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_第975章牡丹园的怪事

_第975章牡丹园的怪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这个,我们好像来不及了……大长老说,下午就该启程回京城了。”宁松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“太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宁秋霞瘪了瘪小嘴。

    这时,服务员小帅哥听到他们的谈话,也是笑着说道:“是啊,来柳州不去木兰牡丹园的话,确实是大憾。那里景色很好,很适合拍照,不过最近几天,里面好像出了点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,小蝶,我好想去牡丹园玩啊,你帮我跟大长老说声好不好?”宁秋霞语气央求,双手合十,就跟拜菩萨一样看着宁蝶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几个,平时关系很好,但若严肃地说起家族地位,宁蝶要远远高于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如你求求逍遥哥哥吧?他如果发话,大长老肯定不敢反对。”宁蝶把包袱抛给了宁小北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宁松笑嘻嘻看向宁小北,“只要逍遥大哥肯帮忙,就算是老爷子都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宁逍遥……你帮帮忙吧?”宁秋霞嘟起小嘴,在宁小北面前卖起了萌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求我了?”

    宁小北斜了她一眼,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逍遥,逍遥哥,你就帮帮忙吧,以为我唯你马首是鞍如何?”宁秋霞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期盼道。

    “我稀罕你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撇了撇嘴,随即道:“你打电话给大长老吧,就说我说的,明天再回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欧耶!逍遥哥,你太棒了!”

    宁秋霞恨不得站起身在宁小北脸上亲一口。

    她马上掏出手机,拨通了大长老一个男秘书的电话,电话里,她报出宁小北的名字,那男秘书立马转告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狐假虎威的模样,几人都是笑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啊,我再打个电话给我一哥们,让他带我们进去。”宁秋霞再次拨通电话,很快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小蝶,我们去牡丹园玩。”

    宁蝶将剩下的奶茶一饮而尽,舔了舔薄薄的红唇,嬉笑道:“今天我要在朋友圈霸屏!”

    “走喽!”

    宁蝶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三人走在前面,宁小北跟了上前,不由笑着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唉,这种简简单单的生活,貌似也挺不错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像我这种人,永远享受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宁松上了一辆兰博基尼,载着几人,驶向木兰牡丹园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宝蓝色的兰博基尼,驶进了一大片花卉种植基地,四周是长长的大棚,一眼望不到头,连路边都有大丛鲜花盛放,只是一朵朵蔫头搭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秋霞姐!”

    木兰牡丹园前,几人下车,见到了正在等候的一个穿着迪奥白衬衫的青年,眉宇间,夹杂着一丝愁色。

    “介绍一下,这是盛辉,我哥们。”宁秋霞给几人介绍起来,“我俩是高中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,我是盛辉。”

    这位年轻富少脸上露出得体的绅士笑容,望向宁蝶的瞬间,眼睛猛地一亮。

    好水灵的妞!

    “别想!”

    身旁的宁秋霞敲了他一个脑瓜崩,瞪着他警告道:“知道这是谁吗?我宁家大小姐,宁蝶,我劝你别动歪脑筋啊。”

    “宁家大小姐!”

    盛辉猛地一个激灵,立刻
美漫之小小炼宝师笔趣阁
收回炙热的目光,转而一副微微惶恐的脸色。

    宁家可是京城的大家族啊,他区区一个集团大少,怎敢相提并论?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宁蝶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宁蝶噗哧一笑,显然习惯了别人这种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好,我是盛辉。”

    盛辉尴尬一笑,随即目光落到了宁小北的身上,瞳孔不由一缩,“武者?”

    “宁蝶小姐,这位是你的保镖吗?”

    “保镖?”

    一旁的宁松嘴角狠狠抽搐几下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你!”

    这下,宁秋霞直接一脚踹在盛辉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盛辉回首,一脸无语道。

    这是宁秋霞踢他啊,若是换了别人,他早就叫人抽死丫了!

    不过上高中那会儿,宁秋霞是他们整个学校的女霸王,一身武功无人敢惹。曾经赤手空拳,单挑二十几个社会上的流氓,还把对方打得屁滚尿流,差点没把他吓死。

    “你个白痴!这是我们宁家的大人物,什么保镖呀。”

    宁秋霞对他使了几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宁家的大人物?”

    盛辉心中一惊,难不成比宁蝶还要大?

    不过看天不怕地不怕的宁秋霞,露出这么一副紧张模样,他也就不作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……大哥,怎么称呼?”盛辉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叫我逍遥就好。”宁小北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,逍遥大哥,你们既然赏脸来玩,今天下午吃喝玩乐都算在我盛辉的账上。”盛辉拍拍拍胸脯,豪迈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带你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随后,盛辉和牡丹园的保安打了声招呼,领着四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宁秋霞牵着宁蝶的手,兴致满满地走进了这座庞大牡丹园。

    但里面的风景,却让众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什么呀?盛辉,你们家族企业在搞毛啊,牡丹都死完了。”

    宁秋霞直接傻眼了,发起了小脾气。

    宁蝶也是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牡丹园里,的确种植着不少牡丹,还有魏紫、二乔、洛阳红,甚至青龙卧墨池等少数罕见的名贵品种,只是这大片大片的牡丹,都呈现一种颓败之势,蔫头搭脑的,令游人兴致全无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七八个人聚集在一起,眉头紧锁,不时摘下一朵牡丹,相互攀谈。

    “我在电话里说了啊,最近牡丹园状态不太好,你自己非要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盛辉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,讨打!”

    宁秋霞气得不行,撸袖子就想揍他。

    “秋霞姐,别,我爸在这儿!”

    盛辉赶紧躲开,面露苦笑,话音刚落,不远处就传来一个不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辉,吵什么吵!”

    一个西装革履、,满脸愁烦的中年男人抬起头,呵斥了一声。身旁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农研人员,和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,也都望了过来,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爸,这我几个朋友。”盛辉走过来,歉意笑道。

    趁着间隙,宁秋霞向宁小北几人介绍道:“盛辉的老爸,盛高远,柳州荣盛集团的董事长,身价数千亿,是柳州首屈一指的大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