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907章我的人你也敢动?

第907章我的人你也敢动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908章  我的人你也敢动?

    “然姐,你说这个宁先生是不是瞎啊……阿月哪能跟你比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大人物的癖好还真是怪。”

    “阿月笨手笨脚的,才刚来没一个月,说不定会惹恼宁先生呢。”

    待到宁小北、徐豪几个大佬离去后,几个少女聚在原地,酸楚楚地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!你们想死吗?”

    萧语然瞪了她们一眼,几个少女都是瞥瞥嘴,不再言语。萧语然在她们之中相当于大姐的地位,她们刚来的时候,多多少少都受过萧语然的照拂。

    “你们难道没看到,连豪哥和豹哥跟他说话的时候,都小心翼翼。你们刚才说的话要是传出去,十条命都不够死的。”

    萧语然语气严厉,随即美眸一转。

    “我生平识人无数,这个宁先生,我猜应该是望族子弟,我这种人家估计都玩腻了,阿月那样的,反倒合胃口。”

    确实,论女人的魅力、身材的火爆、服饰男人的技巧、处理事情的能力……各个方面,萧语然都可以说完虐阿月。

    但宁小北是何许人也?

    广寒仙子他都见过,会在乎这点胭脂俗粉么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杜郁将几个大佬带到一处三层小竹楼前,环境幽静,风景宜人,几个侍者静候两旁。

    这时,徐豪接了个电话,面色严峻起来。打了个招呼后,就跟金山豹一起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宁先生,这是我们这里的特色住房,白桥竹楼,都是给贵客准备的。”杜郁满脸堆笑道:“还有阿月,是您这几天的侍女,我们还请了全天河最有名的厨师!”

    “我住不了几晚,不用这么大费周折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哭笑不得,他主要是来寻觅阴潭,这胖老板又送女人又安排住房又请厨师,简直就是古代皇帝微服私访的待遇啊。

    “嘿嘿,宁先生您太客气了,徐豪老板说过,您可是咱们江南第一人。”杜郁笑着拍上一记马屁。

    “江南第一人,这顶帽子倒是扣得挺大……哈哈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笑了两声,负手走上竹楼的楼梯。

    趁着宁小北转身的瞬间,杜郁一把攥住阿月的小手,快速道:“阿月,你听好了,宁先生可是咱们江南屈指可数的大人物,你要是能跟在他身边……下半辈子,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!

    所以无论如何,你都要想办法和他搭上关系,献身也在所不惜,明白么?”

    “知……知道了杜叔。”

    阿月支支吾吾地应道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你杜叔能不能飞黄腾达,全靠你了!去吧。”杜叔欣慰一笑,在她肩膀上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阿月深吸一口气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虽然很不光彩,但却是她摆脱贫困的唯一方式,她能利用的,只有她的肉体。

    而宁小北虽然进了门,但超乎常人的听力,却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。不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进屋之后,宁小北在竹椅沙发上坐下,准备泡茶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阿月
我是全能大明星无弹窗
小脚刚迈进门,眼睛一尖,慌忙上前提起茶壶,给宁小北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斟茶动作,行云流水,再配上她那张水灵的脸蛋,和楚楚可怜的眼神。若是一个普通世家子弟在这,就会心生怜惜,恨不得娶她回家,或是出钱供她上大学。

    但宁小北却只是一笑了之,端起茶来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紧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宁小北扭头看了她一眼,他能听到,这小丫头心脏一直扑通扑通地跳,都快蹦到嗓子眼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阿月颔首微低,不敢去看宁小北的眼神。

    宁小北一笑,摇头道:“我知道杜郁跟你说了些什么……不过那些事情,你不用想了,我没那么多精力去玩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阿月应了一声,一种淡淡的失落感和庆幸弥漫在心头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响起了一个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走吧,陪我出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知道是裴元德和铜门来了,就起身开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阿月紧跟身后,抬头看向裴元德和铜门的时候,瞳孔一阵的剧烈收缩,这两个人好可怕……那个银头发的阴鸷老者光是看她一眼,她灵魂仿佛都被冻结了,浑身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“咦,好水灵的女娃娃!仙师,她是……”

    裴元德阴气森森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她是当地一个老板送过来的侍女,不用管她,我们出去逛逛,顺便找个阴龙山的导游。”宁小北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仙师,能不能把她给我?”裴元德忽然开口,一道阴邪的目光射向阿月,“我有一门古法,以处.女精血为引,能增长修为…”

    “啊,不要!”

    阿月吓得浑身战栗,赶紧抱住宁小北一条手臂,薄唇颤抖道:“宁先生,求求你……不要把我给他,我……我想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!区区凡人,你的命,值几个钱?”

    裴元德见宁小北没动静,便以为他默认了,顿时袖袍一卷,大手探出,抓向阿月的头顶。

    就在阿月花容失色之时,静默许久的铜门忽然一拳挥出,正中裴元德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裴元德浑身如遭重击,整个人像是漏了风的破麻袋一般,径直从竹楼上飞下去,砸到地上,俨然没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阿月尖叫出声,但很快捂住嘴,不敢出声,生怕惊扰宁小北。

    宁小北淡淡扫了他一眼,“裴元德,我的人你也敢动?”

    “仙师……仙师饶命,弟子不敢!”

    裴元德不顾浑身伤势,赶紧爬起来跪倒在地,满脸惶恐。

    “罢了,今天心情不错,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一挥袖,屋子里的茶杯立即被一股气劲挑起,斟茶倒水,一气呵成。再然后,两杯茶就凭空飞出了小屋,一杯落到地面裴元德的手上,一杯落到阿月的面前。

    后者虽然吓得半死,但还是伸手接过,满眼都是震惊和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隔空御物,这……这还是人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