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989章地下世界,五皇

第989章地下世界,五皇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990章  地下世界,五皇

    于微瞥了一眼,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年纪与她相仿,怎么可能是一名上校?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上面印有中央军委的鲜红印章,于微绝对会怀疑这是假的军官证!

    “不对,就算你是京城军区的人,也没资格管我们柳州的刑事案件吧?”

    不知哪来的勇气,于微不甘道。

    朱雀没有多说话,只是默默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,说了几句后,就递给了于微。

    于微微微蹙眉,拿过来,“喂?”

    “小微,我是李征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传出一个厚重的男人声音,十分严肃道:“我现在以柳州省警察厅厅长的身份命令你,立即停止对宁小北先生的一切调查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于微诧异。

    那头沉默一会儿,旋即,一个叹息般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宁先生刚刚被授予少将军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于微玉手一抖,手机都差点没拿稳。

    少,少将?

    她难道是在做梦吗?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于微挂掉电话,把手机还给朱雀,然后深深看了宁小北一眼。

    这小子,资料上显示仅仅十九岁,还不满二十岁!

    不瞒二十岁的少将,这是多么荒唐离谱的事情?

    就好像有人告诉她,明天外星人即将进攻地球一样荒诞!

    于微走后,朱雀一挥手,内劲外放,将房门重重关上,然后一双妙目看向宁小北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她问道:

    “你真的杀了洛克法?”

    “洛克法?谁啊?”

    宁小北端着杯茶,翘着二郎腿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冰皇啊,最强大的杀手之一,和武皇、火皇、力皇并称为地下世界‘四皇’,也是天赋觉醒最完全的超凡者之一。”

    朱雀一边说着,一边眨巴着好奇的大眼睛,静静打量宁小北。

    ‘他才十九岁,怎么能这么厉害?’

    ‘就算是白虎和青龙大哥,都没有这么辉煌的战绩吧?’

    宁小北翻了个白眼,“无聊的家伙,总喜欢取什么代号。四皇,我还五环呢。”

    啧啧称奇后,朱雀轻咳一声,恢复了高冷的神态,道:

    “二号首长说,你这次行动虽然为我华夏扬了名,但也惹下不小的麻烦,留下了一堆烂摊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锅我可不背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一摊手,很无辜地说道:“是他们要来杀我啊,我小小的杀几个,震慑震慑他们,应该不算过分吧?”

    “小小的杀几个……”朱雀嘴角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“这烂摊子嘛,就麻烦美丽可爱的朱雀小姐帮忙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靠在椅背上,懒洋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像句人话。”

    朱雀撇了撇小嘴,又道:“喂,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回京城?秦首长都被你放了好几个月的鸽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傍晚的机票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道,话刚说完,他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夏树州,盛高远?”

    他嘴角一勾,倏然站起身。在神念探查下,他能很清晰地看到,有两个客人登门拜访,却被宁家子弟拦住了
劈天斩神笔趣阁
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无关紧要的小角色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开门,下楼,朱雀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秋霞小姐,你就让我见宁先生一面吧!上次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我这次是来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盛高远作为身价千亿的大佬,却一个劲求地着宁秋霞,就差没给她跪下了。

    但宁秋霞只是横身挡在他身前,不管他怎么求,只有三个字:

    不、准、进!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我是华夏农业工程院的夏树州,天华大学的终身名誉教授。我现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项目,需要和宁先生合作!这个项目,可以拿诺贝尔生物奖!”

    满头白发的夏树州,略显激动道。

    从脸色上来看,老头略显憔悴,不过却异常得精神矍铄。

    “管你哪个大学的教授,还是校长,一律不准进。”

    宁秋霞张开双臂,就跟个流氓一样油盐不进,不管你说啥,就是不给进。

    看着俩人跟孙子似的,宁秋霞心里暗爽不已。

    ‘哼,叫你们那天那么狂,现在知道我逍遥哥的厉害了吧?’

    旁边,宁松、宁蝶和几个宁家子弟,都是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直到宁小北带着朱雀,从楼上走下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宁小北故意问道,语气不悦。

    “宁先生!我是盛高远,有急事请你相助啊!”

    盛高远见宁小北终于现身,激动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宁小北龙行虎步,几步就走到他身前,随意扫了他一眼,冰冷道: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宁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盛高远顿时有种想抽自己几巴掌的冲动,他满脸哀求道:

    “宁先生,上次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我向您道歉。可是那几片牡丹园,是我的命根啊……甚至关系柳州几百万市民,您可不能不管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宁先生,那片牡丹园里,还保留有我们重要的科研成果!”夏树州也是满脸焦急。

    “关系柳州几百万市民?”

    宁小北不屑地瞥了盛高远一眼,“你这扯犊子的功夫,不去微博上当段子手,实在是太屈才了。”

    “段子手……?”

    盛高远哭笑不得,旋即,他把心一横,“这样吧,宁先生,您开个价吧。您要怎么样才肯出手帮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缺钱,但要我出手也容易,拿些五千年以上的天材地宝来。我心情一好,说不定就帮你们了。”宁小北眉头轻挑。

    “五千年以上的天材地宝?我,我这上哪儿弄去啊。”

    盛高远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没有,那此事便作罢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毫不留情道:“那日在牡丹园,我很明确地告诉过你们,就算你们跪下来求我,我也不会再帮你!你以为我宁逍遥说话,都是放屁不成?”

    “秋霞,小松,送客!”

    宁小北一拂袖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启程回京城了,几位还是请回吧。”宁松走上前,冷漠道。

    “回京城?这不能啊……”

    盛高远心里泪牛满面。

    但是没辙,凭他的本事,根本留不下宁小北。

    他只能看着宁小北戴上墨镜,带着一帮宁家子弟,离开了酒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