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972章要忏悔,去地狱吧

第972章要忏悔,去地狱吧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宁老爷子咬了咬牙,“逍遥,你要问什么快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点了点头,语气低沉道:“宁金满,我问你,四十年前的一个雪夜,我姑奶奶宁小雅究竟是怎么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玩笑过后,众人呼吸为之一滞,都是盯向场中。

    宁蝶迅速擦干泪水,目不转睛地看着宁金满,身旁宁秋霞握住她的手,轻声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小蝶,我看宁逍遥一定是在说谎,家主这么疼你,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宁蝶心中五味陈杂,这些年来,二爷爷确实对自己很好,甚至可以说是溺爱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样,她内心就越发不安。

    终于,宁金满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设计害死,然后嫁祸给了我大哥宁巡。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震惊。

    “卧槽,爆炸新闻啊!”

    “四十年冤案!”

    “这宁家的水可真深啊……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传来一片唏嘘之声,而宁佛大脑一阵天旋地转,听到真相的一瞬间,差点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宁孔武疯了一般冲过来,双眼充血,如同暴怒的野兽般盯着宁小北。

    “爷爷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……宁逍遥,这一定是你使得卑鄙手段!蝶儿,曾爷爷,你千万不要信他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宁小北冷冷一笑,继续问道:“说,你为什么要害死你的亲妹妹!把全部过程给我说出来!”

    字字如刀,符箓运转,宁金满的潜意识开始挣扎起来,但是没用,他瞬间就又被傀儡符给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家主继承人之位。”宁金满继续面无表情道:

    “四十年前,在宁家,大哥无论是武道、头脑、交际和人脉,都胜过我太多,而且他又是长子,我如果不做点什么,家主必定与我无缘。于是,一个计划在我心中慢慢酝酿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托朋友打听到,在琅琊山的一座寺庙内,有一个戴着骨牙项链的光头和尚,他经常会给前来拜求的‘善男信女’一些邪恶叵测之物,比如诅咒佛珠、自杀项链、噩梦戒指一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打听到位置后,就亲自动身前去,求得了一个噩梦戒指。光头和尚交会我使用方法后,我回到京城,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了大哥。他戴上之后,身陷恐怖的噩梦,这时我又将小雅引来,大哥疯癫之下,一掌震碎小雅的心脉,将其击毙……我就躲在暗处,肆意偷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“竟然有这种内幕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响起了一大片倒抽冷气的声,所有人望向宁金满的目光,都是彻底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由一开始的崇敬、到可怜、再到恶心和痛恨。

    “自己的亲生妹妹和亲生大哥都能下得去手,真很!”

    “败类啊,宁老爷子一生英明,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败类?”

    “宁逍遥的手段太牛逼了。”

    唏嘘之声,四下而起。

    宁小北震惊之余,也是捕捉到了宁金满话中的几个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“戴骨牙项链的光头和尚?”

    “诅咒佛珠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和吴秀珠陷害二姨妈的邪恶之物吗?”

    “同样是在琅琊山……看来,那座古庙里,藏着某种秘密……”

    宁小北目光微眯,将此事记在心中,随即一抬头。

    宁家众人全部傻眼了。

    宁佛目光涣散,失魂落魄地跌倒,被宁家一个老者扶住。

    宁孔武脸色惨白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宁蝶则是崩溃大哭,本就体
英雄联盟:领袖之勋吧
弱多病的她,直接哭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畜……畜牲!”

    宁海紧捏拳头,双目充血,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去,一拳头砸在宁金满的脸上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宁金满结结实实挨了一拳,倒在地上,却砸醒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妖怪……你不是人!”

    宁金满捂着鲜血纵横的头,从地上爬起来,惊恐无比的看向宁小北。

    方才,他虽然吐露真言,但脑子却很清楚。他也明白,这些话必须烂在心里,决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脑子里那张傀儡符,连小成密宗都能控制,更何况他一个普通人?

    “爸,爸……你听我说!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这都是这小子使得妖法!”

    “你要相信我啊!!”

    宁金满急得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当年,你说要去江南出差,顺便见一位老朋友。我信以为真,原来你是去琅琊山啊……”

    宁佛怅然若失,老泪纵横,恨铁不成钢地哽咽道:

    “金满,你怎么这么傻……四十年前,你大哥曾经和我说过,他不会要这个家主,因为比起世俗界的功名利禄,他更向往武道巅峰的风光……你不争,这个家主也是你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宁金满听到这句话,如遭五雷轰顶,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,狠狠地攥住!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从没想跟我争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为什会这样!!”

    宁金满崩溃地跪倒在地,鼻涕和眼泪一齐涌出,整个大厅死寂一片,只剩下他断断续续的哭嚎。

    “小雅……巡儿……爸对不起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宁佛仰天泪流,随即狠狠咬牙,“逆子!!”

    宁佛猛然举起手,运气内劲,眼中杀机遍布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爸不要……不要杀我,我错了!我知错了!”宁金满抱着宁佛的腿,痛哭流涕,心中尽是悔意。

    他目光剧烈颤抖,望着宁金满那张脸,他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挥下去。

    他宁佛,只剩这一个儿子了啊!

    望见这一幕,不远处的宁孔武,悄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曾爷爷,既然你下不去手,就让我来代劳吧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淡淡出声,语气冰森阴冷,听到耳中,就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……不能杀我,我是你二爷爷!”

    宁金满恐惧大叫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有些账,必须要收回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你让我爷爷在天之灵,如何能安息?”

    “要忏悔,去地狱吧!”

    宁小北字字珠心,再也无法按捺心中澎湃的杀意,他一指点出,一道绿芒笔直射出,瞬间洞穿了宁金满的胸口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滞,呆呆地低头望了一眼胸口,那里有一个小洞,正在汩汩流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宁金满脑袋砸在地上,目光失去了焦距。

    宁金满,死!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“宁逍遥,我跟你拼了!啊啊啊!”

    宁孔武见自己爷爷被杀,几如癫狂,仰天怒吼一声,不顾一切地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蝼蚁一般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看都不看,随意拂袖,一道劲风席卷而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宁孔武只感觉自己撞在了一面无形的铁板上,眼冒金星,骨头都要撞裂了。旋即,他身子炮弹般激射而出,重重砸在墙面上。

    一袖,重伤!

    “宁逍遥,我和你不共戴天……”

    宁孔武起码断了七八根骨头,但一双眸子,却猩红刺目,充满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