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_第980章激动的夏院士

_第980章激动的夏院士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分钟…

    两分钟…

    等到众人回过神来时,已是三、四分钟之后了。

    只见周济玄望着大丛及膝的牡丹花群,激动地浑身发抖,“这……这是一指结阵的仙法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一指结阵?”几个农科教授问道。

    周济玄摘下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,叹息道:

    “一指结阵,在我南派风水界乃是最高布阵之道,被尊称为仙家秘法。数十年前,我也只是听我师傅谈起过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比起周大师你的掌阵又如何?”扎着马尾的女学生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就别埋汰我了。”

    周济玄满脸沮丧,摇头苦笑道:“南派掌阵,不过是俗世手段,焉能和仙家术法争锋……我这是一叶蔽目,不见泰山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女学生眨着杏眸道:“刚才那位先生如果肯出手的话,牡丹园的麻烦,不就迎刃而解了吗?”

    一句话,顿时点醒了盛高远。

    “他人呢?”

    盛高远一个激灵回过神,却发现宁小北一行人早已不知去向,他满脸错愕,心中懊悔不已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他……他们好像走了。”杨姓女秘书道。

    “哎,是我们有眼无珠啊!”

    老院士夏树州也是跺了跺脚,急忙对盛高远道:“盛董,快!马上派人将刚才那位小兄弟请回来,决不能让他走了!”

    “老师,别急,当心身体!”身旁一个教授扶住他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你们根本不懂,眼前这一切,意味着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夏树州剧烈咳嗽几声,然后弯腰摘下一朵怒放的紫色牡丹,对着众人道:

    “这朵魏紫,六月份才会初开,但现在是几月?三月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朵酒醉杨贵妃,七月初盛放。”

    “青龙卧墨池,九月开花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摘下一朵名贵牡丹,夏树州手都要颤抖一下,到了最后,他神情激动无比,甚至达到了亢奋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!?”

    看着彷如入了魔般的夏老,众人摇摇头,他嘴唇颤颤抖抖道:“那个人,他既能让牡丹花无视季节地盛放,是不是也能让其他植物逆向生长?让已经灭绝……甚至史前的物种复活!”

    夏树州越说越激动,脑子里荒诞的想法,一个接一个蹦出来。

    但科学本就是一个大胆假设,谨慎求证的过程。众人虽然茫然,但见夏老的样子,也是意识到了事态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“在现代生物科学里,这几乎是一种颠覆性的现象,稍微研究两年,就可以申请诺贝尔生物奖了!”

    “快!小杨,安排人,一定要将那位先生请回来!”

    盛高远听得懵逼了,但却很快反应过来。那小子这么牛逼,都能拿诺贝尔奖了,解决他这小小牡丹园的麻烦,还不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“好,董事长,我马上打电话给保安队长……”

    女秘书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宁小北已经带着宁蝶、宁秋霞和宁松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逍遥哥哥,你刚才……你……你是怎么办到的!?”

    宁蝶一双眸子堆满了小星星,嘴角弯成了月牙儿,无比崇拜地看着宁小北。

    “一点小小的术法罢了,你想学?”宁小北笑着瞥
异界卡神系统sodu
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想!”

    宁蝶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,这么酷炫拉风的术法,谁不想学啊。

    “哈哈!好,等你身体好些了,我就传授给你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宁蝶是他的妹妹,对于独生子女的他来说,有一个这么漂亮可爱善良的妹妹,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蝶儿想要什么,他自然会满足。

    而前座的宁秋霞和宁松都是羡慕地舔了舔嘴唇,随即,宁松目光一瞥,发现几个保安气喘吁吁地朝他们跑来,后面跟着盛高远、盛辉、还有几个荣盛集团的董事,不断地在招手。

    “逍遥哥,怎么办?”宁松扭过头。

    “哼,这些家伙,肯定是见识到逍遥哥的厉害,现在想过来道歉!”宁秋霞愤愤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理会他们,开车!”

    宁小北径直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宁松一笑,一脚油门,兰博基尼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!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!!”

    盛高远几人追着车子,在车窗上奋力捶打几下,满脸歉意和惶恐。

    但宁小北就犹如老佛入定,看都不看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就开走了,离开了牡丹种植基地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盛高远气得狠狠一跺脚,肺都快气炸了。

    “盛董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女秘书喘了口气,看宁小北那样,必定是记了仇,岂会轻易出手帮他们。

    “调监控,查他们的车牌号,一定要找到那个人!只有他能救我们的牡丹园了……”

    盛高远双手叉腰,气喘吁吁,忽然又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辉不是认识他们吗?”

    猛地一扭头,他双目冒着精光盯紧了盛辉,后者则是一脸呆萌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逍遥哥,我们真不管那个牡丹园了吗?”

    走到半路,宁松忍不住嘀咕道:“那么朵牡丹,看着怪可惜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管什么管?”

    “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,他们的死活,与我们何干?何况,逍遥哥本来都打算帮他们了,是他们自己作死。”

    宁秋霞似乎还很气愤,旋即,口袋里手机响了一声,她掏出来一看,是盛辉那家伙。

    直接翻了个白眼,理都没理。

    车子往一家柳州五星级酒店驶去。

    宁秋霞透过后视镜,不时偷瞄宁小北几眼,发现后者一直在闭目养神,然后她胆子就大了起来,开始肆无忌惮的偷看。

    “这张脸,明明不怎么样,但怎么越看越帅呢……”

    宁秋霞凝望着后座上的男人,情不自禁地轻咬嘴唇,很快回想起几个月前,在岳阳洞庭湖上,那张俊美如天神般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可以随便改变相貌,武功练到了这种地步,真是近乎通神啊……”

    宁秋霞不由感叹一声,再次抬起头的时候,却发现后视镜里的宁小北,已然睁开一双星辰般明亮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她吓得一激灵,旁边的宁松连忙回道:“怎么了,秋霞姐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宁秋霞赶忙将红扑扑的小脸瞥向窗外,不敢再偷看宁小北。

    他不会发现了吧?

    宁秋霞心脏“扑通扑通…”的,如小鹿般乱撞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