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927章冰原老者

第927章冰原老者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928章  冰原老者

    …  …

    地球极北之地,北极冰原。

    这里是地球上最冷的地方之一,零下五十多度,终年覆盖冰雪。除了北极熊、北极驯鹿、鳕鱼等抗寒能力极强的动物外,其他生物很难存活。

    天地呈现一种冰蓝色彩,空灵,绝美,万籁俱寂。

    但在一片不冻冰湖的岸边,却盘腿坐着一个枯瘦的老者,满头白发,令人震惊的是,这老者只穿一件薄衫,白色胡子结满冰渣,他手持钓竿,似乎是在钓鱼。

    老者与周围呼啸的寒风,格格不入,仿佛身处另一个时空。

    这时,一艘冰轮缓缓靠岸,几个穿着厚厚大衣的美国佬从上走下,穿着冰鞋,吐着白气,踩着皑皑白雪,朝老人走去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一个金发年轻人,他走近后,脸上隐隐浮现的傲色收敛的干干净净,然后在距离老者五步的地方停下,躬身作揖,恭敬喊道:

    “阎师。”

    老者闻言也没转头,他虽然一副风烛残年的模样,但一对眼睛却犹如鹰隼,他淡淡眯眼,道:

    “卡尔,三年没见了,洪门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阎师,洪门很好。自从青帮覆灭后,我们洪门和龙堂,稳居地下世界华人两大帮派,无人能动摇。”

    卡尔声音放得很轻,神态恭敬无比。

    因为眼前的老者,不仅是他最为尊敬的老师,还是整个洪门排名第二的超级强者,阎擎苍!

    这个名字,曾与十一年前,震撼华夏武道圈,是无数武者的噩梦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卡尔脑子里忽然跳出来一个名字,令他语气稍稍一滞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阎擎苍立刻发现异状,道:“有话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卡尔身形一滞,头又低了一分,“大概是在大半年前,陈虎师弟远赴江南,本想统一江南势力,却死在一个年轻人的手里,据说是被一指秒杀。”

    “陈虎?”

    阎擎苍皱眉想了想,自己貌似确实收过这么一个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说是弟子,其实也就指点了几下而已,他自从十一年前来到北极冰原闭关,就没有再见过这群记名弟子了,只有卡尔少数几个亲传弟子,才能每隔三年见他一次。

    “一个记名弟子,死便死了,有什么好说的?”阎擎苍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卡尔苦笑一声,“只是杀他那人,却是一个十八岁的青年……陈虎师弟虽然学艺不精,但至少也有化境后期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十八岁?”

    阎擎苍神色有了一丝变化,但也只是稍稍感兴趣而已,“一指秒杀,最少也是化境巅峰,或是半步先天的存在,弱冠之龄,着实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阎师,最新消息,这青年在半个月前,又在江南杀了缅国第一高手,阿敌罗。”卡尔又忍不住补充道:“这个阿敌罗,保守估计,也是小成密宗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厉害?”

    阎擎苍神色这才有了一丝凝重,当年他在华夏连败十一位先天密宗,最终被封白衣击败,发下了终生不踏入华夏一步的誓言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华夏究竟出了什么
老衲要还俗笔趣阁
样的怪胎?

    十八岁击杀小成密宗?

    貌似他十八岁的时候,才刚刚修炼到化境大成,尽管如此,他也被洪玄龙钦点为洪门百年难遇的武道天才。

    见阎擎苍感了兴趣,卡尔继续道:“此人被华夏武者尊称为‘宁大师’,法武合一,不仅肉身强大,而且还掌握着失传千年的生命术法,目前在华夏天榜,暂列第九。”

    “华夏天榜,无聊的东西罢了。”

    阎擎苍摆摆手,沉寂许久的心脏,却再次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心一动,他就知道自己没法继续闭关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是时候回去了……”阎擎苍左手抚须一笑,“十一年了,不知道阎擎苍三个字,还有没有人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阎师,这……”

    卡尔看了看阎擎苍那干瘪的躯体,苍老的皮肤,就宛如一个行将朽木的老人,几乎半只脚踏进了棺材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阎擎苍大笑一声,站立起来,而随着他起身,干瘪的皮肤犹如吹气球般飞速鼓起,重新恢复光泽,骨骼节节拔高,腰背挺直如枪,肌肉层层暴涨,身躯壮大。

    不出几秒钟,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,就变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挺拔男人,正当盛年,甚至当他转头看向卡尔时,那一头银丝都是恢复了黑色。

    他目光锋芒暴绽,虚空如电,整个人犹如绝世剑客拔出神剑,威压四方,令卡尔几人不由跪拜在地。

    “阎师武道通神!”

    “通神?”

    阎擎苍摇了摇头,“不,我离那个境界,还很遥远。”

    谈及‘神境’,阎擎苍转头看向不冻冰湖,思绪飘远。

    当年雪寒峰上,那个白衣胜雪的人一剑败他,距离神境也有不小的距离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不知道他突破了没有。

    突然,他一挥手,面前的冰湖爆发出一阵轰响!

    弥漫着寒气的湖面,顿时翻出大片浪花,无数鲑鱼、湖鳟、白鱼跳了出来。卡尔定睛一看,那哪里是跳出来,分明是被一道道白色丝线连成串,一起从湖里举了起来,而白色丝线的尽头,就是阎擎苍的手。

    “极寒冰劲!”

    卡尔瞳孔暴缩,这种东西,要终年将自身真气(内劲)放入极寒的冰雪中锤炼,往往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凝结一道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片湖泊之上,无数冰丝缠绕,最起码也有几千道!

    卡尔和他几个手下,完全看傻了。

    阎擎苍目视湖面,神情苍茫悠远。

    “这一万道极寒冰劲,我足足花了十一年才凝结成功!可缚苍龙,可上九天!”

    “我乃神境之下,第一人!”

    “嗤啦!”

    阎擎苍再次挥手,一万道极寒冰劲犹如切割机,将无数海鱼纷纷切碎,鲜血四溅,在巨大的北极冰原之上,绽放出了一朵冰色血花。

    最后,这一万道极寒冰劲犹如风暴汇集过来,在阎擎苍后背自动织成了一件银白色的披风。

    “启程,去杀宁大师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卡尔神情激动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