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810章独上古剑峰

第810章独上古剑峰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宁小北让叶雨凝和艾露自己玩去,自己却反锁房门,一手握住遁空梭,气息消失全无。

    “他干嘛?”

    艾露看着紧闭的房门,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叶雨凝摇了摇头,“小北哥经常这样,可能是在练功吧。他一闭关,最短两三天,最长一个月都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艾露偏了偏小脑袋,随即对叶雨凝道:“不好意思,雨凝,既然这家伙闭关,那我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……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唉,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”

    艾露逐渐后退,脸上却露出笑意,“不过这两天和你相处,还挺愉快,有缘再见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飞快朝墙边跑去,如同一只轻盈的狸猫,很快翻墙而过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再……见。”

    叶雨凝摇了摇手,忽然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距此几千公里外的百蛮山中,宁小北手提长剑,身跨白虎,在茫茫林海中穿梭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独上古剑宗,必要杀古天苍那老贼,报一剑之仇!”

    “我实力如今是地阶中期,但面对天阶中期的强者都能一战!再加上领悟剑意和天隙流光,古天苍这流,不过眨眼可杀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杀死古天苍,百蛮山应该无我敌手了。到时候,这茫茫几百里都是我的领地!”

    宁小北嘴角掀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接着。

    他将仙网的隐形摄像头打开,换上易容面具,对准了自己。

    霎时,一些驻守直播间的水友沸腾了!

    “小爷我来了!你老人家身体状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楼上尼玛币,抢我头条弹幕!”

    “强势围观小爷,前排求粉。”

    “做人如果不看小爷的直播,那跟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

    “小爷,我的亲哥。看了上次直播,尼玛,你就是我的偶像了,我是个粗人,没啥文化,不会溜须拍马,我只会用实际行动表达对您的崇高敬意。下个月我准备去韩国。去整容,整成小爷您的模样,这样妈妈就再也不用担心我找不到女朋友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一些逗比滑稽的弹幕,也有一些水友看出了宁小北今天似乎又要干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小爷,我观你今日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难道又要去杀人?”

    “楼上,别以为整几个专业术语你就会看相了!现在是法治社会,依法治国懂不懂?杀人是要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楼上绝壁没看上一期的直播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雾草,小爷,你上一期的直播太得劲了,那血飚的!哗啦哗啦!我都做了一星期噩梦了,不过我还是坚持来看直播!”

    扫了一眼弹幕,宁小北哈哈一笑,朗声道: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大家还记得上次我说的事吗?那日灵山论剑上,我当着五大门派的面宰了古剑宗宗主,逼得古剑宗太上长老都出动!这老狗修行已有两百多年,实力很可怕,当日,我确实输了他一剑!被他所伤!”

    直播间——

    “我擦,修行两百多年!那不成精了?”

    “小爷,你不说你是老司机吗?也
网游之独步武侠笔趣阁
翻过车?”

    “66666,好想看小爷被摁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新的风暴已经出现?”

    “怕个卵啊!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正所谓天要下雨娘要改嫁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楼上逼才,我等闻风而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扫了一眼弹幕后,宁小北洒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各位无需担心,虽然只不过略输一招而已。这次,经过我艰苦修行,已然跨入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,要杀古天苍那老贼,如同碾死一只苍蝇。”

    宁小北自信昂首。

    但直播间却一片嘘声。

    “哎哟,小爷你可拉瘠薄倒吧!”

    “楼上,你敢质疑小爷?”

    “跪下!看来你不懂生命的可贵!”

    “麻痹,我感觉小爷这次套路很深啊……说不定要装一个上天入地、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的大逼!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是不信,人家太上长老毕竟修炼了上百年,小爷就算从娘胎就开始修炼,也不过二十多年吧?”

    看着弹幕有人信有人不信,宁小北也不过多解释。

    “咄!”

    宁小北口中发出一个响声,胯.下大白立刻提速,周遭的树木,立即化为一道道模糊的黑影。

    大白此刻的速度,与一辆马力全开的跑车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。

    宁小北就来到了古剑峰下。

    仰头一望,数百米的孤刃山峰,刀削斧凿,如一把利剑横插进茫茫林海中。山顶伫立一栋楼阁,雕栏画栋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宁小北双眸眯起,淡淡杀气,从中渗出。

    直播间却是热闹无比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开车了!”

    “火车要进山洞了,污污污~进去了!进去了!污污污~~~”

    “滴~学生卡”

    “滴~妇联卡”

    “滴~婴儿卡”

    “哎,这回不知道又要死多少傻-逼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战场上,暴风少年,即将出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喂!你干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大……大白虎!是他!他来了!”

    “无名来了!”

    山脚下的驻守弟子,发现宁小北的身影后,立即色变,逃似的往山上狂奔逃去。

    同时,还吹响了一种奇异的笛声。

    宁小北坐在大白身上,就沿着山中小道,往山峰上赶去。

    前方一排古剑宗弟子,手持长剑,但脚步却一直往后挪,两腿也是一直在打架。

    根本没人敢上前阻拦宁小北!

    除非他想死!

    几个月前,在灵山上的一幕幕,还情绪无比地印在他们脑中。

    那个一身白衣的青年,仅凭一柄长剑,独斩古剑宗和火玄宗七八名长老,桀骜不可一世!

    就连他们的宗主古灭,都是死在了他手中。

    若不是太上长老出山,恐怕那日灵山会被血洗,他们就会被杀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快!马上禀报太上长老!”立即有弟子大喊。

    宁小北一路上到半山腰,始终平静的目光,总算有了一丝变化。

    嘴角一勾,“古天苍,你终于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