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968章宁佛

第968章宁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黑风高之夜。

    凯悦酒店。

    这是全柳州最奢华的五星级酒店之一,地处寸土寸金的浦西威海路上,装修奢简,标间住一晚都要四千rmb,普通人根本负担不起。

    但为了此次参加丹药交流会,整个酒店一层到五层,都被姜家包了下来。

    十几名尊贵的姜家子弟,尽情享受这份奢侈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阳哥,难得来柳州一次,晚上不出去哈皮哈皮?”

    金碧辉煌的大厅里,几个穿着花衬衫的姜家子弟,勾肩搭背地朝着一个正翻阅着杂志的青年走来。

    姜守阳瞥了说话的青年一眼,稍一打量,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“脸色虚浮,下盘不稳,整日沉迷酒色,我看你们啊……迟早死在女人肚皮上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阳哥,我们练的那点半吊子功夫,都是平时装逼用的,哪能跟你比啊?”

    说话的姜家子弟面色尴尬,但依旧露出谄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眼前的姜守阳,可是姜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,年仅二十三便半步化境,是家主重点培育的苗子。

    “守阳,你这么说就不妥了吧?”

    不远处,姜枫穿着名贵的范思哲衬衫,搂着一个妖娆妩媚的女子走来。

    “像你们练武的,又怎知女人的妙处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伸出一根手指挑起妖娆女子的下巴,满脸邪笑地看向姜守阳,“守阳,你看我刚刚吊到的马子怎么样?你要是喜欢,借你玩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少爷好意,守阳不需要。”姜守阳抱拳拒绝,神情坚定。

    “武呆子。”

    姜枫语气不屑道。

    闻言,姜守阳面色微动,却也没敢表现出什么。姜枫可是家主的儿子,即便再不学无术,他也要尊敬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酒店大门忽然打开,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爸?”

    姜枫扫了一眼,立马跑上前去,“爸,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眼前的姜家家主姜龙,脸色惨白,没有一丝一毫人色,眼神被恐惧填满,浑身发抖,整个人就跟掉了三魂七魄似得。

    “家主!”

    姜守阳等几个姜家子弟也是跑过来,一个个都傻了。平日里那个不怒自威的家主,究竟见到了什么,能吓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“死了……都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姜龙嘴唇颤颤抖抖,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地毯,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得了精神病呢。

    “什么死了?爸,你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?”姜枫奇奇怪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姜龙才缓过神,接过姜守阳递过来的一杯水,咕咚咕咚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他定了定神,尽管龇着牙,但眼中依旧有着恐惧。

    “枫儿,守阳,通知所有姜家子弟,今晚连夜撤离柳州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姜枫一脸诧异。

    “你听不到我的话是吗?!”

    姜龙怒眉一掀,神态恢复了往日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是……”姜枫脖子一缩,哪敢违抗姜龙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家主,我爸呢?”

    姜守阳突然想起来,一小时前,他爸和姜龙一起出去来着。

  
术士不朽小说5200
  “浮生……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姜龙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……死了?”

    一句话,如同晴天霹雳,让姜守阳眼前一阵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…  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傍晚,华灯初上之际。

    大明山庄灯火辉煌,千人齐聚,除了众多世家子弟外,还有各大上流社会的精英人物,都可以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每年的丹药交流会都会举行三日,华夏过半的豪门世家都会被吸引前来。在这里,随便一颗洗毛伐髓的丹药,往往能拍卖出天价。

    “看!又有大人物来了!”

    大明山庄的门前,挤着不少柳州富少,都是来看热闹,攀结大人物。

    只见一辆加长版的宾利停在路旁,从上面走下来一个鹤发童颜,身穿白衣的老者。看模样,已入期颐之年,足有百岁高龄。

    “爸,慢点,小心台阶。”

    前座又下来一个六七十多岁左右的老男人,西装革履,虽然年纪稍大,但保养得很好,身体挺拔,看起来和五十岁无异。

    哪想,白衣老者摆了摆手,笑道:“难道……我宁佛已经老到走路都要人搀扶的地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爸,爷爷身体硬朗得很呢!”

    一个三四十岁、戴着副墨镜的男人从车上走下,一边摘下墨镜,一边来到宁佛身边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,好吧。”

    见儿子宁吉也这么说,宁金满便笑了笑,任由老人自己走了。

    但周围却响起了一片惊讶声。

    “宁佛?难道这老者就是京城宁家的寿星,宁佛?!”

    “听闻他足有一百多岁,武道也臻达先天之境,在华夏武道界,有老仙翁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宁老爷子亲自过来,想必是为了那三颗六品仙丹!”

    宁佛和宁金满的出现,瞬间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。宁家虽然算不上华夏望族,但也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“曾爷爷!”

    忽然,人群中跑出二女一男,赫然是宁蝶、宁秋霞和宁孔武。

    宁蝶来到宁佛身边,嘟起小嘴道:“曾爷爷,你闭关好久,蝶儿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不就见到了吗?”

    宁佛伸手在宁蝶乌黑的秀发上抚了一阵,和蔼而又慈祥地望着自己的曾孙女,苍老的眼睛里,却闪过一丝痛楚。

    数十年前,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,自己的女儿,蝶儿的奶奶,倒在血泊之中。而凶手,竟是自己最喜爱的儿子……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。

    ‘人老了,总是习惯性地回忆过去啊……’

    宁佛摇了摇头,随即目光落在宁孔武的身上,略一探查,满意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半步化境,不错不错。孔武,你今年才二十二岁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曾爷爷。”

    宁孔武收敛起平日的傲慢,恭敬无比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苗子啊。”

    宁佛很满意宁孔武的武道天赋,“加把劲,争取今年突破化境,曾爷爷就传你《崩拳云手》。”

    “崩拳云手!”

    宁孔武眸子立马涌现一股火热,据说这是他宁家压箱底的武学,整个宁家有资格学习的人,不出三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