕了那陶商,直接一戟刺死刘备,将备的人头割下,献于那奸贼便是,又何必这般费周折,备宁死可在温侯戟下,也绝不愿死在那奸贼手中。”

    刘备拱手向吕布乞求,一副可怜委屈相,深陷的眼眶中,不经酝酿,瞬间就浸出了两条老泪。

    吕布却自信一笑,低声宽慰道:“玄德莫要担心,本侯说要保你就一定会保你,你要相信本侯。”

    耳听吕布此言,刘备又宽慰了几分,但又想到这几乎不可能射中的一箭,心里又无比担忧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刘备也没有选择,只好心怀忐忑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怎么,陶贤弟迟迟不做决定,难道不敢跟本侯打这个赌,更没有信心天意是站在你这边吗?”吕布冷笑着瞟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“想赌么,我最喜欢赌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自冷笑,便是拂手道:“既然温侯这么自信,那陶某就有幸一睹温侯神射风采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话虽没有明着答应,但言下之意,却自然是默认了愿意跟吕布一赌。

    “好,有胆色,不愧是陶大胆。”吕布哈哈一笑,喝道:“来人啊,把本侯的方天画戟,给我立于一百五十步之外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吕布将画戟扔给了身边亲兵。

    要说吕布对自己的武道,当真是自信之极,两军相隔这么近,竟然敢把自己的兵器离身,俨然根本不怕陶商会趁机发难。

    不过陶商却丝毫没有这样的想法,他知道吕布武道深不可测,即使没有方天画戟,随便从亲兵手中夺下一柄普通的兵器,也定然是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武力值到了100的地步,兵器趁手与否已经无关紧要,任何兵器到吕布手中,都能够发挥出无可匹敌的威力。

    众目注视之下,亲兵翻身下马,双手吃力的捧着方天画戟,边走边数出整整一百五十步,将画戟插在了泥土之中。

    “拿弓来!”

    吕布拨马上前一步,走到两军中间,弯弓搭箭,鹰目瞄准了一百五十步之外的方天画戟。

    “那张弓怕是有三石之力,他竟然能轻轻松松的拉开,力量当真是了得……”身边的廉颇不禁低声发出一声惊叹。

    樊哙鼻子却不屑一哼,“力气大又如何,我多吃几斤肉,照样能拉开三石弓,你瞧那戟柄都快变成一根毛了,我就不信他能射中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廉颇收起了惊叹,微微一点头,“射箭确实不能光靠蛮力,这么远的距离,光是风的影响稍稍把握不准就会射偏,吕布能拉得开三石弓,却未必能够射中。”

    廉颇和樊哙的二人的态度依旧,不相信吕布有此射术。

    陶商却
明末小平民小说5200
冷笑不语,在吕布未开箭之前,不做任何评论。

    尽管历史上的吕布,辕门那一戟射中,但眼下环境已改变,他就也无法确信吕布依旧能射中。

    当然,陶商心里边自然是盼着吕布射不中,这样也就少了些麻烦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越过吕布,落在了对面的刘备身上。

    此刻的刘备,虽然表面上一副淡定,但双手却紧紧的握着马缰绳,双眼也微微合上,似乎不敢亲眼去看,心里边也一定在乞求着上苍怜悯,保佑吕布这一箭射中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吕布一声低啸,虎指松开,一箭离弦而出,如流星般射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闷响,那一支箭竟像是长了眼睛般,不偏不倚,正中戟柄。

    中了。

    十几名吕布亲兵们,立刻爆发出欢呼喝彩声,为他们温侯这惊天一箭而振奋。

    陶商身后那两百军卒,却不哗然变色,一个个嗔目结舌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武道天下第一,竟然还有一手百步穿杨的神射,这个吕布简直……”老将廉颇也一脸意外,深深为吕布这一手神射而震惊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他竟然射中了,不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吧。”樊哙也嘴巴张得老大,想想自己刚才说吕布若射中,他就舔自己的臭脚丫子,脸上又是震惊又是尴尬。

    对面的刘备听到喝彩声,双眼才敢睁开,望着画戟方向一瞅,瞧见戟上钉了支箭时,不安的脸上,顿时涌满了惊喜。

    他如释重负的长吐一口气,忙是向吕布一拱手道:“没想到温侯还有此等百步穿杨的绝技,温侯当真是神人也,备佩服之至。”

    刘备恭维吕布时,不忘向着陶商瞟了一眼,眼神中分明有几分得意,那意思仿佛在说,你小子现在还能奈我何?

    耳听着周围的喝彩和恭维声,吕布刀削的脸上,也掠起了丝丝傲色,向着陶商冷笑道:“陶贤弟,看来天意也要你放过刘玄德,天意不可违,你这回该愿赌服输了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脸上却淡然自若,对这个结果没有丝毫的意外,暗想吕布的射术果然是了得。

    面对吕布暗含讽刺的言语,陶商却只一笑,“谁说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吕布笑意顿收,鹰目一瞪,“本侯已经射中戟柄,怎么,难道你还想反悔不成?”

    “温侯误会了,我陶商向来言出必行,答应的事岂会反悔。”陶商淡淡一笑,话锋忽转,“不过我记得,先前我只是说领略一下温侯神射的风采而已,如今温侯表演完了,却不让陶某小露一手,难道不觉得有些不太公平吗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意思,竟似要自己也射一把,跟吕布一比高下。

    左右廉颇等部将们,皆是吃了一惊,一双双惊奇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陶商。

    吕布的鹰目中也闪过一丝奇色,旋即冷笑一声,不以为然道:“原来如此,那本侯就拭目以待,欣赏一个陶贤弟你精湛的射术。”

    “精湛”二字,吕布故意加重了语气,明显有反讽的意味在内。

    陶商却也不介意,又道:“温侯乃武将出身,陶某却自幼不习弓马,若让陶某跟温侯比试,只怕会让天下人笑话温侯欺负人,陶某想让我的部将代替,不知温侯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吕布想也不想的就痛快答应。

    他自恃自己这一手神射之技,天下无双,陶商麾下有什么厉害人物,他早就一清二楚,根本不相信有人可以他箭术媲美。

    对面的刘备,嘴角微微上扬,灰白的脸上,再度掠起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再表现出不安,因为他已深深被吕布的神射所折服,不相信当今天下,还有谁的射术能与吕布相拼并论,更不相信陶商麾下会有这等人物存在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紧不慢的回过头去,微笑着扫向了他的一众部将。

    樊哙一见陶商在看他,急把一颗硕大的脑袋,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“主公你别看我,老樊我可没这个本事,你要是让我去跟他比杀猪还行,比射箭十个我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陶商目光又落在了廉颇身上。

    “主公,恕老朽无能,不想吕布箭术如此了得,是我们失策,落入他的圈套了。”廉颇也惭愧的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廉颇和樊哙都不行,其余那些小兵小卒的,更没有资格跟吕布一较高下,纷纷都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就别自作多情了,谁说我要让你们跟他比试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一声,目光越过他二人,落在了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兵身上,召手道:“就你,你叫李铁柱是吧,你给我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