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971章我来取你性命

第971章我来取你性命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是宁逍遥……”宁秋霞脑袋有点发晕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宁孔武脸色煞白,脸上再也那副天之骄子般的傲色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深深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只有宁蝶,睁着一双美眸,里面泛起惊喜。

    “宁大师,不知你有何事?”宁金满迟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宁金满……四十多年前,宁巡这个名字,你可记得?”

    宁小北目光幽深可怖,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轻声细语落在宁金满的耳中,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!

    宁巡!

    这个名字,宁金满几乎将其埋葬在脑海记忆的最深处,若不是宁小北今天提起来,他都要淡忘了!

    “噗通……噗通……”

    宁金满心脏剧烈跳动几下,迅速将眼底那抹慌乱掩藏起来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告诉我,你……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宁佛此刻再也压抑不住激动之情,一双老眼中,已有泪珠涌动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时隔四十年……宁巡的孙子,您的曾孙子……来找您了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语气虽轻,但目光却带着彻骨的冰寒,彷如实质,要将人的灵魂都冻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宁佛一听这话,浑身如遭雷击,目光剧烈闪动,刹那间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“你是巡儿的孙子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了宁海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宁巡的儿子,宁海。”

    宁海此刻也是攥起拳头,有宁小北的灵力相助,他不再畏惧几个先天密宗或是化境宗师的威压。

    “宁海……宁逍遥……”

    宁佛老爷子有点不知所措,平日睿智的目光,慌乱一片。

    整整四十年了,他一直在思念宁巡,但他做出的事,却又足以让他痛恨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宁海,大哥的儿子?”

    宁金满目光扫向宁海,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撼,有些畏惧地看向宁小北,他咬牙道:

    “宁……宁大师,莫非你今天,是专程来找我们算账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算账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摇摇头,目光锋利如刀,笔直射向宁金满。

    “我来取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宁佛急声大喝,连忙挡在了宁金满面前,但面对他这位曾孙子的目光,即便是他,也是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他硬着头皮,用颤抖的语气道:

    “孩子,我知道你心里有气,怪我们害得巡儿颠沛流离,生死不知,可是……当年,你可知发生了什么事!!”

    “就是!宁大师,你爷爷当年害死了小雅姑姑!这笔账,怎能算在我们宁家身上?!”宁吉昂首争辩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,滚!”

    宁小北目光横扫过来,喉咙一滚,直接吐出一个宛如九天雷音般的字符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宁吉犹如遭到五雷轰顶,化境小成的修为,完全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口血箭从他口中喷出,他身子犹如一块破布般飞出十七八米,倒在地上,抽搐不已。

    “吐字杀人!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孙静衍,大吃一惊,想不到宁逍遥的修为,已经与神境无异,怪不得能击杀阎擎苍那等
放纵的青春期无弹窗
人物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旁边的宁孔武,惊恐大叫,慌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吉!”

    宁金满呆滞了一下,也是失声痛叫,旋即看向宁小北,目光怒火中烧,“宁逍遥!你怎能随意杀人!还有没有将我宁家,和华夏的法律放在眼中!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杀他了?”

    宁小北冷冷一哼,“放心,你儿子只是受了点小伤,最多昏迷个十天半月。我觉得,你现在应该担心担心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宁金满下意识想要逃跑,但一想阎擎苍在此人手里都没跑掉,更何况他?

    “你设计杀害我姑奶奶,陷害我爷爷,派人追杀他,让他身受重伤,修为尽废,郁郁而终。还让我一家在穷苦贫苦的山沟里过了数十年,我父亲要来京城讨公道,更被车子撞断一条腿!”

    宁小北平静的脸庞,在一瞬间变得微微狰狞起来,杀意纵横,“你说我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,设计?陷害?”

    宁家众人面色大震,“孩子,你……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曾爷爷,你被骗了四十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,就让我来为你揭开谜底!”

    宁小北摇摇头,手掌一摊,一张早已准备好的傀儡符箓被他猛然掷出!

    黑色符箓,化作一道流光,瞬间没入宁金满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啊!这是什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还没说完,宁金满就被占据灵魂,目光空洞,瞳孔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!”宁佛急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张符箓,名为傀儡符,能够彻底控制被施法者的心神,让他往东,他绝不敢往西。”宁小北说道。

    “傀儡符?”

    “世上竟有如此奇妙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宁大师果真像传说中一样,法武合一!即使半神之境的强者,又是一位术法真人!”

    周围群众纷纷议论。

    而宁家众人,都是怀着紧张的心情,看向场中。

    特别是宁蝶,她早在听到宁小北提及‘姑奶奶’二字时,就泪流满面。她从小就被告知,是大爷爷宁巡害死了她奶奶,那个男人,是整个宁家的叛徒。

    她也因此痛恨了宁巡这个名字十几年。

    但宁小北现在说的话,却在她心中掀起惊涛骇浪,她奶奶,竟不是被宁巡害死,此事另有隐情?

    “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背着双手,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宁金满。”

    “年龄。”

    “61岁。”

    “身份,地位。”

    宁金满语气顿了顿,继续呆呆地道:“京城宁家家主,宁佛老爷子二子,京城宁氏集团董事长……”

    他报出了一连串职务,xx主席、xx董事长、xx会员。

    最后,他甚至整出一个‘绯色会所永久黄金会员’

    “噗哧!!”

    一个世家子弟没忍住,直接笑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旁边朋友问他干啥笑,他说,这绯色会所,是京城有名的淫乱之所,里面脉动、群p、轮乱、人妖、同性……什么都有,每个星期组织一次会面,会员都戴着面具,进行各种恬不知耻、不堪入目的活动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宁家主还是绯色的永久黄金会员……”不少人都是暗自发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