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八十九章 证明你的诚意

第八十九章 证明你的诚意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番讽刺之言,如针一般扎在孙乾的心头,扎的他终于幡然省悟。

    原来,糜竺根本就没有叛投陶商,只是为了救自己二弟的命,在陶商威胁之下,不得已拖延了给刘备供应粮草的日期。

    而当晚他所偷听到的一切,也全都是陶商故意演给他的意,就是要借他之口,让刘备以为糜竺已降陶商,诱使刘备派兵前来击杀陶商。

    今天的这场会面,原本只是送还糜芳而已,陶商料定了他们会来袭击,等着就是借他们的手,杀死糜芳。

    糜芳一死,糜竺必迁怒于刘备,本来没有叛意,生生的被他们给逼反。

    糜竺一降陶商,军中粮草断绝,不消数日,必不战自溃。

    这就是陶商击破他们两万大军的妙计,一环套一环,他们的每一步都在陶商的预料之中,精妙到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诡诈到如此地步,我孙乾竟象小丑一样,被他轻松的玩弄于股掌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孙乾心中又羞又愧,一张脸扭曲变形,一腔悲怒喷涌而出,趴在地上冲着陶商大骂:“陶商,你这卑鄙无耻的奸贼,就算你用诡计击败玄德公,诈取了徐州,也必然人心不服,玄德公人心所望,早晚还会杀回来!”

    “卑鄙无耻,你们也配骂我卑鄙无耻么。”

    陶商冷哼一声,翻身下马,缓缓拔出长剑,“你们天天在琢磨着置我于死地,几次三番的想借他人之手灭了我,我今天只是学你们玩了一招借刀杀人而已,对付你们这种卑鄙无耻的人,就得用卑鄙无耻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陶商,你这阴险的奸贼,你就算杀了我,玄德公早晚也会替我报仇雪恨。”孙乾见陶商剑已出鞘,情知没有活路,便抱着必死的决心,破口大骂不休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屑的一声冷笑,“杀了你,我还怕脏了我的手,自有该杀之人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陶商手腕一抖,一道寒光刷的从孙乾脸前抹过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惨叫,一团血肉糊模的东西,便从孙乾的嘴巴里飞了出去,跌落于地,竟是他的半截舌头。

    断舌的孙乾嘴里狂溢着鲜血,想要骂陶商却半个字都骂不出口,只能趴在地上,嘴里“唔唔”的哼哼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宿主对孙乾实施残暴,宿主获10残暴点,宿主现有残暴点17。”

    最后再从孙乾身上搜取过残暴点,陶商不再管他,转身望向了东北方,糜家的私兵们已停止了前进的脚步,显然他们认出了陶商的队伍。

    片刻后,糜竺单骑而出,向着这边奔来。

    只身前来陶商阵中,意味着糜竺已不再怕被陶商所拘,铁了心准备归顺于他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意料中,陶商的脸上,悄然浮现一丝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糜竺,你的弟弟糜芳呢?”陶商对翻身下马的糜竺问道。

    糜竺走到陶商面前,一脸的悲愤,默默道:“我二弟已被关羽那个混蛋所杀。”

    陶商流露出一丝遗憾,回剑指向孙乾,“前日这厮杀了看守,夺马逃出了大营,这厮颇有些智谋,我怕他留在营中已久,刺探出了什么风声,便率精骑赶了过来,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孙乾爬向糜竺,嘴里唔唔的喷血,想要解释什么,却连半个字
鬼王相公,娇宠妻!吧
都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糜竺盯着孙乾,脸上的恨意如火狂燃。

    以他的智谋,其实可以猜得出来,孙乾杀人逃营这件事,可能性值得怀疑。

    甚至,他隐隐猜测到,这其中有可能是陶商布下的圈套,为的就是离间刘备和他们糜家的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怀疑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关羽亲手杀了他的弟弟糜芳,这代表着刘备已对他彻底失去了信任,抛弃了他们糜家。

    亲弟被刘备害死,家族又被刘备抛弃,于情于理,他糜家都不能再支持刘备。

    倘若刘备平定叛乱,重新拿下徐州,他糜家还能有好果子吃么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糜竺别无选择,只得向陶商一拱手,“竺有眼无珠,错信了刘备这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,前番多有开罪大公子,还请公子恕竺之罪,从今往后,糜家愿誓死追随大公子,为大公子赴汤蹈火,还请大公子给我们一个卖罪立功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,糜竺双膝一屈,跪倒在了陶商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个曾经轻视自己,不惜违背信义,也要逼着自己跟他妹妹退婚,这个天下三大富豪之一的糜家家主,终于跪倒在了自己的脚下,祈求着自己的原谅……

    痛快,何等的痛快!

    陶商心中一阵的舒服,仿佛憋在心底的一口恶气,终于又得到了宣泄。

    在某一个瞬间,陶商还真想一剑宰了糜竺,不过他终究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杀了糜竺,就等于把糜家再次推向了刘备那边,况且糜家乃徐州巨富,若能得到糜家的支持,击灭刘备之后,他跟吕布争夺徐州就又多了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就算要收拾糜家,也得等拿下徐州,再找他们秋后算账不迟。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很快就收敛下杀机,染血的长剑往糜竺跟前一扔,目光指向孙乾,“我可以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,不过你得先证明你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糜竺身形微微一震,看看地上的剑,又看看血淋淋的孙乾,立刻明白了陶商的意思,这是要逼他手刃孙乾,来证明自己归顺的诚心。

    孙乾是刘备的心腹亲信,一旦糜竺亲手诛杀,就意味着跟刘备彻底翻脸,再也回不了头。

    陶商手段的狠辣,不禁让糜竺背上掠起一丝寒意,他却没有选择,只能拿起剑来,一步步朝着孙乾走去。

    孙乾又痛又急,眼见糜竺逼近,却只能“唔唔”的哼叫,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一见着孙乾,糜竺就想起自己弟弟糜芳,被关羽所杀的那一幕,无论是否是陶商故意设计,孙乾都是其弟之死的帮凶。

    怒火再燃的糜竺,高举长剑,愤然骂道:“害死我二弟的帮凶,我要你偿命!”

    怒叫声中,长剑愤然斩落,孙乾人头应声落地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接过糜竺手中之剑,亲手把他扶起来,拍了拍他的肩膀,虽不说话,却意味着已接受了他的归降。

    接着,陶商令将残存的几句俘虏,统统都召集在跟前,一脚将孙乾首级踢到他们跟前,血剑指着他们,冷冷道:“带着孙乾的人头回去告诉刘备,徐州本就是我陶家的徐州,他窃我陶家基业,害死我二弟陶应,这血海深恨我陶商非报不可,孙乾就是他来日的下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