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856章你确定?

第856章你确定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武择天可是武家第一天才,绝对能胜这个冯延山!”

    台下,凌星说道。

    凌菲则是银牙紧咬,浑身气得发抖。刚刚冯延山杀死那个凌家弟子,是跟她关系很好的一个堂弟,此刻却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凌迎夏叹了口气,将手放在她肩膀上,对着凌菲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夏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凌菲眸光一暗,最终也是如一只泄了气的皮球,一脸颓废。冯延山可是内劲巅峰,接近宗师的存在,想要杀她,何须一根手指?

    “这就是武道世界的法则啊……弱肉强食。”

    凌菲痛苦地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“武择天不是冯延山的对手。”这时,坐在一旁的宁小北默默出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凌菲转头瞪了他一眼,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是江南人啊?竟然帮着外人说话!

    凌迎夏也是眉头紧皱,“小北,冯延山和武择天都是华夏年轻一辈屈指可数的天才,你武功浅疏,还是不要妄加揣测的好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却是摇头,“你们不懂,武择天虽然境界比冯延山强上一线,但他没有经历过多少生死战斗,比起冯延山,差了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反观这个冯延山,眸内藏匿浓郁杀气,显然常年在危险的边境地带闯荡,经历过数次绝境厮杀,无论是心性还是格斗手段,都不是一般武者能够比拟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是温室内的花朵,一个闯荡边境的野狼,怎么比?

    需知,一些在生死关头悟出来的招数,威力极其恐怖。瞬息之间,就能断人生死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凌迎夏听他这话,只是不屑一笑,眼露鄙夷。

    我不懂?

    我一个内劲小成的武者,还没你个练过几招三脚猫功夫的懂?

    呵呵,真是笑话。

    凌迎夏摇了摇头,顿时觉得宁小北这人只会纸上谈兵,虚的很。于是他就决定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倒是凌菲,正在黯然神伤的她,直接将矛头指向宁小北,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武家的武择天,可是仅次于月师姐的人物,距离化境只差一步之遥!他的武道修为,岂是你能想象的?”

    “一步之遥,宛如天堑啊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叹了口气,旋即  见凌菲还想说话,他一摆手,“别说了,看比赛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凌菲愤愤转头,气得半死。

    她真不知道……就凭宁小北那点三脚猫功夫,怎么有胆子做出这种评价?

    正在她悲愤交集的时候,场上二人的战斗开始了。

    武择天和冯延山,不愧都是半步宗师的人物,一脚重踏,连花岗岩筑成的擂台都是猛然一颤。随意一拳,都能在空气里打出气爆声音,显然拳劲已近通神,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“武择天不愧是武家第一天才啊,虎鹤双形拳已经被他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了!”

    “冯家的天刀手也好可怕,连花岗岩台柱都被抽裂了!这哪是手,简直就是一柄刀啊!”

    “龙争虎斗,精彩,太精彩了!”

    台下观众,不断发出惊呼,目露惊羡之光,同时也是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“阚哥,这个武择天好像有点本事啊。”

    京城一方,燕七终于面露凝重,对着一旁的虎背熊腰的陈阚道。

    陈阚宽厚的刀疤脸上,露出一道狞笑,“不会的,放心吧。这个武择天资质虽高,半步化境,但其实就是一个绣花枕头,中看不中用。延山可是在阿富汗待了三年,杀了几百个军阀士兵。”


我和尸体有个约会全文阅读


    “嘿嘿,也是。”

    燕七眉头一挑,轻轻松松笑道:“武择天应该是江南年轻一辈最强者吧?啧啧,真是可惜啊,本来今天还想见识一下霆哥的手段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吧。”陈阚皱眉想了想,“我听说江南不是还有个……什么宁大师吗?听说他武道通神,一根指头杀了一个海外洪门的大宗师……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,也不知道来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嘁,这话你也信?”

    燕七鄙视地看了陈阚一眼,双臂抱胸道:“就算那什么宁大师来了又如何?我就不信他是霆哥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陈阚耸了耸肩,燕霆大哥的实力,可是他们这边最强。所以今天他们是稳赢,接下来,就是碾压这群土鳖的娱乐游戏了……

    两人一边交谈,场上二人也是分出了胜负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武择天被冯延山一记凶残的‘天刀绝脉’砍中,顿时痛苦地喷出一口鲜血,身子重重撞在台柱上。

    花岗岩铸就的柱子四分五裂,武择天半跪在地上,双手撑地,大口大口吐着鲜血。

    台下正在呐喊的众人,声音蓦然一滞。

    输……输了?

    代表武家和整个江南、华南年轻一辈的最强天才,就这么败在了冯延山手上?

    所有人眸子里的光芒都是熄灭了,灰暗一片。

    几个大佬,凌昌凡、马胖子、俞白眉等人,都是面如死灰。而相反,京城的一众大佬,则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当然,冯延山赢得并不轻松,受了不轻的内伤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他吐出一口混杂着碎牙齿的血水,满脸阴鸷地走到武择天身旁,讥讽道:“什么狗屁第一天才,在我冯延山面前,都是垃圾!”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武家众弟子都是捏紧拳头,气得浑身发抖。但无可奈何啊,技不如人还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“看来我不得不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摇了摇头,无奈道。

    今日龙天赐不在,他其实并不想出手,但江南众人被逼到这个份上,他若再隐藏下去,宁大师这名头往哪儿放?

    “你够了!”

    凌菲狠狠瞪了他一眼,这是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“宁小北,不就是被你撞了狗屎运猜对了吗?你有必要说这种落井下石的话马?”

    凌迎夏和凌星也是皱起眉头,这家伙口口声声说自己江南人,但江南各家族输得这么惨,他竟然还能开出玩笑来,确实是有点过分了……

    “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摇头一叹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冯延山扫视了一眼江南众人,掏了掏耳朵,讥笑道:“诶,对了,你们江南不是有个……有个什么宁大师吗?前段时间传的挺邪乎得,一指碾死大宗师?你们输得这么惨,他怎么不站出来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叫他出来啊!”

    “宁大师,你特么出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京城各家族的子弟,都是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,肚子都快笑疼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放肆!”

    马胖子气得牙痒痒,心中却是暗道:‘宁先生不是说今天会过来吗!?怎么还不出现?’

    “哼,什么狗屁宁大师,他现在要是敢站在我面前,老子一拳把他打成傻逼!”

    冯延山又朝地上啐了一口,冷笑不止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场馆一个偏僻的角落里,就响起一个饶有趣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