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九十一章 血与情

第九十一章 血与情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愣怔了一下,回头看去,果然看到花木兰站在那里,正以一种别有意味的冷笑,看着他二人。

    “咳咳,夫人回来了,亲兵们训视的怎么样?”陶商倒是淡定的紧,笑问道。

    花木兰走了进来,“将士们士气旺盛的很,明天随我出征,定能保护夫君安危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陶商点了点头,却将花木兰的手携起,“木兰,现在已经不比从前那般艰难了,你好歹也是主母之身,我看这一次就不必你亲自上阵了吧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冷艳的脸上,立时浮现巾帼英雄的骄傲,“木兰可不愿做那种骄贵的贵夫人,上阵杀敌才是木兰的风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过那是以前,现下你的身份毕竟不同了。”陶商笑着劝道

    花木兰却道:“无论如何我也要上战场的,没有我保护在你身边,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,不行,我必须得陪在你身边,时时刻刻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陶商没办法,只好无奈笑道:“好吧,为夫答应你便是,不过你只保护我便是,别一激动就冲上去喊打喊杀的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见得夫君答应,高兴得笑容绽放,一时兴奋,踮起脚尖便在他脸上深深的一吻。

    这一幕甘梅看在眼里,心儿顿时是砰的直跳,便觉自己再站在这里,似乎颇为尴尬,便忙道:“梅儿就不打扰公子和夫人休息了,梅儿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便福身一礼退下,将帐帘掩上。

    灯火通明的大帐中,只余下陶商和花木兰夫妻二人。

    适才陶商被甘梅搅动心湖,今甘梅不在了,再瞧自家夫人,却见她俏丽的容颜间尽是成熟的风韵,这昏黄的光线下一看,更有一种让人难耐的悸动。

    大战在即,血染沙场之前,放松一下心情,轻装上阵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邪恶”的念头滋生,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坏笑,趁着花木兰不注意,一把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要做什么,这里可是中军大帐,你也敢胡来。”花木兰顿时脸畔飞晕,娇羞嗔道。

    陶商一脸邪恶,嘿嘿笑道:“为夫明天就要上战场了,心里边紧张的很,夫人你就大发慈悲,让为夫放松放松吧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君,嗯~~”花木兰欲拒还休,假意挣扎了几下,却还是仍由陶商抱往了内帐。

    那靡靡的声响,很快从帘帐缝中悄然溢出。

    帐外的甘梅还没走远,听得内中的声响,眉色间不禁掠过几分嫉妒,脸庞更是转眼红到发烫,身上也跟着燥热起来,只得慌慌张张的离去。

    一宿贪欢,结束之时,陶商已是荣光焕发。

    不知中,东方已蒙蒙发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是人最困的时候,也是睡眠最深的时候,陶商就是要在此时,对刘备的大营发动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花木兰伺候好陶商穿衣后,先行出帐,去令亲军列队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陶商眼眸中带着凛烈的杀机,扶剑缓缓步出了帐外,但见大营中,成百上千的将士们已经鱼贯出帐,默默无声的去往指定位置集结,黑夜中,就像是一支幽灵的军团,正在无声的酝酿着杀机。

    陶商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他能够感觉得到,胸中那股压抑以久的怒火,更在迫不及待的要喷发而出。

    自被放逐海西后,他几次三番的为刘备所算计逼迫,
重生七零逆袭路txt下载
可谓险象环生,早已是憋了一肚子的火。

    今天,他就要用一场决定性的大胜,彻底清算刘备对他的种种所为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战场上刀枪无眼,你一定要小心才是。”甘梅重新出现在眼前,她从帐中拿出陶商的头盔,踮起脚尖来,为他把头盔戴上。

    尽管衣甲是主母花木兰替陶商穿的,但甘梅却仍不放心,又将他的衣甲重新检查一遍,生怕他在战场上出什么差池。

    陶商看得出,眼前这童颜巨峰的奇女子,是发自内心的对自己关怀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公子我有老天保佑,没事的。”陶商却笑的自信从容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公子还是不可大意。”甘梅却忧心不减。

    陶商正待再宽慰她几句时,身后却传来一个声音:“有我在,你的公子会没事的,谁敢伤他一根毫毛,我就把谁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女子的声音,却有一种男儿的豪迈,陶商不用猜也知道是自己的夫人花木兰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,果然见花木兰策马而至,手提银枪,赤色如火的披风在身后猎猎飞舞,衬得她宛如绽开的火莲花一般。

    甘梅一瞧见花木兰,不由的想起几个时辰前,她在帐外听到的那男女靡靡之声,顿时暗生羞意,脸畔悄然掠起一丝晕色,只能福身一礼,低低的回了一句“夫人”。

    “梅儿,有你主母保护,公子我不会有事,你就在帐中备好你甘家美酒,等着我回来痛饮一场便是。”说罢,再无多言,陶商翻身上马,策马向营门而去。

    花木兰向甘梅看了一眼,眼神中没有嫉妒之意,仿佛在暗示她安心,拨马转身,随着陶商消失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“希望上苍保佑公子,能够旗开得胜,平平安安的归来……”甘梅双手紧握,十指相扣,默默的为陶商祈求上苍眷顾。

    天色未明前,六千陶家军集结完毕,肃然的军气,仿佛要刺破昏暗的天空,杀出一个黎明来。

    环扫一眼肃杀的将士,再抬头看一眼东方,陶商马鞭一指,喝道:“全军出发!”

    营门轰然而开,陶商策马扶剑,第一个奔出大营。

    身后六千热血沸腾的陶家军将士们,挟着一腔的立功之心,井然有序的开出大营,按照事先的部署,随着臧霸、廉颇等主将,分从三路,借着未明的天色掩护,向着不远的刘军大营奔去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陶商如青松傲立,驻马于敌营两百余步外,鹰目凝视敌营虚实。

    两千的步骑主力军团,静寂无声的肃立,与此同时,其余四千兵马,也在臧霸和廉颇的率领下,抵达了指定位置。

    军阵前方,赤膀的樊哙,手提杀猪刀,面目狰狞,统领着五百刀盾手,早已蓄势待发,准备充当攻破敌营的尖刀死士。

    静立许久,估措着其余七路兵马,陶商拔剑在手,大喝一声:“给我点火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早已准备就绪的士卒,迅速的点起了三堆狼烟号火,片刻间,三道火冲天而起,方圆十余里皆可看见。

    “杀刘备,夺徐州,我陶商与尔等共享富贵,给我杀!”陶商长剑向前一指,厉声长啸

    “杀刘备——”

    “夺徐州——”

    雷鸣般的呐喊声中,幽灵般的军团轰然烈阵,如黑压压的地狱狂潮,向着安静的敌营狂涌而去。

    进攻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