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909章手捉子弹

第909章手捉子弹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910章  手捉子弹

    “哦?你是谁?”

    混血美女安娜抬了抬眸子,高傲地看了看宁小北几人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啊,我说在哪里见过你呢……”裴元德摇头道,随即报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?”安娜不屑摇头。

    “安娜,我听说过这个裴元德,是一名术法大师,还是有点实力的……”白夹克青年耳语道:“不如让他跟我们一起,说不定能用到,如果找到神药,给点钱把他们打发掉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期间,裴元德也是告诉了宁小北关于香江谢家的消息。

    谢家,是香江十大家族之一,真正的巨富豪门。去年发布的华夏百富榜,谢家就有四人榜上有名。他们操控着万亿的财富,是可以直接和国家高层对话的存在,谢家当家人若来内地,最起码也要有个副省长过来接待,还得是常务的。

    这个混血美女,就是当今谢家大小姐,谢安娜。她刚从法国留学回来,有三分之一的英国皇室血统,尊贵无比。

    “香江谢家……”

    宁小北面露不屑,他敢和华夏排名前十的望族燕家结下死仇,又怎会怕区区一个谢家?

    倒是阿月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,她完全无法想象,万亿是一笔多大的钱?在她看来,一百万就是一笔巨大的天文数字了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她心里很不舒服,尤其是在遇到宁小北之后,这种感觉越发强烈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,我们一人一半。”

    谢安娜从屋内走出,站在了宁小北面前,用命令般的口气道。

    她身材高挑,足有一米七六,比宁小北也矮不了多少。而且这青年其貌不扬,估计也就是个内地某个家族的子弟,比起她谢家,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你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没给她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谢安娜美眸一惊,以为自己听错了,这个内地的世家子弟,竟然敢不卖她面子?

    “小子,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?”白夹克青年上前,语气蛮横道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裴元德见这家伙敢对宁小北不敬,顿时出手,准备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。

    但哪知,那把白夹克青年忽然从包里掏出一把勃朗宁手枪,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“裴大师,我知道你很厉害,不过你再厉害,能厉害过枪吗?”白夹克青年把玩着手里的枪,一脸戏谑。

    裴元德瞳孔缩了缩,咬牙切齿,他虽然精通数十种术法,但却没有一项能防御住子弹。人类的热武器,对他这种术法大师还是很有威胁的。

    而阿月和她爷爷见这个青年,竟然直接掏出一把枪来,吓得都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宁大师。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裴元德只能咬牙看向宁小北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淡淡吐出两字,用一种极度不屑的目光看向谢安娜几人,随即目光落在那白夹克男身上,缓缓道:“你开枪吧,若能伤到我,我就把他让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白夹克男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,这人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啊,竟然要自己开枪射他?

    “开枪啊!”

    宁小北忽然出声,白夹克青年吓得一哆嗦,直接走了火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枪口直直对着宁小北,子弹出膛。

    “不关我事……真不关我事啊……安娜,你看到了,是他让我开枪我的……”白夹克男面色惨白,不敢去看宁小北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,就你这点胆量,也敢进阴
替天行盗最新章节
龙山?”

    一个不屑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他身躯傲立,单手背在身后,另一只手则是伸出两根手指,中间夹着一颗红铜子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白夹克男眼神惊恐无比,以为自己看到了鬼。

    “手捉子弹,不愧是仙师啊!”

    裴元德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“叮当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两只松开,子弹掉在地上,转身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只有一道声音灌入阿月爷爷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,明天早上来白桥竹楼见我,若不来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麻衣老者身躯一震,看了看旁边阿月和谢安娜几人都盯着地上的子弹发呆,便知道他们并没有听到那句话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人是鬼啊……”老者浑身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林毅……”

    谢安娜难以置信地看了看白夹克男,内心震撼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子弹的飞行速度可是每秒三百多米啊……能用双指精准地夹住子弹,这需要多么恐怖的反应速度?

    简直非人!

    “安娜,我们碰到化境宗师了!”林毅一脸兴奋地道。

    “化境宗师?”

    “那个青年看起来才二十岁不到,怎可能踏入化境?我家中一位护法,今年七十多岁才成为宗师!”

    旁边几个纨绔子弟也都是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懂什么?”林毅不屑地扫了一眼他们,“手捉子弹,这在武道界可是有讲究的。我如果没猜错,刚刚那青年,至少也是大成境界的宗师!”

    “恭喜啊,安娜,我们这次采寻神药,十拿九稳了!”林毅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有钱能使鬼推磨!”谢安娜冷哼道。

    几人离去后,只有阿月还呆呆望着地上那颗子弹发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宁小北起了个大早,因为他已经用神念察觉到阿月和她爷爷来了。还有裴元德,也站在楼下。

    他起床开门后,铜门正立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宁先生,你醒了?”

    一个清丽甜美的声音传来,阿月抬起头,无比崇拜地看向宁小北,手拎拎着一份生煎和豆浆。

    见宁小北走下来,阿月就凑上去,“宁先生,早饭吃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们这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看了看阿月手里的早餐,目光落在了阿月爷爷身上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阿月收回早餐,也不舍得扔,只好带在身旁,然后一个人悄悄跟在队伍后面。

    宁小北回过头,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啊?我……我跟你们一起去啊。”阿月有点紧张道:“杜叔让我一直跟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的工作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毫不留情地道。

    “阿月,阴龙山里很危险的,你一个女孩子跑进去干嘛?”

    她爷爷也是一脸训斥,随即,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孙女了,便挤叹了叹气道: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宁先生已经给你卡里打了五百万,你回去后,好好改善生活,去念书,读个大学,别再做这个工作了。宁先生是好人,才没有动你,换其他人你早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小姑娘,阴龙山凶险无比,蛇虫遍布,我都没有把握不受伤,更何况你呢?”裴元德也是劝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摆摆手,最后望了一眼阿月那双透着恐慌和无助的眸子,目光锐利,似乎看穿了她的灵魂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