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都市小说> 天庭淘宝店 > 第799章谁是,宁大师?

第799章谁是,宁大师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相比起陈虎,知道阿拉斯加猛虎的人就太多了。传说他是阿拉斯加那一片的华人老大,心狠手辣,掌控白令海峡和东北太平洋海域的航线,从那片经过的船队,都要按船抽税给他,否则就会遭遇海盗截杀。

    这种坐镇一方的国际大枭,哪是江南这群小打小闹能比的?

    凌昌凡闻言心中直坠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罗钢请来的海外拳师了,而是一头霸王龙。人家来压根不是冲着奖金,只怕是要一口吞下江南。

    陈虎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,要拳头有拳头,背后又有洪门的滔天势力支持,给他时间,绝对能整合江南。而显然,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武家一个白胡子老头也低声叫出来:

    “竟然是阎擎苍的弟子,难怪难怪。”

    “阎擎苍很出名?”武冰兰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冰兰你太小了,阎擎苍成名的时候,你当时才不到十岁。”武家那老者苦笑道:“阎擎苍是海外洪门不世出的先天强者。据说他在北极冰原上悟道,自创‘天机引’秘法,有鬼神莫测之能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他踏入华夏,连败一十六位高手,声势之隆,隐然有海外第一宗师之威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强?”

    武冰兰吓得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她武家势力不弱,也有宗师坐镇,但在这海外洪门面前,就如同一只可以随意碾死的蚱蜢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?”武冰兰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最后幸亏‘剑神’出手击败了他,逼得阎擎苍立下今生不踏入华夏一步的誓言。”武家老者长叹道。

    “剑神,封白衣?”

    一旁的武择天也是瞳孔骤缩。

    剑神乃是华夏一代传奇,他和武冰兰,从小就是听‘封白衣一剑斩孽龙’的故事长大的!

    传说中,封白衣是公认的绝世剑道天才,被期许有望踏入神境的先天密宗,更是华夏首长龙啸的好友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封白衣也就是从那一战之后,才真正名震天下。”武家老者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两人这边说着,台上已经分出胜负了。

    凌月虽然惊骇,但却不得不战,毕竟他背负的是整个江南和凌家的荣耀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和陈虎之间还是有差距。她虽然少年得志,小小年纪踏入化境,但经验没有陈虎老道,后者无论肉身内劲还是武技都磨练到了极巅。

    更何况,凌月还和陈虎差了一个小境界,化境的细微之差,便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在第十七招的时候,凌月就撑不住,被一掌拍飞。

    还好陈虎也留了手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来收复江南的,立威就可以,不好把事情做绝,否则凌月绝对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“还要继续打吗?”

    陈虎淡淡看着高台道。

    凌昌凡脸皮直跳,终究只能低头道:“我们认输!”

    “虎爷威武啊!”

    广头罗钢猛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,挥舞拳头。

    凌家出了个少女宗师,这几年不是很牛逼吗?今天却被陈虎踩在脚下,意味着江南从此要换一片天了。

    台下所有人都心中戚戚然,感受到一位旧日霸主的陨落和新霸主的崛起。

    “唉,凌家少女还是太年轻了啊……”不少人都是微叹。

    陈虎目光扫去,高台上端坐的
盖世仙尊无弹窗
大佬们纷纷如鹌鹑一般低头,没人再敢站出来挑衅。

    “陈虎?是他!陈彪的哥哥!”

    “洪门的报复终究来了!”

    唐彭缩在一个角落里,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陈虎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掠而过。他的目标压根不是唐彭,他也不认为唐彭能杀死他弟弟。

    来之前,他经过了一番调查,也从罗钢嘴里打听到了那日法器拍卖会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只见陈虎立在高台之上,淡淡的道:

    “我弟弟陈彪死在南凉,他若技不如人,死了就死了。但他终究是我的亲弟,是我师阎擎苍的记名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我弟弟,那就必须给我洪门!给我师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他猛地一睁双眼,怒喝道:

    “宁大师,我知道你!”

    “不知你来了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杀我兄弟!坏我洪门名声!此仇怎能不报!”

    “我陈虎渡海而来,今日就想领教一下你那通天术法!”

    整个擂台旁,数百人鸦雀无声,只有陈虎的咆哮声远远传播出去,连海面都被他震起层层波涛。

    大家心中只剩一个念头:

    “这宁大师是谁?能让一位武道惊天、威震海外的大宗师不远万里前来复仇?”

    “宁大师?”

    俞白眉、徐豪和豹哥几个大佬都是一愣,旋即齐齐将目光转向那光头罗钢。

    “罗钢!你个卑鄙小人!”

    “那日法器拍卖会上,若不是宁大师出手相救,你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!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恩将仇报!畜牲啊!”

    几个大佬都是咬牙怒骂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罗钢狠狠抹了一把光头,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阴笑,“别说宁大师不在,即便是在又如何?嘿,他敢出来面对虎爷么?”

    罗钢满面春光,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俞二爷气得浑身发抖,他江南怎么就出了这么个吃里扒外的畜牲!

    “宁大师?不会是前段时间,圈子里盛传的那个宁大师吧?”

    听着陈虎的话,很多人心中一震,前段时间,南凉一个拍卖会上确实传出有个法术通神,号称能眼射金芒、虚空生火的宁大师。但面对这么恐怖的陈虎,他还敢登台?

    不少人都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‘只怕那个宁大师早就闻风远遁了。他惹出的祸,却让整个江南来背。’

    陈虎发言后,就站在那一动不动,如同标杆挺立。

    一分钟,两分钟,三分钟。

    宁大师并没有出来!

    马胖子脸色发白,却满腹疑惑,“宁大师,会不会和宁先生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宁大师已经逃走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俞二爷更是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‘自己还期望什么?真会有个法术通天的宁大师站出来击败陈虎,挽回江南的败局?’

    ‘那只是童话故事吧!’

    正在高台上众人都陷入死寂,只剩下罗钢得意狂笑时。

    忽然,台下有一个人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?”

    在叶雷、步薇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,宁小北缓缓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瞬间整个会场的目光汇聚到此。