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958章陈战国

第958章陈战国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旁的柳冰卿,本想告诉柳狂歌,宁小北绝对是化境宗师以上的存在,但见宁小北一副不愿提及的样子,她也就没多嘴。

    而见到宁小北从失去挚爱的悲痛中走出来,她打心眼里很高兴。

    至于……宁小北在洞庭湖上那惊天动地的战绩,柳冰卿也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随后,柳冰卿就拉着宁小北在大明山庄里转悠起来,为她介绍柳家在柳州的地位,几乎相当于龙家在京城,属于龙头老大。而在华夏丹道界,柳家更起着举重若轻的作用。

    在华夏望族中,最起码前六。

    而他身旁的柳狂歌,则是柳家第一天才,年仅二十二,就踏入化境小成境界。师从柳甫,刚刚突破九品炼丹师,被誉为这一代最有希望拜入万药谷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他和柳冰卿在柳家中,最得柳老爷子的喜欢。

    “小北,刚刚想跟你动手的人,是京城陈家的陈霸,内劲巅峰的修为。和他同伴的男的,叫宁孔武,半步化境,好像也是宁家这一代最杰出的天才。

    另一个女子,叫顾霜,是西府顾家顾老爷子的孙女……听闻顾霜武道修为平平,但却在三年前就晋入九品炼丹师,现在正向八品炼丹师发起冲击,这份丹道天赋,比表哥还强上一分呢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边逛着,柳冰卿一边给宁小北说着。

    “嘁,八品炼丹师?得了吧,再给顾霜三年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柳狂歌桀骜道:“至于炼丹嘛,这个东西讲解起来比较复杂……几分天赋,几分运气,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地方,就是体力。”

    他唇角一勾,“论修为,我可是小成宗师,体力充沛,而顾霜才内劲小成,怎么跟我比?

    炼丹,可是一门极其消耗心神和体力的活。没有充足的体力,一着不慎,就会爆鼎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柳冰卿这才恍然大悟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爆鼎,就是没有控制好炼丹火候,导致药鼎内发生爆炸,也就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所以啊,这次家族的炼丹比试,冠军就是我的囊中之物。”柳狂歌笑道:“哎呀,《抱朴子.问道篇》,我还没看过呢……”

    柳冰卿见他那副得意的模样,不由发笑,随即看向宁小北,忽然问道:

    “小北,你懂炼丹么?”

    “炼丹?”

    宁小北想了想,自己妖魂戒里貌似有一本《丹典》,不过他一直没怎么看过,应该他要在踏入炼气前,吸收足够多的魂力,一举觉醒史上最妖孽的先天魂力。

    虽然吧,他没学习过炼丹。但也知道,地球丹道界这些炼丹不过是‘形炼’而已,真正的炼丹师,都是使用‘神炼’。

    在仙界里,形炼只是炼丹学徒使用的方法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他很诚实地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柳冰卿忽然也觉得自己问题问得有点傻。

    一个人白手起家,创立超大型集团,又拥有化境宗师的实力,怎么可能还有闲心去学习炼丹?

    这时,大明山庄门口,忽然走进来几个人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,穿着一袭劲挺黑衫,身躯魁梧,龙行虎步
我是全能大明星无弹窗
,一双眼睛犹如狮虎,叫人不可逼视。

    身侧两人,一个身穿白褂,满身寒气;一个背负双刀,黑发遮面。

    这三人一走进大明山庄,所有世家子弟纷纷退散,没人敢靠近他们三尺之内。

    “陈战国!郑寒!林惜刀!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叫喊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华夏天榜上,赫赫有名的人物啊!”又有人发出惊呼。

    柳狂歌眸子微眯,带着几人迅速退到一旁,同时惊叹道:

    “这三位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表哥,他们很有名吗?”柳冰卿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名……何止是有名……简直大名鼎鼎啊!”

    柳狂歌摇头探脑,“那穿黑衫的,名叫陈战国,是陈霸他爹,半步先天的修为,陈家怒虎拳,被他练得出神入化,鬼神难敌!

    同时,他也是华夏天榜上排名第十五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柳冰卿面色一白。

    “当然,能登上华夏天榜的,都是华夏武道界顶尖的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柳狂歌面色凝重,继续道:“白褂的那位,郑家郑寒,半步密宗,九宫八卦掌的集大成者,曾一掌将五厘米厚的钢板生生拍碎!”

    “背双刀的,京城林家的林惜刀,有京城第一神刀的美誉。

    此人十五岁行走天下,求学百家刀法。世俗界的黑虎刀、雁翎刀和梅花刀,太极一脉太极刀、岭南白云寺的缠头刀、西北金刚寺的伏魔刀,他都下苦功钻研过,并将数百门刀法的精髓融为一炉,自创一门‘天威绝刀’,可怕到了极点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柳狂歌咽了口唾沫,“郑寒和林惜刀,分别在天榜上位列十八和十六。”

    “表……表哥,那个陈战国好像朝你走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冰卿脸色有点发白,紧紧攥住旁边宁小北的衣袖。

    刚才柳狂歌在说话的时候,那陈霸就跑去陈战国说了几句什么,然后陈战国目光就朝他们这边扫了过来,面带不善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柳家的柳狂歌?”

    一个彷如猛虎般的沙哑声音响起,众人目光汇聚过来,只露出柳狂歌那张苍白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陈前辈。”他支支吾吾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人如其名,柳狂歌……柳狂歌,名字都起得这么狂,人怎么能不狂呢?”

    陈战国摇头晃脑,嘴角挂着笑意。

    他身躯就犹如一堵墙,将阳光挡住,投射下大片恐怖的阴影。与此同时,一股来自先天密宗的威压,朝柳狂歌扑去。

    “陈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柳狂歌顿时被压得俯首,咬牙死挺,脑门渗出冷汗。

    “嗯?还敢抬头?”

    陈战国眼睛一眯,刚准备再次施加威压,旁侧响起了一个淡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不要脸的老狗,半步密宗的修为,竟然欺负一个小成化境。”

    在一片瞠目结舌的目光中,宁小北淡淡摇头,故作叹息。

    “竖子,你好胆!”

    陈战国怒喝一声,脑门青筋毕露,身上的气息,如同火药炸开,又犹如猛虎露出獠牙。

    “滚蛋!”

    宁小北不耐烦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