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902章你以为我在开玩笑?

第902章你以为我在开玩笑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903章  你以为我在开玩笑?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俞飞雪见宁小北那仿佛包裹在冰雪中眼神,不由浑身打了个冷颤,讪讪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再废话一句,我就废了你修为,把你扔出去。”宁小北说完这句话,就没再看她。

    ‘什么嘛,一点高手风范都没有……而且他好像还比我小吧,按年龄应该叫我姐姐。’

    她撇了撇小嘴,心中暗自不爽,却根本没把宁小北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废我修为?

    不至于吧,我爷爷和你是朋友,你总不可能这点面子都不给吧?

    这时,宁小北的目光落在了吴秀珠的脸上,冷冷开口道:“你自己说出实情,我可以留你全尸。”

    “留我全尸?!”

    吴秀珠浑身一颤,跪着来到宁小北脚边,大声嚎哭道:“宁大师……宁大师,我错了,我求您饶我一命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雯姐……雯姐,你帮帮我吧!我还年轻,我不想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吴秀珠抱住李雯的双腿,哭得稀里哗啦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小北,秀珠到底犯了什么错,你……你一定要杀她?”李雯小心翼翼地问向自己这个侄子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宁小北开口,吴秀珠颤颤巍巍地抽泣道:“雯姐,其……其实我送给你那串佛珠,是一个诅咒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诅咒之物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雯和叶兴权互看一眼,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爸,妈,就是会让我们家破人亡的东西。”一直坐在旁边的叶珣冷冷出声,目露仇恨道:

    “这个恶毒的女人,眼馋老爸的职位,想要他老公取而代之,于是就弄来一串诅咒佛珠给老妈你戴上。前些阵子你说腰背发酸,头脑发涨,就是因为诅咒佛珠里寄生着一只怨魂厉鬼,每天午夜会爬出来吸食人的精气,一天比一天量大,十天后,宿主就会暴毙身亡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真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李雯脸色“唰!”的一下惨白无色,惊恐地看向自己这个好闺蜜,她死都没想到,吴秀珠竟然想要自己的命!

    “雯姐……雯姐……我对不起你……呜呜呜,你原谅我吧……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吴秀珠哭得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气得不行的叶兴权上前,直接一巴掌抽在她脸上,“畜牲!枉小雯把你当做最好的姐妹,你竟然要害我们……你这个蛇蝎毒妇!!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,最毒妇人心啊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徐豪金山豹等人,也是面露阴沉。

    “死吧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没给她任何机会,大手一抓,立即大片的生命元气被抽拔而出,吴秀珠浑身像发了癫痫颤抖,不过几个呼吸就被掏空身体,仰面倒在地上。口中只剩下出得气,没了进的气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北?”李雯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我给她留下了十秒,足够她回忆人生了。”宁小北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……后……悔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吴秀珠就断了气。

    面如枯槁,眼窝深深凹陷,骨瘦如柴,死的凄惨无比。

  
飞针神医无弹窗
几人见宁小北手段如此残忍,都是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最后那个张泽,直接吓尿了,骚黄色的液体顺着裤脚滴下来,若不是靠着强烈的求生欲望,他恐怕早就昏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张泽重重跪倒在地,磕了个响头,嘴唇颤颤抖抖道:“宁大师,您饶我一命,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!”

    宁小北扫了他一眼,道:“你我之间,并无深仇大恨,我可以饶你一命。不过你出言辱我,也要付出代价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取你十年光阴,你服不服?”

    “服服服……我张泽心服口服……”

    张泽恨不得给宁小北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后者没有过多废话,大手一抓,张泽浑身一震,只感觉整个人好像少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滚吧!别让我再看见你!”

    “谢谢宁大师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张泽手脚并用地爬起身,用比投胎还快的奔跑速度逃离现场,哪还像平日里那个优秀的青年俊杰。

    “宁大师是非分明啊!”金山豹赞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嘁,什么是非分明……分明是滥用私刑,视法律如无物……”

    俞飞雪轻声咕哝道。

    本以为爷爷告诉她的宁小北,是电视剧里那种英俊潇洒、不问世事的大侠。但今天一遇,潇洒是挺潇洒,不过手段太过残忍,杀人如割草。

    “糟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俞飞雪这句话,徐豪和金山豹的脑门上,都有一滴冷汗渗出。

    他们可都知道,宁小北可是说一不二的人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宁小北没有丝毫迟疑地一掌拍出,俞飞雪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,就从小嘴里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,娇躯倒飞而出,重重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我……我的修为呢!?”

    俞飞雪趴在地上,美眸掀起一抹惊恐之色,多年修炼的内劲全然消失,不仅如此,她体内更是经脉寸断,从此以后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真敢废我修为!?”

    俞飞雪震惊无比地看向宁小北,难以置信道:“我可是镇海俞家的大小姐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在开玩笑?”宁小北冷漠至极,密宗威严,岂容蝼蚁挑衅?

    “飞雪!别说了,要不是看在二爷的面子上,谁敢跟宁大师这样说话,早就死的八百回了!。”

    徐豪眼中闪过一丝叹息,将俞飞雪扶了起来,“你这丫头啊,什么都好,就是性子太傲……”

    “宁大师……你好狠毒的心肠!”俞飞雪眼眶通红,悲愤交加。

    一直在她被带出去后,她都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被人废了。

    她俞家大小姐,俞二爷的宝贝孙女,江南明珠,竟然仅仅因为多说了几句话,十六年苦修,一朝尽失……

    消息一路传到镇海市,俞家庄园。

    “什么!?飞雪被废了!”

    “谁有这个胆子!查,一定要查出来,老子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把他碎尸万段!!”

    庄园大宅里,一个中年男人暴跳如雷,将刚刚才泡好的一杯碧螺春狠狠摔在地上,四下佣人噤若寒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