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902章你们两个,怎么这么不省心呢?

第902章你们两个,怎么这么不省心呢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小北,听我的话,我们快走吧,佛珠的事情姨妈就不怪你了啊。”李雯继续劝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走……”

    宁小北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但是刚迈出一步,身后却响起两个近乎呆滞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宁……宁大师?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李雯和叶兴权愣了一下,宁大师?什么宁大师?

    “宁大师,是……是您吗!?”

    徐豪赶紧把雪茄扔在地上,扭了几脚踩灭,这才敢叫宁小北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金山豹也是正了正衣襟,将脸上所有狠辣、恼怒的表情收敛得一丝不剩,然后换上一副最谦卑的笑脸。

    两个跺一跺脚,松海都要抖三抖的大佬,此刻无不心怀敬畏,面带焦灼,紧张的要死。虽然眼前的宁小北,身材比之前变化了一丝,但那份俯瞰天下的气质,谁都模仿不了。

    宁小北在全场震惊的目光中,缓缓转身,露出一副头疼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两个,怎么这么不省心呢?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,打什么架?”

    “没没没……没有!没有打架,我们闹着玩的……闹着玩的,是不是,豪哥?!”

    金山豹吓得半死,赶紧求助般的看向徐豪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闹着玩的!我和豹子是亲兄弟啊,怎么可能打架呢?”

    徐豪赶紧讪讪笑道,脑门不停地流下冷汗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宁小北好笑地看了他们一眼,“那握个手吧?”

    “好好……握手握手!”

    两个人赶紧伸出手,紧紧攥在一起,甚至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拥抱起来,拍着对方的背,哈哈大笑,寒虚问暖。

    这番模样,哪还有刚才剑拔弩张的模样?

    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们是亲兄弟呢。

    这一刻,全场所有人的下巴都砸了一地。

    张泽、王崇和吴秀珠,看着那个青年,眼前一阵天晕地旋;李雯和叶兴权,大脑一片空白,半天转不过来弯;叶珣长长松了口气,抹了把脑门上的汗。

    最后的俞飞雪,则是美眸难以置信地盯着宁小北,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宁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宁大师,您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徐豪九十度弯腰,用最谦卑的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没事,我老家离临安不远,回来看看。”宁小北语气随意道。

    “您的老家?”

    一旁的金山豹眼露精光,“宁大师,你老家在那片地儿啊?要不要我过去建设一下?”

    “白痴!宁大师的家乡,轮得到你建设?!”徐豪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金山豹缩了缩脑袋,满脸傻笑,破天荒地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是我二姨妈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突然想起什么,把李雯拉了过来,给两个人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二姨妈!!”

    徐豪和金山豹赶紧一个九十度的鞠躬,身后几十号人也都扯着嗓子齐声大吼,生怕叫得不够响,回去被老大罚。

    “这我二姨父。”

    “二姨夫!!”

    “这我表哥。”宁小北又把叶珣拉过来。

    “表哥!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叶珣连连摆手,尿都快吓出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宴结束,众人尽皆散去。

    “卧槽,爽啊,我特么竟然见到传说中宁大师的真容了!回去有牛逼可以吹了!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这宁大师也太年轻了吧?看样子好像刚刚成年,吓人,太吓人了……要不是亲眼见到,我特么死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由不得你不信,你没看到徐豪和金山豹的样子啊?就跟孙子似的,我的妈,头一次见到这两个大佬这样。”

  
随身带着女神皇帖吧
  “你找死吧?敢这么说豪哥和豹哥!你以为你是宁大师啊?”

    “豪哥没进来前,王副主任在那儿一个劲的叫宁大师给他老婆道歉,我看他今晚上是死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估计剁碎了喂狗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绑成粽子喂鱼。”

    青藤会所,三楼包间。

    宁小北坐在正中央的沙发上,李雯、叶兴权和叶珣坐在旁边,旁边站着几个荷枪实弹的保镖,让他们怎么坐怎么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小豹子,让你的保镖都出去吧,都吓到我姨妈姨父了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,你们几个出去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金山豹满脸堆笑,摆了摆手,几个保镖才出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徐豪抓着几个人进来了,是王崇、吴秀珠、张泽还有俞飞雪。

    前三个人,都被绑住手脚,面色惨无人色,俞飞雪却是自由身,面带期盼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把她带过来了?”

    宁小北皱起眉,看向俞飞雪,不悦道:“我不是说过了,看在俞白眉的面子上,放这小丫头一马。”

    徐豪一脸苦涩。

    俞飞雪看向宁小北,道:“不是徐叔叔,是我自己要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扫了她一眼,“你过来干嘛?不是说我幼稚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俞飞雪立即语塞。

    ‘我去,二爷这个孙女,胆子是真几把地大啊……’

    金山豹在一旁直流冷汗,想当初在京城的绿苑山庄,那陈家家主只是在台下稍稍劝说一句,都险些被当场斩杀。

    “算了,随你吧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摆摆手,不去管她,而是笔直看向王崇。

    宁小北笑了笑,“你不是要我给你老婆道歉吗?现在还要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崇把头摇成了拨浪鼓,吓得都快哭了,连豪哥和豹哥都噤若寒蝉的存在,想要他的命,只不过一句话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宁大师,我狗眼不识泰山,您就放我一马吧!”

    “放你一马……哼哼,那我问你,你知道诅咒佛珠的事情吗?”宁小北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诅咒佛珠?什么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王崇眼内尽是疑惑之色,跪在旁边的吴秀珠却是全身一震,瞳孔暴缩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的确不知道啊……算你走运。”宁小北冷哼一声,似乎是要放过他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宁大……啊!!”

    王崇满脸的狂喜,顿时化为一声惊恐的尖叫,他瞪大眼睛,疯狂在胸口摸着,“那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众人神色俱是微变,他们都看到,刚才有一道绿色气团从王崇胸口渗出。

    “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。”

    “我取你二十年寿元,算是对你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淡淡道,随即将手中绿色气团一挥,一股浓郁至极的生命气息弥漫在包间内。

    “滚吧。”

    王崇傻愣愣地站起来,逃似的走了,也不管吴秀珠了。

    徐豪和金山豹浑身打了个哆嗦,惊恐万分。随手取人二十年寿命,这哪还是人啊,简直是阎罗王才有的手段啊。

    ‘宁大师的实力,越来越高深莫测了。’徐豪暗自心惊。

    “宁大师,我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俞飞雪忽然出声,一脸好奇道:“我知道东南亚有一些能抽取人体生元的邪恶法术,但还从没听说过,能精准地抽取十年、二十年的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,你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宁小北扫了她一眼,踊听说过,能精准地抽取十年、二十年的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,你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证明?”

    宁小北扫了她一眼,语气不悦,“你想感受一下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