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十二章 丧家犬

第九十二章 丧家犬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中间主力军团发动冲击的同时,左右两翼,杀声冲天而起,其余两路兵马几乎在同时发进冲击

    在绵延数百步的敌营一线,转眼间杀声如天崩地裂一片,向刘军大营发起全面进攻,撕碎了这黎明前最后的沉寂。

    中路当先方向,赤膀的樊哙如疯狂的野兽一般,率领着五百尖刀死士,高举着厚重的大盾,提着明晃晃的杀猪刀,一马当先,轰然撞向敌营外营防线。

    这些勇敢的尖刀死士们,一面举着大盾保护自己不受箭矢袭击,一面抡着大砍刀,发疯一般狂砍布于营外一线的鹿角。

    骤变突生,刘军大营中,鸣锣示警声大作。

    “敌军袭营!”

    “弓弩手在哪里,速速放箭,枪戟手顶上去,休让敌人接近营墙。”

    “中路敌军砍破鹿角。”

    “西面也有敌军逼近!”

    刘营中,惊慌的叫声此起彼伏,惊起的诸将们,急急忙忙的喝斥着士卒,奔至营栅一线御抵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没来得及奔至营墙边时,千余支利箭腾空而起,如雨点般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仓促而来的刘军士卒,只顾着奔跑,没有及时的结阵,当头便撞上一阵的箭雨,成片成片的栽倒于地,后续的士卒们,这才反应过来,急是高举大盾,结成防御阵形,才敢向营栅一线接近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迟滞的片刻间,樊哙的尖刀死士们,已经用手中的杀猪刀,砍破了鹿角,兵锋推进至了营栅一线。

    惊慌的刘军弓弩手们,在将官的喝斥下,拼命的以乱箭狂射,但陶军早有准备,厚重的大盾有效的挡住了近距离射来的敌箭。

    弓弩无效,刘军方面不得不将大戟手调上前来,数百名戟兵将丈许长的大戟,从栅缝中探出,层层叠叠的结成刀墙铁壁。

    任何血肉之躯,只要撞上这道刃墙,仿佛顷刻间就会被切成碎片。

    樊哙毫无所惧,抡着大刀咆哮:“不许怕,谁敢擅退一步,老子宰了他,给我撞上去。”

    樊哙不愧是陶商麾下,最擅长攻坚的猛士,他麾下兵士也皆是百战死士,在他的喝斥下,毫无畏惧,高举着大盾,不要命的撞向敌军戟墙。

    瞬间,兵器断折声响成一片,数不清的枪戟被撞断,坚厚的大盾把敌方戟手,毫不留情的撞得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贴上营门五百尖刀死士,如同一只只发了狂的猛兽,咆哮着,怒吼着,用尽全身的蛮力,拼命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,敌营大门,连同两翼的营栅,轰然被撞翻在地。

    敌营攻破。

    樊哙举刀咆哮,率领着尖刀死士们,如虎入狼群一般涌入,将恐惶的敌卒无情的辗压在脚下。

    此时日已东升,前方的战况,陶商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樊哙,干得漂亮,敌营已破,全军随我压上去,一举踏平敌营!”陶商兴奋的大叫一声,拍马提剑,狂杀而出。

    花木兰紧随其后,率领着混有五百骑兵的一千亲军,跟随在陶商左右,挟着天崩地裂的威势,撞主敌营。

    军心早已濒临瓦解的刘军士卒,面对这铁骑的致命辗压,终于再也支撑不住,顷刻间崩溃。

    吓破了胆的刘军士卒,哪里还敢再战,不是跪下求降,就是丢盔弃甲,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铁骑开路,狂辗狂压,一路踏平一切,挟着无可阻挡之势,杀入了敌营腹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其余两路兵马,也撞破敌营栅,汹涌的杀入敌营。

    刘军大营防线,已是处处失守,全面崩溃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就连关羽张飞这样实力的大将,也无法挽回败局,只能随着大流一并败溃。士气高昂的青州军将士们,却全线突破敌营,四面八方的向着敌方中军所在杀去。

    “大耳贼,有种你别又施展遁术,等着老子取你首级!”陶商的心中复仇烈火狂燃,催动大军直取中军腹地,誓要取刘备首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军帐内,刘备脸色阴沉如铁,手中剑柄握得咯咯作响,如雕像一般坐在那里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近,斥候不断的将诸处失利的消息,如雪片般的报上前来,战势到了这个地步,大营的失守已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身边的简雍已是急得汗如雨下,刘备却一声不吭,不知是在真镇定,还是在装镇定。

    军心崩溃,陶商的全面反击,如今的败势,其实已经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依然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,自己的两万大军,就此灰飞湮灭,好容易得到的一切,就这样全没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陶贼攻势太猛,营门已失,守不住了,撤吧。”一身染血的关羽,提刀冲了进来,沉声叫道。

    刘备的眉头却凝成了一团,无奈的叹了一声,“今日一败,徐州便失,我们已无家可归,还能撤到哪里去呢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关羽哑然,一时也黯然无语。

