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十三章 聚下邳

第九十三章 聚下邳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下邳城。

    刘备在沐口大败,两万主力灰飞湮灭的消息,很快就传回了这座徐州治所。

    吕布听闻这个消息,自然是又喜又惊。

    喜的当然是刘备兵败,下邳城失去了最后的希望,很快就会人心动荡,有利于他攻城。

    吕布同样很震惊,他原本指望着陶商跟刘备杀个你死我活,最后杀到两败俱伤,这样他就可以在攻破下邳之后,迅速的再收拾掉实力大损的陶商,如此一来整个徐州便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,陶商麾下有陈平这样的奇谋之士,一道离间计让刘备逼反了糜家,粮草断绝导致军心大乱,再被陶商一锤定音,一晚上打回到了解放前。

    “这个刘玄德,竟然这么不堪一击,陶商这小子真有这么大的能耐吗?”

    吕布和他的幕僚们,正为陶商的惊人手段而惊奇时,下邳城一名信使的到来,很快就让吕布把对陶商的惊奇,暂时忘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坚守了半个多月,令吕布束手无策的陈登,决定开城献降了。

    陈登不是白痴,作为徐州两大家族之一陈家的代表,他和糜家的家主糜竺一样,所做出的每一步决策,无论支持谁还是反对谁,最先考虑的自然是家族的利益。

    陈登出仕辅佐刘备,那是因为他看到糜家在得到刘备的信任后,实力迅速增长,无论是财富还是在徐州决策层的影响力,都迅速的超越了他们陈家,大有成为徐州第一大家族之势。

    徐州这锅汤就那么多,糜家多喝了,自然意味着分给陈家的汤要变少,为了维护家族的利益,陈登只有在其父陈珪的授意下,主动加入到了刘备的幕府中。

    刘备也不笨,他也看出糜家的势力扩张太快,既然陈登主动出仕,一方面是欣赏陈登才华,另一方面也想借助陈家来钳制糜家,以平衡徐州这些世族们的权力,便在南征袁术之前,任命陈登为下邳相,为他镇定州治。

    刘备之所以没让陈登镇守郯城,是考虑到陶谦的影响力毕竟还在,陈登又是徐州本土豪族,与陶家共事已久,不想让陈登跟陶商靠得太近。

    况且有关羽率精兵四千坐镇郯城,北可防范陶商,向西也可监视陈登。

    刘备自以为他的布局天衣无缝,谁想到,陶商这个异数,再一次打破了他的全盘布署。

    郯城被破,刘备回师被挡,下邳就变成了一座孤城。

    留守的陈登之所以选择坚守下邳,自然是在等着看刘备和陶商对战的结果。

    刘备若胜,回师下邳,吕布必然败走,他陈登就成了有功之臣,必得刘备重用,陈家也将因此获利。

    倘若刘备兵败,那他再坚守下去,自然也就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所以,在收到了亲信连夜送到的刘备兵败沐口的消息后,陈登在与其父商议后,果断的决定开城投降吕布。

    陈登不战而降,下邳城不战而破,等于是天上给吕布掉下个大馅饼,岂能不让吕布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当天吕布就率领着他的虎狼之师,雄纠纠气昂昂的踏入了这座徐州治所,坐在了原本属于刘备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吕布很高兴,但也保持着几分冷静,他已听说了糜竺归顺陶商的消息,这就意味着陶商得到了徐州两大家族之一糜家的支持。

    于是吕布入邳
无敌修真系统吧
的当天,就封了献城有功的陈登为徐州别驾,并继续兼领下邳相,以拉拢陈家。

    是日,就在吕布在州治大堂中,听着陈登高谈阔论之时,值守城门的高顺,又派人飞马送来了另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沐口兵败的刘备,带着关张两兄弟,还有**百的残兵,狼狈逃来下邳,请求依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邳东南十五里,陶家大营。

    一天前,陶商率领着六千大军,从沐口一路追着刘备至此。

    根据陶商的推测,刘备多半会像历史上那样,被吕布袭取下邳之后,走投无路之下,选择主动降主为客,前去依附吕布。

    尽管现在造他反的人,多了一个自己,但对刘备来说,依附吕布依旧是他唯一的求生之路。

    果然,陶商前脚才进抵下邳一线,后脚布于城中的细作就传来了消息:

    刘备以徐州牧大印相赠吕布,把州牧的位子正式让给吕布,而作为回报,吕布则“热情”的收留了刘备,声称为其提供庇护。

    “大耳贼,你逃跑还不忘带着官印,你就不嫌沉吗……”陶商剑眉微暗,指点敲打着案几,神情看起来对这个结果,显得颇为不爽。

    刘备这个徐州牧,乃是得到许昌那个朝廷正式任命的,所以印信也朝廷所刻,如假包换。

    如今刘备把州牧之位让给吕布,又把朝廷的印信相赠,同样做为徐州的造反者,吕布显然就比他更名正言顺了几分。

    鉴于现在他跟吕布实力相当,将来两人很可能翻脸争夺徐州,而吕布又有刘备这个名正言顺的前州牧相助,无论从军事上还是政治上,都将对陶商形成某种优势,这是陶商无法容忍的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派出信使,以盟友的身份要求吕布杀了刘备,如果吕布自己不愿意动手,就请解除对刘备的庇护,陶商将用自己的力量把刘备消灭。

    陶商这么做,一来是要根除刘备,毕竟吕布看不出来刘备的潜力,陶商却很清楚刘备是仅次于曹操之后的枭雄,任何除掉这个人的机会,都绝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再者,陶商这种强硬的表态,也是要向吕布展示实力,令他忌惮自己。

    毕竟,当初是你吕布求着我跟你联手造刘备的反,现在造反成功,你却摇身一边,以徐州名正言顺的新主人自居,还庇护起了刘备这个原本的共同敌人,你让我陶商的面子放哪里搁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信使就带回了吕布的回复。

    吕布的回答也很简单,他提出明日午后,他将会同刘备,在下邳城东南五里泗水河畔与陶商会面,亲自调解陶商跟刘备的恩怨。

    “夫君,那吕布分明是铁了心要护着刘备,此人武道天下第一,夫君岂能冒这个险。”花木兰第一个就反对。

    “咳咳,老朽听闻那刘关张三兄弟,曾合战吕布不下,老朽跟关羽交过手,此人武道还略在老朽之上,那这吕布的武道想必更是到了超凡入圣的地步,主公要跟他会面,还要三思而行才是。”纵然老将廉颇,竟对吕布也有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好汉不吃眼前亏啊……”陈平边是灌酒,边是自言自语,明显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帐中一众文武,基本都反对跟吕布会面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们都很怕吕布……”陶商若有所思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