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904章还是宁大师牛逼啊

第904章还是宁大师牛逼啊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905章  还是宁大师牛逼啊!

    “三个多亿?”

    李雯倒抽了口凉气,她其实已经做好准备,听到类似几千万的大数字。但三个亿,却还是让她震撼地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一颗珠子三个亿,那十二颗,岂不是三十六亿……近四十个亿?!

    “天呐?”

    李雯感觉自己大脑再一次不够用了,她竟然把四十个亿戴在手上?

    “就你话多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横了金山豹一眼,后者立即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“二姨妈,你就戴着玩玩吧,一串天珠手链而已,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随意一笑,起身离去,徐豪和金山豹也是迅速跟上。

    “兴权,我……我不是在做梦吧?这真是我们侄子?”李雯呆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大半年,小北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叶兴权盯着宁小北的背影,望了许久。

    出了门后,几人准备起身前往天河市,先去徐豪的驻地,因为那里有一个术法高人在等他们,对于阴龙山,此人了解颇多。

    天河市。

    江南二线城市之一,位于华夏南方边境地带,因为这里是泰、缅、越、华四国交汇处,靠近北部湾,所以龙蛇混杂,贸易繁荣,十分混乱。

    原本坐镇这座城市的大佬是罗钢,但在江南拳霸擂台上,他被宁小北所杀,所以这座城市暂属无主之地。

    当然,仅限地下世界。

    明面上没人敢公然划分华夏的国土。

    迎接宁小北的是一辆加长的黑色宾利,仅仅停在路边,高贵奢华的车型,便引得不少路人关注。

    “宁大师,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大佬徐豪化身小弟,给宁小北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忽然转过身,看向路的另一头。

    “难道宁大师还有朋友不成?”

    徐豪和一旁的金山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只见一个两米多高的庞大身影,缓缓走来,身上弥漫着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“再过来我们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几个精英保镖见状,立即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豪刚想上前,宁小北却开口,“别急紧张,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铜门,过来。”

    等那庞大身影走近后,众人这才看清他的面貌,面容死板,活像一具僵尸。

    “宁大师,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铜门是我奴仆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招了招手,铜门便跟着他一起坐在后车座,整辆车都是猛然摇晃了一下,看的徐豪那叫一个心疼啊。

    几人上车后,便一路朝天河市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徐豪和金山豹这两个死对头,从未想过,他们竟然能坐在一辆车上和平相处。若在平时,他们见面,至少都要配备一个排的精英保镖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多的时候,几人到了天河市。

    在天河大桥上,宁小北朝北方望了一眼,能很清晰地看见一座绵延不绝的山脉,那就是百蛮山。

    这里,距离青石村仅有几十公里。

    “爸,妈,等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望乡心切的宁小北,鼻头微微发酸,但很快恢复常态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几人驶进市区,左转右拐,在一栋独立别墅前停下。

  
武侠世界玩网游笔趣阁
“宁大师,我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徐豪率先跳下车,给宁小北拉开车门,把金山豹气个半死。日,又被这家伙抢先了!

    宁小北下车后,有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人走出别墅,对徐豪道:“徐先生,裴老在里面等您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徐豪点点头,和宁小北等人走了进去,身高庞大的铜门跟在最后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走进前院,一个身穿黑褂的六旬老者正在打坐,他满头银发,浑身盈满寒气,让人走进十步内,都能感受到一种彻骨的寒冷。

    “徐先生,你晚来了两个小时。”银发老者眼也不睁,姿态甚大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裴老,我有点事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徐豪面带歉意,这老者可是一位术法大师,入道高人,他四方打听才将其请来,准备进阴龙山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不过在他心目中,俨然比不上宁小北。

    “裴老,宁大师来了,速来拜见。”他出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哦?宁大师?”

    裴老缓缓睁眼,上下打量了宁小北一眼,不由嗤笑一声,“这么个小毛孩子,就是传说中的宁大师?”

    “你敢侮辱宁大师,找死不成!”金山豹低吼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裴老冷哼一声,袖袍一甩,顿时一股肉眼可见的白色寒气暴掠而出,十几米外,一株高大的银杏便飞速结上一层厚厚的冰霜,不出四、五秒,便被冻成了一尊冰雕。

    “裂!”

    裴老嘴唇微启,从中吐出一字。

    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,一株银杏赫然从中炸裂,几百个冰块洒漫一地,只剩下一截树干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金山豹、徐豪以及一帮手下都是眼角抽搐,这一手,确实厉害啊。

    “宁大师,依你看,我这一手如何?”裴老傲然昂首。

    “班门弄斧而已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淡淡出声,随即,他目光看向那剩余一截的银杏树干,叹道:“这株老银杏,怕长了十余年了,万木皆有灵,何必如此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一指点出。

    “哼,装神弄鬼!”

    裴老冷冷一哼,心中不屑,整棵树都没了,难道你还要把它救活不成?

    “活……活了!”

    “它在长?!”

    “苍天大老爷啊,这简直就是神迹!”

    院子里,传来一片难以置信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裴老扭头一看,双眼爆瞪,下巴都差点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只见原先被他毁掉枝干的银杏,此刻仅在一截树干的基础上,正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生长。不出几个呼吸,一棵高近十米的银杏重新开枝散叶,满树金黄,随风飘摇,比之前更加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生命术法!”

    裴老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的平静,战战栗栗地起身,惊恐无比地看向宁小北。

    “依你看,我这一手又如何?”

    宁小北背负双手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仙师在上,弟子裴元德拜见!”

    裴老“噗通!”一声跪倒在地,看向宁小北的神色,犹如在看一位在世仙佛。

    “妈的,还是宁大师牛逼啊!”

    徐豪和金山豹暗自咋舌,心中再也不敢怀疑宁小北分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