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879章抱歉,我可当真了

第879章抱歉,我可当真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第880章  抱歉,我可当真了

    “小小炼尸之术,也敢在我面前卖弄?倒也可笑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什么……?”

    自己的作品受到侮辱,鬼蝠大为恼火,随即咬牙冷笑,“小子,你不要太得意……铜门刚才只出了三分力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宁小北眉头轻挑,“我连一分力都还没出呢。”

    “卖弄嘴皮的小子,待会我会把你全身骨头碾碎,然后灌注铜汁,把你炼制成一具铜甲尸卫!”

    鬼蝠暴跳如雷,心念一动,铜门就如同一辆装甲坦克朝宁小北走去。

    一拳轰来!

    他虽然看似笨重,但这一拳却有种武道高手的风范,彷如弩弓满弦,动若雷霆。

    “哼,鬼巫教的巫子,生前本就是半步化境的高手!少殿主将其震杀后,被我炼制成铜尸,实力暴涨何止十倍?便是大成的宗师,也能斗上一斗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虽然练了点功夫,但肯定也不是这尊铜甲尸卫的对手啊!”

    墓碑和佘婆闻言,皆是为宁小北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“宗师?”

    面对这狂风怒涛般的一拳,宁小北却是不屑摇头,傲然出手,“哼,宗师在我眼中,就是蝼蚁!”

    “刀来!”

    他一步踏前,手掌在虚空握住一柄翠绿的灵木气刀!

    霎时春神降临,万木复苏,妖邪退散!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一刀劈出,以铜门的反应力根本避让不开,直接就被劈在身上,庞大身躯再次倒飞而出,在荒草地上驰骋出一道二十多米长的深深沟壑!

    “铜门?”

    鬼蝠一脸残忍的笑容僵住,呆滞地望向不远处身受重创,濒死的铜门。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白昊眼珠子都差点爆凸出来,看着宁小北平静的神色,他深深倒抽了口冷气,满眼都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方清雅也是半天才回过神,她雪手掩着红唇,恍然间,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半年前,宁小北还是个普通人,怎么现在这么强了?她是在做梦吗?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鬼蝠一脸死灰之色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手段,一并使出来,不然你就没机会了。”宁小北负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!别以为打败了铜门,你就能跟我作对了!我可是少殿主座下七鬼将之一的鬼蝠!”

    鬼蝠病态般的疯狂大叫,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卷血色幡旗,迎风一展,顿时一股阴冷的煞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他桀桀笑道:“这是我血殿的法宝‘招魂幡’,小子,你等着被厉鬼抽干全身血液吧!”

    “招魂幡?”

    宁小北目光一眯,“原来这种幡旗就是你们血殿炼制的……真是造孽不浅啊……”

    前段时间,他在南凉破了一个法器拍卖会的骗局,烧毁了那冯大师的招魂幡,他说这种幡旗是偶然所得,现在看来,就是从血殿中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此幡怨念甚重,至少要抽取一百生魂才可炼制!”

    佘婆目光犹豫起来,血殿如此残忍,她把方清雅嫁过去究竟是在帮她还是在害她……他们天巫门虽然也杀过不少人,但手段也没有血殿这么泯灭人性。

    “一百生魂?哈哈,我这招魂幡可是熔炼了两千生魂!”

    鬼蝠仰天尖笑,在夜里发出
魔法种族大穿越txt下载
凄惨刺耳的声音。霎时,血色招魂幡上飘起三只两人多高的恶鬼魂魄,张牙舞爪,血淋淋的一张脸,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“去吧!我的幽魂厉鬼,去把这家伙全身精血给我带过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三只恶鬼就猛地朝宁小北扑去,阴风呼啸而来,锥心刺骨,仿佛连全身血液都要冻僵!。

    “血殿真是灭绝人性,也罢,今日我宁小北便替天行道!”

    宁小北冷哼一声,面对呼啸而来的三只恶鬼,他身躯犹如老树,岿然不动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子,你这是等死?”鬼蝠一脸戏谑的狞笑,“没用的,就算你现在跪地求饶我也不会放过啊——这是什么!?”

    还没等他说完,宁小北双眸中就射出两道璀璨至极的金光。

    这一对金瞳,就宛如那西天佛祖的双瞳!

    “五行诀,辟邪金瞳!”

    夜空里扑过来的三只厉鬼魂魄,刚才还满脸狰狞,一下子就吓得疯狂逃窜,但宁小怎能让它们如愿?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辟邪金光贯穿而过,三只厉鬼就如同纸糊的一般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嗤啦!”一声,鬼蝠手中的招魂幡也是在辟邪金光的灼烧下,尽数焚毁。

    ‘这是佛家绝学!这人难道是佛门弟子?’

    ‘三十六计,走为上。’

    鬼蝠早已被那充满浩然正气的金光吓破了胆,转身想逃,却被宁小北一记灵木气刀给活活劈了下来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,鬼蝠身后的蝠翼被撕去大半,整个人栽倒在地,背上血淋淋一片,惨叫不已。

    “大师……大师,饶命!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见宁小北持刀上前,鬼蝠便求饶起来,他知道自己今天踢到铁板了。

    铜门可是能和大成宗师缠斗的存在,却被此人一拳一刀重伤,自己的招魂幡也是瞬息间就被焚毁……这个年轻人,至少也是巅峰宗师,或是术法真人。

    鬼蝠本身实力不过初入化境,在这样的存在面前,根本没有逃跑之力。

    “饶命?”

    宁小北冷冷一笑,居高临下道:“你不是要敲碎我全身的骨头吗?不是要将我剥皮抽筋,浇灌铜汁吗?”

    “大大……大师,我不敢,我只是开个玩笑……”鬼蝠一脸快哭了的表情。

    而看到刚才还高高在上的鬼蝠,此刻却如同一条摇尾乞怜的老狗,白昊、墓碑四人都是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清……清雅,你这个同学到底是什么身份?”佘婆咽了口唾沫,目光愕然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方清雅呆滞道,一双深情似水的美眸望向宁小北,忽然就想起刚才他那句,“别怕,我在。”

    自己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,一下子被触动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开玩笑?抱歉,我可是当真了呢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嘴角划起一道狞笑,旋即抬脚,对准他的手臂,悍然踩下!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手臂骨头应声而碎,鬼蝠仰天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凄厉惨叫!

    “你疯了!他可是血殿的人!”

    忽然,白昊惊恐地睁大眼睛,全身都是一阵颤抖,“你这样折磨他……我们整个天巫门会像两年前的鬼巫教被灭门的!”

    “关我屁事啊?”

    宁小北扭过头,很奇怪地望了他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