    大帐外,陶军震天的喊声越来越近,“杀刘备”的叫声已震得耳膜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大哥,陶商小
明星抽奖系统全文阅读
贼就要杀到中军这里来了,快走吧,再不走就来不及啦。”张飞也提着丈八蛇矛,风急火燎的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刘备依旧是叹息不已,仿佛已心灰意冷,打算束手待等死。

    关羽和张飞对视一眼,仿佛已习惯了刘备这样的表现,喝了一声“大哥得罪了”,两兄弟冲上前来,一左一右架起刘备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刘备大吃一惊,拼命的蹬腿蹬胳膊挣扎,大叫道:“你们做什么,我刘备堂堂汉室宗亲,岂能败给一个奸贼,我宁愿战死沙场也决不做逃命,你们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就别叫了,咱们以前又不是没败过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还是跟我们走吧。”张飞扯着嗓门安慰道,跟关羽抬着挣扎的刘备,狼狈不堪的逃离大帐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之时,战势接近尾声。

    刘军死的死逃的逃,整座大营上空,已到处树起陶字的战旗。

    陶商撞入了刘备中军大帐,见帐中已是人去楼空,刘备终究还是逃了,只留下一地的狼藉。

    陶商跳下马来,坐在了那原本属于刘备的位置,年轻的脸上,不禁扬起复仇后才有的痛快笑意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宿主获得沐口夜袭战胜利,获得3点魅力值,宿主现有魅力值66。”

    脑海里又响起了系统提示音,隗商笑的更狂烈。

    那是自信的狂笑,如释重负的狂笑,以弱胜强之后,畅快淋漓的大笑。

    一年多前,他还被世人视为纨绔子弟,受尽刘备和糜家的猜忌,被他们几次三番的想要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现在,他却从一个纨绔子弟,摇身变为了令天下群雄为之侧目的新星诸侯,还杀得刘备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他做到了这一切,自然有痛痛快快大笑一场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夫君,刘备多半已逃走,咱们要不要追?”花木兰问道。

    笑声收敛,陶商脸上杀机再燃,“当然要追,刘备不死,终究是个隐患,无论如何也要杀了他,再不济也得把他彻底赶出徐州。”

    这一场大战虽是全胜,但陶商却还保持着冷静,他深知,兵败的刘备,依旧实力强大。

    刘备乃枭雄,屡战屡败,最终竟能成就蜀汉帝业,别看他现在败了,但却绝对是个不忽视的敌人,有机会杀他绝不能手软。

    陶商遂留臧霸于沐口,收编刘备的败军,他则自率主力,继续追击败逃的刘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泗水西岸,刘备已被关张两兄弟架上了船,带着不足一千人的残兵败将,逃上了西岸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无论走到哪里,刘备总是习惯给自己留好后路。

    他嘴说不做逃兵,早在两天前却派人搜集了几十条大小船只,不动声色的部署在了大营西南方向的泗水岸边,眼下败溃至岸边,这几十条船正好成了他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“敌军一时片刻过不了河,行了,你们可以放开我了。”被束缚在马上的刘备叹道。

    关羽和张飞回望一眼东岸,数千陶军步骑已杀至岸边,但碍于无船,想要搜集战船渡河还需要点时间,他们暂时算是脱离了险境。

    两兄弟这才松了口气,放开了刘备。

    刘备翻身下马,一屁股坐在河边一块大石头上,望着对岸耀武扬威的陶军士卒,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般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从一个织席贩履之徒,好容易才做上一州之牧,谁能想到,屁股还没坐稳,一切都化为了乌有,又成了穷光蛋一个。

    而毁掉他一切的,竟然是陶商这个他一向看不起的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刘备心里是懊悔无比,如果早知道陶商是他的命中克星,当初就该不惜自损仁义之名,也要除掉那小子,现在也就不会沦落到这般地步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身后传来了关羽的声音。

    刘备从叹惜中回过神来,望着滚滚江水,沉思许久,站了起身来拍拍屁股,叹道:“事到如今,也只有前往下邳,依附吕布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关张二人立时变色。

    张飞一跃跳了起来,叫嚷道:“吕布那三姓家奴恩将仇报,背叛了大哥,大哥怎能低声下气的反去投靠他?”

    刘备灰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,“南面的袁术自诩出身尊贵,最瞧不起我,若是去依附袁术,一定不会有好下场。西面豫州一马平川,陶商麾下有五百骑兵,咱们走不了多久就会被追上。唯有去投奔吕布,咱们才有一丝生机,毕竟为兄有恩于他,想来他也不好意思加害我们。”

    张飞憋得脸都快炸掉,无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只能一屁股蹲下去,自己生闷气。

    关羽摇头叹道:“当初那吕布败至徐州,低声下气的来求大哥收留,如今大哥却反要去求他,这等屈辱,大哥能受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欲成大事,些许屈辱算得了什么,为兄不是跟你们说过,我最佩服的人就是勾践么。”

    刘备说着翻身上马,沿着泗水向下邳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关张两兄弟对视一眼,神色只皆是不情愿,却也只能上马,带着几百残兵败将,追随着刘备向下邳方向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