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897章灭他满门,你敢么?

第897章灭他满门,你敢么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小北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雯见宁小北直愣愣地盯着佛珠,便叫了叫他。

    “小北?”叶珣也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“对了,二姨妈,你这串佛珠是谁送的?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生日,是吴家的吴秀珠送的,她是我新认识的小姐妹,我们经常一起出去玩……小北,这个,你要是实在喜欢,这串佛珠就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李雯笑了笑,也没什么不舍得,毕竟是自己的侄子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二姨妈,其实我想说这串佛珠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脸上露出一丝冷笑,随即用手在裤兜里摸了摸,就摸出一条古朴的佛珠手链。

    “二姨妈,这是天珠手链,由西疆布达神宫十二位高僧圆寂后,色身火化后留下的舍利子串成的,每一颗都汇聚了佛法精髓,拥有至善法力。戴上能够保平安,去灾病,延年益寿……”

    宁小北笑着将价值十个亿的天珠手链,就这么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串天珠手链被他淘来后,其实也没戴过多少时间,用来送人正好。至于老妈老爸那边,他自然有更好的东西准备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多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这孩子,真是有心了……那好吧,二姨妈就跟你换换。”

    李雯有点尴尬,心中却温暖一片,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。

    至于宁小北说的什么十二位高僧、什么舍利子,她根本就当故事听了。

    说着,她接过了宁小北递过来的天珠手链,顺势瞪了叶珣一眼,“看看你表弟,你要是有他一半……咦?!”

    李雯美眸一惊,目露讶异。

    脱下那串佛珠后,再戴上这串天珠,她能感到一种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仿佛整个身体都轻盈了许多,仿佛隐隐有一股暖流在体内流淌,十分的舒服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好像不一般啊……”李雯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小北,你这串手链挺贵吧?”

    “不贵的,也就三十多万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笑了笑,当初在江都古董街,这天珠手链他是和一块鸡血石一起淘来的。

    “三十多万?!”

    李雯吓了一跳,满脸震惊,赶紧就把手链给脱下来,往宁小北手里塞去,“太贵了,太贵了,小北你拿走,二姨妈可没福气戴这么贵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姨妈!三十多万而已,对我来说真不算什么……”宁小北有点哭笑不得,接着伸出三根手指,“我现在一年少说挣这个数呢!”

    “三百万?”李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三千万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随便报了个数字,但实际上,他几个赚钱机器般的公司,一年哪止这点?

    “咕噜~”

    李雯听后咽了口唾沫,不可思议地看向宁小北,脸上逐渐露出笑意,“我的乖乖,小北你……你可真厉害!一年三千万……你不是在逗二姨妈开心吧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妈,这是真的,我能作证。”叶珣这时候凑上来道。

    宁小北也是有点无语,这么点鸡皮蒜毛的小钱,他用得着骗人么?


极品圣僧笔趣阁


    “好好,咱小北真有本事!”

    李雯满脸欢喜的笑容,掩不住一股欣喜,“阿珣啊,你得多向你弟弟学学,你看人家才十八岁,就这么能挣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叶珣瞥了瞥嘴,有点不想吐槽了。

    随即,他跟着宁小北回到客厅,问他刚才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你看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将那串黑色佛珠抛向空中,随即右手一摊,一团三昧真火浮现,瞬间就将那串佛珠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不出几秒,整串佛珠,化为滚滚黒烟,隐约有一只狰狞的厉鬼在其中拼命挣扎,但很快就被烧成了一团虚无。

    连一丝飞灰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叶珣脸色惨白,眼睛瞪大,呆滞地望了望宁小北。

    “这串佛珠,是一个邪物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倒了杯茶,淡淡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佛珠里封进了一只怨念极大的厉鬼,每逢午时,就会从珠子里钻出来吸纳人体精气,然后将自身的阴气吐入人体……久而久之,会对人体造成极大的损伤,如此往返重复十次,宿主便会暴毙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,神不知,鬼不觉,除了一些精通驱邪破煞的阴阳先生,谁也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叶珣死死咬牙,拳头紧攥,身躯都是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吴家,吴秀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北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叶珣深呼吸几口气,才将暴怒的情绪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“灭他满门,你敢么?”

    宁小北放下茶杯,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叶珣顿时语塞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灭人满门,这,这对来说确实有点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生活在21世纪的华夏公民,碰到任何事情,都是先从法律的层面上考虑,杀人什么的,他想都没想过。

    “小北,能不能报警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警?”

    宁小北斜了他一眼,“你想被人说成精神分裂?”

    叶珣一脸苦涩,“可我爸说,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姨父教你的,是做人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教的,是生存之道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摇摇头,又倒了杯茶,淡淡笑道:“就拿这串佛珠来说,如果让二姨妈一直戴下去,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?”

    叶珣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家破人亡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冷冷吐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在叶珣狠狠打了个激灵后,他又接着道:“这串佛珠沾染不洁的污秽之气,不仅会使佩戴者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更会连累亲人,引来天灾人祸。

    半年内,姨父就会下岗,而你们三人,必有一人身患重病,或顽疾,或车祸。然后欠款累累,债主上门,别墅被抵……”

    宁小北几乎将叶珣一家今后的命运给罗列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叶珣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满身冷汗。

    这时,别墅大门开了,一个身材挺拔,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