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865章武道漫漫多羁绊,世间谁人不

第865章武道漫漫多羁绊,世间谁人不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朱雀继续道:

    “他的师傅云卧龙也是宗师,巅峰宗师。在他的调教下,李无常修习百家武学,将数百种武术融会贯通,可以说,天下没有他不会的武功。

    据我们了解,李无常已经将‘虎啸金钟罩’、‘龙吟铁布衫’这两门炼体奇功修至圆满,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。他将八极拳、形意拳、铁线拳、洪拳等数十种拳术融为一体,曾经研练过东瀛杀生道、巴西柔术、古泰拳、古瑜伽,更掌握着禹步、沾衣十八跌、兜罗绵手等十几种可怕的古老武学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看来你们资料不太全嘛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一边笑着翻着书页,一边轻松地说道:“昨天我和他交手,他有一招自创武学,名为卷天锤。”

    “卷天锤!?”

    朱雀面色惊变,看着宁小北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,她微微一滞,旋即赌气般地道:“我听说过那一招很可怕,你竟然接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小有威力而已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淡淡抿了口云鹤仙茶,香气飘袅。

    朱雀心中曾经收到过资料,李无常那招卷天锤,能将一名武道宗师轰杀至肉糜,连一块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到,丝毫不亚于一枚小型导弹。

    但到这个家伙的嘴里,竟然成了……小有威力?

    她倒抽了一口冷气,内心有点震撼,旋即不悦地道:

    “李无常十四岁入化境,十五岁云卧龙死在他手上,从此他行走天下,挑战各路高手,夺取古武学。他甚至曾经拜入西疆邪教,学习撑筋拔骨的龙虎劲。不过一年后功成圆满,他就把那个邪教灭了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笑了笑,“他还算做了点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事?哼,他只不过是随性而为罢了。”朱雀冷哼一声,又道:“他十六岁回到李家,被父亲李政逼婚,他一怒之下,将李家上下屠了个满门,李政被他打爆脑袋,当时唯一活下来的只有他的弟弟李沉沙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没杀这个李沉沙?”宁小北问道:“下不去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李无常为人行事,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,喜怒无常,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。”朱雀摇摇头,显然对这个人头疼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对了,最后面有照片,他当时还留下了一行字……”

    宁小北将资料翻到最后,一栋豪华别墅的客厅内,横七竖八铺满了尸体,入眼处,尽是猩红一片。

    雪白的墙壁上,只留下一行深深的刻字。

    “武道漫漫多羁绊,世间谁人不可杀?”

    宁小北心中一凛,这一行刻字仿佛蕴含杀气,血腥阴冷扑面而来,让他神色微微一滞。眼前立刻出现尸山血海,人头滚滚的画面,短短十四个字,似乎要将人拉入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这是武道达到了通神的境界,能将杀意融入所写的字里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朱雀见他脸色有点发白,不由问道,心里却有一丝戏谑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两三秒内,宁小北就恢复如常
美女赢家最新章节


    这行字内蕴含的磅礴杀意,只有像他这种先天密宗的存在能够见识到,朱雀不过小成宗师,根本看不出端倪。

    “喂,话我都说尽了啊,你可一定要小心。”朱雀将资料收起,又道:“龙首长可是对你赞誉有加,说你是未来的国之气运,华夏栋梁,如果被李无常杀死就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龙首长的评价吗……”

    宁小北淡淡一笑,面色平静。

    不知道当自己打断龙天赐的四肢,让他如死狗般跪在地上的时候,龙首长还能不能说出这番评价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人,也太狂妄了!”

    朱雀心中再度气愤,龙首长可是华夏扛鼎者,龙家掌舵人,任何人得到这番评价都会欣喜若狂吧?倒是这家伙,竟然还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,真是奇葩…

    “我还就不信了……”

    朱雀那张秀美的俏脸上,闪过一丝愠色,接着又从身后取出一册资料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宁小北有点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世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世?”宁小北端茶的动作一愣,眉头一蹙,“什么意思?我的身世很有价值么?”

    看他这种懵逼的模样,朱雀心里小小窃喜了一下,随之道:“宁小北,你知不知道,其实你和京城宁家有联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京城宁家,你在说什么?”宁小北不解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红发美人。

    “算了,直接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朱雀无趣地撇撇小嘴,将资料塞回腰袋,道:

    “其实你爷爷宁巡,曾经是京城宁家的直系子弟,有大成宗师的修为。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导致你爷爷修为尽失,一朝沦为废人,被家族扫地出门。一边被仇家追杀,一边辗转到了松海,最后流落到了临安市的一个山沟沟里。唉,真可怜啊…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股毁天灭地般的气势遽然间爆发,把对面的朱雀吓得浑身一颤。还没怎么看清,宁小北就一把攥住她的衣襟,将她整个人提起来,按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宁……宁小北!你疯啦!”

    朱雀拼命挣扎,心脏在胸腔内狂跳,一张俏脸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“你敢骗我?”

    宁小北双眸冷冽,铺天盖地的杀伐之意碾压过来,让她如堕炼狱深渊。

    ‘这就是先天密宗的实力么……’

    朱雀吓得目光发颤,她可是宗师啊,在外界无所不能的存在。但在这家伙面前,就好像一只随手可捏死蝼蚁。

    “我父母一辈子生活在青石村,我爷爷在我出生前就死了!临安和京城相距万里,怎么可能会联系到一起?”

    宁小北满脸怒意,看着眼前这只小雀儿,真有一把将其掐死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仅擅自闯入他家,说话之间,冷嘲热讽,有一种高高凌驾的意味。若自己是李无常那家伙,这只小雀儿早死八百回了。

    密宗不可辱!

    这是武道界人尽皆知的规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